触电(上)

某科学的超电磁炮设定

只是套个高端的设定谈恋爱而已 

文中各种瞎扯不要在意细节ヽ(゜▽゜ )-!

顺便借此文圆我大哥的一个中二梦(比哈特

1.

王俊凯时常想,如果自己能早一点,早一点,再早一点出生,生在那个烽火四起的时代,说不定现在历史书第九页第二十一行就会出现他王俊凯的名字,噢不,或许连历史书的封面都是他王俊凯的画像。

 

上一个能随意操纵电流电磁的高等级超能力者是多少年前出现的了?几十年?几百年?对不起,王俊凯的历史没学好,但只要你翻开全国统一历史教科书的第八十七页就能找到答案。

 

王俊凯总抱怨自己生错了时代,掌控着如此不凡的超能力却只能为这个天下太平的时代发发电,实在是与他小时候的英雄梦有着巨大的落差。

 

 王俊凯的父母都不是异能者,自然不能给王俊凯多少指导,要不是因为王俊凯五岁的时候看四驱兄弟看得太激动不小心放电把整栋楼的灯丝全电坏了,可能他还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大的能耐。

 

每个异能者等级的提升需要经过相当大的努力,但现实并不像书中说的那样“努力了就有回报”,有的人努力一辈子也只能是低能力者,而有的人生来就是王者。天生的超能基因加上王俊凯后天的一点点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努力,使他莫名其妙变成了人们口中的奇迹,超能力者中排名第一的“超电磁炮”王俊凯,小学还没毕业就在体检中被判定为“目前为止唯一一个等级达到Level 5的异能者”,接着就被当成了大熊猫级别的人物保送进了南开中学。

 

谁都知道想要进南开比登天还难,没有超能力的人勤奋了大半辈子可能也踏不进南开的传达室,因为南开只招收成绩优秀资质优良的异能者,发放给无能者和低能者的入学名额少之又少。

 

王俊凯一直以为自己能拯救世界,奈何世界已经在几百年前被上一个Level 5的超能力者提前拯救了。当他意识到自己的价值放到现代社会只能是献身于电力与磁场的科学研究,或者是在众多学生面前展示一下对于他来说十分小儿科的能力操控技术,他便觉得生活缺少了点令人振奋的事情。


说王俊凯是个好学生吧,确实强的没话说,<能力的分析与探究>、<异能原理全解析>、<超能力的克制与运用>之类的理论课他即使不听也掌握得比所有人都好。但光看成绩单的话他又实在是称不上好学生,所以王俊凯一直认为笔试是评价一个人能力最愚蠢的方法,他曾想过若有一天他拯救了世界,一定要废除笔试拯救全天下所有被考试折磨的考生,不过这个想法现在已经被他遗忘在墙角里生了灰,毕竟他的英雄梦早就被这个安稳的世界扼杀在了摇篮里。

 

 

2.

以最低的笔试成绩和最高的能力考核得分顺利直升南开高中部,王俊凯在高二第一学期开学的第一个星期就翘掉了早上的理论课躲进了邓教授的实验室。

 

“开学才多久,又旷课。”老邓泡了杯茶在一旁指责王俊凯,语气里又读不出半分要赶走他的意思,他对王俊凯的能力心知肚明,对他逃课的行为也是见怪不怪,久而久之自己的实验室竟成了王俊凯逃课后的栖息地。

 

“诶,还有哪个发电厂要供电的吗,我最近又浑身难受了。”王俊凯把腿搁在实验台上,手里拿着本海贼王的漫画扭了两下脖子,刘海前“滋滋”闪出两道蓝白色的电流表达着他的不满。

 

“忍一忍吧,再过几天,城南电力研究所那边要有新的项目咯。”老邓眯着慈祥的眼抿了两口茶。

 

王俊凯远胜凡人的能力使他不得不时时刻刻抑制自己的力量,只有当哪家发电厂供电不足或哪里要开设一个费电的巨大工程时,王俊凯才会被请去能量收集间,只有在能量收集间王俊凯才可以完完全全地释放自己的力量,供电的同时压抑已久的身体也得到了最大程度的舒展,体内电量殆尽的无力感和肌肉的酸胀能带给王俊凯带来心理上的快感。

 

“诶,我出去逛逛。”现在王俊凯就是觉得不管做什么都不尽兴,漫画也不想看了,老邓那句“不要闯祸”被他甩在了身后。

 

王俊凯沿着校园熟悉的小路一直走,在自动售货机面前停下,规规矩矩地往里面投了三个硬币。

 

食指毫不犹豫地按向海之言下面的按钮,却中途被一团黑影打断。

 

“汪汪汪!”

 

“喵!!!”

 

王俊凯定睛一看,原来刚刚从自己面前窜过去的是那只天天早上在他宿舍楼下守着他等待投食的大花猫,至于它身后那只肥肥的卷毛狗...没见过。

 

王俊凯转头一看,售货机的出口已经掉出来一罐水蜜桃汁了,应该是刚刚大花猫闭着眼旋转跳跃从他面前窜过去的时候爪子一伸不小心碰到的按钮,王俊凯拿起那罐水蜜桃汁郁闷至极,还没来得及回头又听见身后猫猫狗狗一通乱叫,顿时火冒三丈。

 

“停下来!”王俊凯刚准备处理一下姑且算是他养的大花猫和这只来历不明的卷毛狗的纠纷,远方就传来一声清亮的叫喊。

 

“别,别跑了!”那个声音越来越近,王俊凯捏着那罐水蜜桃汁向音源处投去疑惑的目光,然后他看见一个穿着高一校服的男生慌张地从远处跑来,风吹乱了他的刘海,像是特地要展示出他皱起的眉毛似的。

 

王俊凯本想上前强制性抱走他家的大花猫阻止这场恶战,但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这个高一小男生的那刻,他熄灭已久的英雄魂又重新燃了起来。

 

王俊凯拉开易拉罐捏住拉环,指尖“滋滋”地闪出电流,闭上一只眼,瞄准,3、2、1———发射!

 

一道白光直直地冲向前方的地面隔开了那只奔跑的猫和卷毛狗,在空气中留下一道肉眼可见的橘色残影。被光速飞来的易拉环击中的卷毛狗吓愣在原地,前方的大花猫一溜烟跑没了影。

 

王俊凯吹吹手指头,觉得自己刚刚的表现实在是太完美了,简直是保护了校园内被不明物种威胁的大花猫的大英雄。

 

谁知当他得意洋洋地转过头时,看到的竟是和那只蠢狗一起吓傻在原地的高一小男生。

 

不不不,不应该是吓傻,他应该是被自己刚刚的帅气举动深深折服了,大概下一秒就会跳起来为我鼓掌。

 

然而下一秒那个男生并没有跳起来为他鼓掌,而是向那只蠢狗飞奔而去,嘴里还大叫着“嘟嘟!”

 

卧槽你在假装自己是一辆火车吗?跑起来还嘟嘟嘟?不过...蛮可爱的。

 

接着那个男生就抱着狗向王俊凯冲了过来,王俊凯盯着他露出的眉毛迟迟没有回过神来。

 

“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的?”王俊凯被面前的人气势汹汹地推了一把,这才回过神来对上那人的眼睛,不过这一眼又让他失了神。

 

“你没有好好学‘能力的控制与隐患’这一章吗?这不是初中就应该掌握的知识吗?你刚刚那招以光呈现的颜色来判断至少是以三倍音速射出的也就是以1030m/s的速度射向了我家的嘟嘟,还好我家嘟嘟反应快只是蹭到了前爪的毛,如果他没有刹住车你要怎么赔我的狗?”那双湿漉漉的杏仁眼怒气冲冲地瞪着自己,感觉...还挺好看...?

 

诶?不对啊?为什么是瞪着自己?

 

看到面前的人一句话都不说毫无忏悔之意,王源更加生气了,“你...”

 

“我叫王俊凯。”

 

“你...”

 

“你叫什么?”为什么这个人伤了我家的狗嘴角还噙着笑?太不要脸了吧?

 

“你?!就是王俊凯?”等等!王俊凯?!不就是传闻中那个等级5的“超电磁炮”吗?

 

“嗯。”看见对方应该是知道自己的,王俊凯颇有些自豪地挺了挺胸膛。

 

“你是以为自己很厉害吗?”

 

“啊?”王俊凯愣住了,这个发展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整天只会用自己的能力到处搞破坏伤及无辜吗?顶着超能力者的头衔就不会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吗?”这个高一小男生的眉毛从一开始就从未舒展过,略带讽刺的语气弄得王俊凯也有了点脾气。

 

“那你呢?连只狗都看不好还好意思说我?现在是上课时间吧,在这瞎晃悠什么呢?”

 

“我...”王俊凯从不知道自己吵架的功夫这么厉害,几句话刚说出口就好像不小心碰到了对方的软肋,憋得他小脸通红。

 

“垃圾。”小男生愤愤地丢下一句话抱着狗就走人,留下一脸懵逼的王俊凯。

 

“我操?”王俊凯骂出了本学期第一句脏话,手里的水蜜桃汁罐子被他捏变了形,“跑什么跑啊?小垃圾!”

 

 

3.

王俊凯被这个突发事件搅合得心烦意乱,他连回教室拿书包的心情都没有了,直接回宿舍准备大睡一觉,可他发现自己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啧。”王俊凯坐起来心烦意乱地揉了几下头发。

 

校园监控这种简单的电子系统王俊凯可以利用自己的能力轻而易举的入侵,他在床上滚了好几个来回终于决定爬起来找一找今天早上的监控录像,看一看...那个小男生到底从哪个方向跑来的,到底是高一哪个班的竟敢这么嚣张地骂自己垃圾。

 

只是为了以后出门的时候躲着他点,绝对不是因为对他感兴趣。

 

于是王俊凯打开电脑入侵了学校的监控系统。

 

时间...大概是早上九点,不是这里,不是这里,也不是这里...啊!找到了!

 

画面中今天早上遇到的那个男生正在和他的狗一起散步,所以为什么他这个点不在上课啊?高一的话....这个点应该在上能力实践课吧?

 

然后王俊凯就看到了他的大花猫从旁边的树丛里窜了出来,狠狠地朝那只卷毛狗挠了一下。

 

等等...是他的大花猫,先挠了人家的狗?!

 

王俊凯目瞪口呆地盯着监控录像,一直看一猫一狗从食堂前的小路追到了操场再追到了自动售货机前...对,就是这里,从这里开始故事的主人公就是他王俊凯自己了。

 

所以还是我的猫先挠了人家的狗?!

 

王俊凯回想了一下,当时自己只是脑袋一热想在小学弟面前出出风头而已,没想到狗是人家养的自己反而做了错事,还不分青红皂白地和他吵了两句...监控录像就摆在面前,不管怎么想都是我不对吧?作为一个做人清清白白堂堂正正的好男人,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

 

于是王俊凯蹭地一下站起来拿起外套冲出了门,虽然是要去找人道歉但心里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兴奋,不过今天在楼下看到那只大花猫的时候王俊凯没好气地向它扔了两枚带电的硬币宣泄内心的不满。

 

王俊凯已经很久没来食堂吃过饭了,一来是因为他嫌学校的饭菜不合他胃口,但最主要的还是嫌弃那群天天在他后面两眼冒桃花的小女生,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纠缠以及浪费时间的收情书时间,王俊凯干脆每天都去学校附近随便吃点东西。

 

他算准了今天来食堂一定能找到早上那个男生,开学才一个星期高一生应该还在适应阶段,食堂饭菜的口味也没有差到可以用一个星期就赶跑他们的程度。王俊凯其实不太擅长认人,高一下学期的时候班里有几个平时没什么交集的人他都还叫不出名字,但今天王俊凯就是很有自信能找到那个小男生,为什么?大概是因为他长得很有特色吧,皮肤非常白,连嘴唇都是粉嘟嘟的,眼睛也是那种圆溜溜的杏仁眼,看起来特别有神,身上没什么肉但却是恰到好处的匀称,反正,换句话说就是长得挺好看的。

 

王俊凯刚走进食堂就收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接着就是叽叽喳喳的议论声,整个食堂比平时多了几分喧嚣。王俊凯非常讨厌这种感觉,他本就是个随性的人,却从小就因为

天生的能力不得不接受强制性的压力与议论,不得不去回应洪水般令人窒息的期待。

 

他的眼神从高一生身上一个个扫过去,无视了许多人或是期待或是崇拜或是好奇的目光,最后他的眼神定格在远处某个角落。王俊凯在众人的疑惑中咧开了虎牙。

 

王俊凯排队打好饭,毫不犹豫地朝最里面那张桌子走过去,餐盘“砰”地一下放在桌上,像是在炫耀自己这么快就找到了猎物。

 

面前的人抬头看了他一眼,没好气地翻了个惊天大白眼,奇怪的是王俊凯竟觉得他刚刚翻白眼的样子也好可爱。接着这个嚣张的高一小男生竟然毫不掩饰自己的嫌弃,端着自己的餐盘转移到了旁边的空桌上。

 

王俊凯毫不气馁继续死皮赖脸地跟着他转移阵地,这个小男生大概还没有意识到从王俊凯坐在了对面的那一刻自己已经成了整个食堂的焦点,所以当他倔强地准备第六次乾坤大挪移的时候,王俊凯按住了他的手有些无奈地低声说“别换了,好多人看着呢。”

 

被提醒的人转过头去着实吓了一跳,赶紧慌张地坐下眨巴着眼睛像只受惊的小兔子。

 

“今天的事情是我不好,我道歉。你家的嘟嘟受的伤严重吗?”大概是没料到王俊凯是来道歉的而且能这么直截了当,这个小男生倒是不好意思起来,咬着筷子含含糊糊地说了句“还好。”

 

“要去医院吗?医药费我来出就好了。”

 

“不用,没伤到里边,就是爪子上的毛烫到了,可能要长一段时间。”王俊凯又盯着他的额头看了,现在他的刘海很乖地搭在脑门前把眉毛遮得严严实实,但王俊凯能想象到他说这话的时候皱起的眉毛一定很好看。

 

“你叫什么?”看对方卸下了防备,王俊凯终于能问出这句话了。

 

“王源。”

 

“王源儿啊...”王俊凯在嘴里默默念了一遍,低下头扒了口饭,沉默了许久觉得尴尬,便没话找话地问道:“你今天早上怎么逃课?”

 

“早上啊...能力实践课啊。”

 

“实践课要好好上啊,能力等级的提升要靠后天的努力的,不过有的人天生就不是能力者也就没办法了,但能进这所学校你的等级也不低吧...”

 

“学长,我吃完了。”王俊凯还在自顾自地絮絮叨叨,王源已经站了起来,“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呃...好...”王俊凯嘴里还有一口没咽下去的饭,他盯着王源决绝的背影一时没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又是哪句话触到了对方的敏感点使他竖起了满身的刺。

 

“拽什么拽。”王俊凯回过神来骂了一句,嘴角噙着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笑意,“小垃圾。”现在的王俊凯竟满脑子回放着那句“学长”,从他嘴里喊出来,真带感。

 

4.

“老邓...噢不是,邓教授啊,你听说过王源吗?”王俊凯随手拿起身边一本《选修3-2之测电技巧》翻了翻。

 

“好像有点耳熟噢...哪个明星吗?我不看你们年轻人看的东西。”老邓捧着他的热茶吹了口气。

 

“不是,是这届高一的新生。”王俊凯随便翻开一页仔细看了起来,他已经很久没认真读过课本了。

 

“高一的事情不归我管,怎么了吗。”

 

“逃课的时候看过他,觉得可能有什么不得了的能力,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王俊凯说着说着就情不自禁笑起来,笑得老邓一身的鸡皮疙瘩,“听说这届高一生里有六个空间移动能力者,他会不会是其中一个?”

“心理掌握的话...应该不会,看他表现反正不像能掌控别人心思的人。”

“水流操纵?精神感应?会是什么呢?”

 

老邓喝了口茶,饶有兴趣地看着王俊凯,“很久没见你对一件事这么有兴趣了。”

 

笑容僵在了王俊凯的脸上,他舔了舔虎牙,凉凉的,应该是已经在嘴边挂了很久。

 

可能是不太愿意耿直地承认,王俊凯赶紧转移了话题,“什么叫‘有轻微触电感即可暂停’?什么叫触电感?”

 

“这种事,要靠自己实践啊,我也说不上来。”老邓有点为难,“大概是被碰到的地方有一点点麻酥酥的吧,你也不怕电,不需要担心这些。”

 

“就是很好奇啊...”王俊凯伸出自己的手,指尖刺啦刺啦窜出微弱的电流,“触电到底是什么感觉啊。”

 

“你是不是有受虐倾向?”

 

“随口问问而已!”王俊凯收回手站起来,难得心情大好地准备回去上晚自习了。

 

 

 

“王俊凯...”

 

“王俊凯?”

 

“王俊凯!”

 

“啊?”王俊凯从神游中恢复过来,望着讲台上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的老师一脸茫然。

 

“虽然我知道这节课的内容你不用听,但是能在走神的时候控制好你的磁场吗?”旁边的同学有的在憋笑,他们很少看到眼镜女这么憋屈的表情。

 

“噢...对不起...”王俊凯看了眼滋滋直响的电脑和投影出来的一大堆乱码,赶紧坐正了身子。

 

这是王俊凯在这个星期第四次走神了,每次上课的时候他都会想到那个小男生,叫王源吧?他乖顺的样子惊慌的样子和冷着脸叫自己学长的样子,奇怪的是每次王俊凯走神都会被老师发现,原因就是每次当他走神的时候都会因为控制不住自身的磁场而导致电脑系统程序混乱,从而影响班上的人上课。每次投影上的画面波动几下,大家就知道王俊凯又走神了。

 

天哪,以前可没发生过这种情况,还是说以前没有走神的这么厉害过?

 

心烦意乱的王俊凯决定要去偶遇一下小学弟了,他特地挑了和上个星期一样的时间逃了课,在操场溜达了一圈,看高一生在上能力实践课,但哪儿也没看见王源的影子。于是王俊凯又沿着校园熟悉的小路看似漫无目的地走,终于在自动售货机前发现了那个让他日思夜想的人,不过他今天没有带着那只蠢狗。

 

他悄悄走到王源身后,对方还没发现,看来警觉性不是很高啊。他看王源规规矩矩投下三个硬币,手还没抬起来王俊凯就上前按下了按钮。

 

王源盯着滚出来的那瓶海之言愣了神,王俊凯把饮料拿走在手里掂了掂,“谢了。”说完毫不客气地打开瓶盖喝了一口。

 

“你...”王源有点恼怒,这个人怎么这么烦呢!

 

“我们做个朋友吧?”王俊凯不知道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都在放光。

 

王源皱着眉后退了一步,最后眼神落在王俊凯手里那瓶海之言上,“我不和把我的水蜜桃汁换成了海之言的人做朋友。”

 

这小孩还挺记仇!

 

“我帮你再买一瓶...”

 

“不用了学长。”王源按住王俊凯的手,王俊凯听到那句学长就觉得自己不行了,怎么有人能把这两个字叫的这么好听?

 

“呃...那,那你现在要回去上课吗?”王俊凯继续跟着王源走。

 

“能力实践课,我不用上。”王源觉得自己已经交代得够清楚了。

 

“噢...那你,有什么能力啊?”王俊凯这几天一直在想这个小学弟到底是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大概会很有趣。

 

“我没有能力。”

 

“别这样嘛,我们不打不相识,也算半个熟人了,别不好意思说啊。”王俊凯穷追不舍,“你们这届不是有六个空间转移能力者吗?你难道是其中一个吗?难道说...你会透视?哎呀别不好意思说嘛,不过你没有偷看我今天内裤的颜色吧?”

 

“学长,你说够了吗。”王源停下了脚步,转过头狠狠地瞪着王俊凯,“我们好像还不是很熟吧,能别跟着我了吗?”

 

王俊凯觉得自己还是很健谈的一个人,待人诚恳平易近人,哥们儿也是一堆一堆的,但他看着王源冷漠的背影,想破了头也想不出来为什么每一次自己和他讲话他都会这么生气,难道是因为我揭穿了他?难道他真的偷看了我内裤的颜色?!

 

5.

王俊凯派人打听了一下,据说王源这个人在女生中的人气很高,每天早上课桌里都塞满了情书,但很多男生看他不顺眼,说王源能力实践课总是不来上,觉得他很弱吧但打篮球的时候球球命中实在是不像体力很差的样子,而且每次小测验王源对自己满分的试卷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讶。

 

这就更让王俊凯好奇了,王源这个人啊到底藏着什么样的能力呢?

 

于是这一天晚上当王俊凯碰巧看到王源出了校门之后他也悄悄跟了出去,于是王俊凯蜷缩在面馆的角落里跟着他吃了碗重庆小面,于是王俊凯这天晚上好巧不巧地看到王源被一群人拽进了巷子里。

 

哟呵!

 

王俊凯在巷子口兴奋地搓了搓手,这下他就可以知道王源的超能力到底是什么了!

 

“臭小子现在混得不错啊,有钱吗,赶紧交出来。”带头的胖子先上来推了王源一把,王源站稳后整了整领子准备往外走。

 

“问你话呢,别跑啊。”胖子一把拉住了王源,“把钱留下再走。”

 

王源甩开了对方的手,从口袋里掏出两个硬币砸在了胖子的脸上,硬币从他的脸上弹开后落到地上,旋转几圈后安分地躺了下去,“就这么多,爱拿不拿。”

 

“你他妈...”大概是被王源的态度激怒了,胖子上前一把揪住了王源的领子,“你小子以为穿着南开的校服就是等级Level 5的超能力者了?哥们儿几个还不知道你是什么货色?”

 

“拿开你的脏手。”王源几下都没挣脱开,胖子的拳头已经朝他挥过来了。

 

“操。”脸上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王源忍不住爆了句粗口,也抡起拳头毫不含糊地回了过去。

 

“你现在很拽嘛。”看他们的头头挨了打,几个小弟赶紧冲出来把王源团团围住,“一天两天不教训你,就皮痒痒了?”

 

“穿着南开的校服很威风啊,装什么清高,给我扒了!”

 

不知道是谁手一挥,一群人蜂拥而上,王源身手还算敏捷,但今天的人实在太多他挡了几个回合有些力不从心,心一横赶紧掉头就想跑。

 

“别跑啊,咱还没玩儿够呢。”有人上来一把扯了王源的外套,王源也管不了这么多了丢开外套却又被人一把拉住开衫,“都说了别跑啊,你们南开不都是精英吗?这么垃圾还进得去?”开衫的扣子被一把扯掉,王源这才慌了神,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对方的人手又增加了不少,估计已在这等候自己多时了。

 

“你们别乱来...”王源被逼得连连后退,他身上仅剩的一件白衬衫领口被扯开了两颗扣子,背贴上墙的那一刻冷得他一哆嗦,最后只剩下满心的绝望。

 

“现在知道害怕了?”胖子被王源打了几拳,屁股还被踹了一脚弄的他十分没面子,“你今天别想走了。”胖子上去一把揪住王源的头发,被迫他仰起头看自己,“先叫声爸爸来听听,嗯?”四周零零散散有几声嬉笑,王源扭过头去不看面前的人,清冷的侧脸有点欠揍。

 

“叫啊。”胖子抬腿用膝盖顶了王源肚子一下,一声闷哼憋在嗓子里,王源忍着呕吐的欲望没有弯下腰去,依旧直着背紧贴墙壁,留给胖子一个不屑的侧脸。

 

“叫不叫?”胖子依旧不依不饶地强行扳正王源的脸。

 

“傻逼。”王源冷笑了一声,歪过头冲面前的人吐了吐舌头,激起胖子的又一阵怒火。

 

“你他妈!”王源在他抡起拳头的那一刻闭上了眼睛,但右脸并没有感受到火辣辣的疼痛。

 

“谁?”巷子里响起了突兀的脚步声,从巷口一声一声慢慢逼近。

 

“王源儿?”脚步声停下了,王俊凯两手空空地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我操,我以为谁呢,又来了个不要命的。”看清来人后人群又嘈杂起来,王俊凯推测王源应该就在这群人中间。

 

“王源儿,硬币不是这样用的。”王俊凯自顾自地说着话,捡起了王源刚刚丢开的硬币。

 

“把电流汇集在指尖。”王俊凯举起硬币慢悠悠地说,“瞄准。”眯起的眼睛带着一丝笑意,指尖窜起的电流如同火焰般跳跃舞动,“发射!”

 

一群人还没反应过来,一束光就笔直地射向了墙壁,在黑夜中留下一道清晰的光影,电流窜过的空气都被填满了饱和灼热的气息。

 

胖子身后那堵墙离脑袋三厘米远的地方冒出一缕烟,胖子从恍惚中回过神来,僵硬地转过头去看墙壁。

 

墙上深深凹下去的窟窿像是在他心里开了一枪。

 

“你难道是那个超电磁炮?”连问话的语气都有点颤抖。

 

“是啊。”王俊凯耸了耸肩。

 

胖子一听吓坏了,赶紧丢下了手里的人,其他人也都纷纷给王俊凯让道。于是王俊凯终于看见了被人群包围的王源,看着他扶着墙颤颤巍巍地滑了下去,跪在地上支撑了好几次都没起得来。

 

“妈的。”王俊凯有些傻眼了,他没料到王源竟然会狼狈成这般模样,胖子一看情况不妙赶紧带头往外跑。

 

“今天谁他妈都别想走!”

 

噼里啪啦几声响,蓝白色的电光如落雷般惊动深巷,王源喘着气看了眼被王俊凯秒杀的人,一个个都倒在地上晕了过去。王源瘪了瘪嘴角,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似乎是对悬殊的实力有些不甘。

 

“你还好吧!”王俊凯两三步走过去想扶他起来却被拒绝了,王源整了整衣服捡起校服,蹭着王俊凯的肩膀往外走。

 

“喂。”王俊凯跟在他后面,拉了下王源的手臂,王源立马神色痛苦地缩回了手。

 

“连个谢谢也没有啊。”王俊凯有点生气又瞒不住那点心虚,如果自己在第一时间冲过去救人事情就不会发展成这样。

 

“谢谢学长。”两分敷衍三分礼貌加上五分生疏的语气,王俊凯又词穷了。

 

“我的事请学长不要多管。”王源扔下一句话就调头往前走,王俊凯跟在后面看着他被扯烂的衣服上森森的血迹和他一瘸一拐的姿势顿时来了脾气,几步赶上王源俯下身从前面抱住了王源的大腿。

 

“你干嘛?!”背上的人惊慌地捶了两下王俊凯的背。

 

“再动我就换成公主抱。”

 

一句见效,立马闭嘴。

 

王俊凯掂了掂背上的人,轻的要死。

 

“他们为什么打你。”

 

“别管这么多。”

 

“为什么不还手?”

 

“还手了。”

 

“我是说你为什么不用能力?他们应该是无能者吧?”

 

“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啊?”王俊凯莫名其妙被骂了一通有点懵逼。

 

“我都说了,我也是无能者。”王源一字一句咬得很清楚。

 

“...”

“真的?”王俊凯实在是无法相信。

 

王源重重叹了口气,像是瞬间就耗尽了所有力气似的瘫软在王俊凯的背后,头埋在王俊凯的后颈。

 

“喂...”王俊凯有些不好意思地喊了王源一声,刚刚还拒自己于千里之外的人猝不及防的靠近竟让他的心脏莫名其妙漏跳了几拍。

 

“别动。”王俊凯第一次听到王源用软软的语气说话,尾音拖得很长像在撒娇似的,“我腿很痛诶。”王源蹭了两下脑袋,王俊凯立马不敢动了。

 

“喂,皮卡丘。”王源环住王俊凯的手收紧了些,“能不能别送我回宿舍啊。”

 

“那你要去哪里啊?还有,我叫王俊凯。”

 

“随便啊,帮我找个酒店我开间房吧。”王源吸了吸鼻子,“怕舍友问东问西的,他们还都不知道我没有能力。”

 

“为什么没告诉他们?”

 

“说了啊,但都是一群跟你一样的猪脑子,以为我在逗他们。”王源有些生气地揪了揪王俊凯的头发。

 

“对不起啊,我真不是故意的。”王俊凯满心内疚,想告诉他其实自己刚刚看到他被人拉到巷子里了却抱着看好戏的心情无动于衷,“呃...我真的就是没反应过来,能考进南开的...像你这样的太少了,我真的就没想到,你不要生气啊,我就是...”

 

“吵死了啊。”王源笑着打断了他,“喂皮凯丘,那边那个酒店。”

 

“喔喔。”王俊凯挺了挺背继续走,“都说了,我叫王俊凯啊!”

 

“吵死了啊,皮凯丘。”王源弯着嘴角捂上了王俊凯的嘴。

 

“看着点路啊,快走快走!”

-----

不要问我为什么高中校园内可以养狗,我规定的(・ω・=)!

(下)

评论(176)
热度(2259)
© 源味叶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