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大家吃520特供团子礼盒和双色冰淇淋!

520快乐💓

之前微博的小脑洞→甜点店

改了一些设定(´∀`*) 

蓝莓团子x抹茶团子🍡

以后也许会画一些团子们的小故事

制服诱惑(8)

两人赶在下雨前到了家,王源一进门就被张姨催着去洗热水澡,可他第二天还是感冒了,不是因为在自行车上吹了风,而是半夜里降温他自己乱蹬了被子。

上午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一响,平时总冲在最前面的某个人今天却没了动静,王俊凯打发走了饿死鬼投胎的陈浩帆,合上书,把笔盖盖上装进笔袋,再用餐巾纸擦了遍桌子,王源还是没动。

王俊凯终于走过去问:“怎么了?不吃饭啊?”

“没胃口…”说完他拿出早饭吃剩的面包开始啃。

王俊凯坐下问他:“怎么了?昨晚吹感冒了?”

“不是…”王源吸吸鼻子,“是因为我…我回家之后洗了个冷水澡,才感冒的。”他觉得半夜里乱蹬被子这件事儿太丢脸,都多大的人了,可说出口了才发现这种天洗冷水...

之前的🔗都在片刻 但这个app悲惨停运了 刚刚重新贴了别的🔗 如果还不行的话可以再在评论里提醒一下我(甜甜私房兔38章被屏蔽了没申诉成功 可能是因为兔肉太香了 我把它贴在37章结尾(之前整理过txt 在我的小号 @源味小叶奶

最近更文会比较勤快 因为我又想开别的新坑了🥳为了不留下太多坑于是我决定把这个小坑先填完(坑太多了 感觉自己好像土拨鼠

制服诱惑(7)

王俊凯没回答他的问题,反而自顾自地伸出手撩开他潮湿的刘海,摸了摸他汗津津的额头。

“睡热了?”他问。

王源从喉咙里咕噜出一声轻响,算是回答了,奶猫叫似的,直往人心里挠。

“没吃呢,吃了也会给你留的。”王俊凯接着回答道。

“唔。”王源又咕噜了一声,然后便不说话了。心里隐约有些熟稔的感觉,模糊记忆里飘出了细碎的片段,光似的笼罩着他,他一时间想不起来,仿佛这场景在梦里出现过。

而王俊凯在想什么呢,他在想幼儿园的时候,王源有一次感冒,困得总也睡不饱,手里的画画了一半就趴在桌上睡着了,老师不忍心叫他起来,把他抱回床上接着睡,可那天的下午茶吃的是王源最喜欢的夹心小饼干。等王源睡醒了,晃着肉乎乎的...

制服诱惑(6)

“你俩都是英华的?”有眼尖的人立马发现他们穿着一样的校服。

“嗯,我们在一个班。”王源还没从震惊的情绪中走出来,王俊凯自然而然地接了话。

“原来认识啊!那就好那就好,你们这个年纪的孩子啊,肯定有很多共同话题吧。”

“嗯,我们关系挺好的。”王俊凯自作主张地定义了两人的关系,不给对方留一丁点反驳的机会和余地,他也学着王源的样子,脱掉了外套挂在椅背上,一道道地卷起了衬衫袖子,然后拿起手边的橙汁,先给自己倒了一杯,又给王源倒了一杯。

王源看他规规矩矩的样子,不自在地整了整领口,王俊凯看他一眼,竟也抬手解开了两粒扣子。这份露骨的迁就让王源更加别扭起来,他在这场饭局的开始异常沉默,而王俊凯似乎也不...

制服诱惑(5)

王源住的小区离学校不远,一开始来回都有司机接送,后来他一再坚持,费了好大劲才夺回了自己上下学的权利。

放眼全校,能住进这个小区的人并不多,所以王源并没有实现如想象中那样和三两个朋友一同上下学的美好愿望,最多也就能在放学后和同学一起走一小段路。他有时候还挺懊恼,觉得自己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不仅没捞着什么好处,每天早上还要比之前早起至少二十分钟。

王源踢着脚下的一颗小石子,假装漫不经心地走着,可实在是没法集中注意力,终于他脚一歪,小石子被踢进了旁边的灌木丛。

“你干嘛跟着我!”王源终于忍不住了,路也不走了,警觉得像是怕被歹徒知道家庭地址似的。

王俊凯没觉察出他无处安放的火气,也可能是感受到...

小纸条

周二的第一节语文课,老师拿了讲义和一摞作文本进来,上课铃刚响完就点名表扬了王源,说他这周末的作文写得好,如果讲完课了还有时间的话,就让他站起来读一读。

王源也觉得自己这次写得不错,他课上腰板挺得笔直,老师的问题抢着回答,过一会儿就要抬头看看墙上的钟,生怕老师讲着讲着就忘了时间。王俊凯坐在王源斜后方,他一只手撑着脑袋一只手转着笔,吊儿郎当地盯着王源看,觉得他兴奋又担忧的小模样好有趣,上学期运动会他报名参加一千米,王源站在起跑线给他加油等他开跑的时候,也是这样的。

离下课还有十分钟,老师终于讲完了今天的课,王源摊开作文本站起来,还偷偷往后瞟了一眼,突然感觉怪紧张。

王源和别人说话总带着股重庆...

情劫

ABO

看了开头就能猜中结尾的俗套故事

1.

王源的青春期来得有些慢,大一上学期的某个周末,他在水房洗苹果的时候突然觉得头晕,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只是青春期到了信息素有些紊乱,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医生给他开了点药吩咐他要按时吃,头晕了就多休息,少去Alpha多的地方呆。王源点点头,起身要走,医生伸手拦住他,语重心长地补充道:“最好呢,还是找个男朋友吧,你的青春期来得这么晚,不良反应肯定比其他人要更严重。”

王源在宿舍蔫了吧唧地躺了两天,才想起来打印好的假条还没交给导员,于是只好强打着精神爬起来去办公室送假条。他计划着送完假条正好顺路去食堂吃个午饭,今天星期三,二食堂有他最...

制服诱惑(4)

王俊凯觉得王源应该是不抽烟的,虽然他身边那几个痞里痞气的小混混都抽,但王源不一样,他身上的味道永远是清爽好闻的,顶多掺杂些糖果的香甜。王俊凯不喜欢太甜的东西,尤其不爱吃糖,可若是王源嘴里的糖浆味,他倒是渴望尝一尝。

王俊凯几乎可以确定王源不抽烟,可第二天他还是在收王源作业的时候装作不经意地问道:“你也会抽烟吗。”他站在王源前面,双手撑着他的课桌,语气淡淡的,倒不像个疑问句,更像是在独自感叹“小孩子怎么可能会抽烟”,并不指望得到一个答案。王俊凯就是有这个自信猜出王源的各种反应,倘若他板起脸来严肃地问他是不是也抽烟,王源肯定会立刻否认,而他现在笃定的语气反而叫这个处于叛逆期的小孩炸了毛,可兔子炸...

【凯源】《甜甜私房兔》独家授权主题曲

呜呜呜呜呜呜第一次有人给我的文作曲写词剪视频,还特地找了人来唱,我真的开心到翻跟头转圈圈!西西全程都超级用心,又给我看曲子又给我看歌词,看到成品的感觉好奇妙!仿佛有人给我的亲儿子买了LV,还是从头到脚的限量款!《甜甜私房兔》这篇文是很久以前写的了,文笔方面都特别青涩是我自己都不敢看第二遍的那种,事到如今还有人记得它并且要为它剪!视!频!看见私信求授权的时候我就已经在打滚了!快乐真的好简单!大家都来看看呀我真的太喜欢这个视频啦!!!所以我决定忍受着羞耻去重温一遍自己的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再一次感谢参与了视频制作的所有人(灬ºωº灬)♡

魑魅魍魉:


《甜甜...

制服诱惑(3)

王源昨晚没睡好,有只蚊子在他耳边嗡嗡嗡吵了一夜,早上的闹钟被他稀里糊涂按掉了,等他赶到学校的时候英语老师已经在台上讲了十来分钟的课。这个姓张的英语老师年纪不小,由于头发稀疏人送外号地中海,他脾气挺好,只是酷爱让人罚站,于是当王源气喘吁吁地喊完“报道”,地中海和蔼地笑着说道:“在门边上站一会儿吧。”王源自觉靠边,琢磨不透这“一会儿”到底是多久,他决定等地中海领着大家开始读单词的时候悄悄回座位。

“啪嗒”一声,一支笔咕噜咕噜滚到王源脚边,地中海正说道:“我们来读一下第二单元的单词…”王源捡起笔放到旁边那人的桌上,混着朗朗的读书声,他听见一声很轻的“谢谢”。

“不客气…”王源转过头,看见一张熟悉...

制服诱惑(2)

王俊凯小时候是相信有圣诞老人的,他还记得幼儿园的时候老师让他们把愿望写下来放进圣诞袜里,他不会写字,又怕圣诞老人看不懂自己的画,于是就拿着蜡笔和纸条跑到办公室向老师虚心求教,在小纸条上一笔一划认真地写道:想和王源一起睡午觉。

他们幼儿园小班和中班的小孩是两人睡一张床铺的,王俊凯以前天天想着可以赶紧升上大班一个人睡,可后来等他升上中班的时候,班里新转来一个小朋友。小朋友白白糯糯的一小团,和王俊凯分在了一张床,第一天午睡就躲在被子里偷偷哭鼻子,王俊凯把小脑袋凑过去问他怎么了,小团子泪眼汪汪地小声哼唧:“呜呜…我…我想妈妈…”

小团子很乖,笑起来的时候挤得脸上肥嘟嘟,眼睛弯得像月亮,总喜欢钻到王...

之前写的文陆陆续续被lofter屏蔽了二十多篇(竟然比我一年的更新量还多!)一开始试着恢复了两篇,发现有的人会收到我的更文提醒,但其实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这让我感到良心不安(语气沉重),于是我更完文再来跟大家说一下下,凌晨我会试着把被屏蔽的文恢复,如果有谁把我设置成了特别关注,而且你还熬夜的话,千万不要以为我突然更新了二十几章,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

制服诱惑(1)


一个很短很短很短的坑,因为发现一章写不完所以还是开个坑,虽然叫制服诱惑但内容其实没这么诱惑(大概),
两个高中生谈谈恋爱罢辽!

升上高中的第一个星期,王源下了晚自习在学校附近的小巷子里救了个人。说是救人也不太准确,那人只不过是被隔壁学校的小混混堵在巷子里要了点钱,钱还没掏出来,就被吹着泡泡糖路过的王源看见了。

王源在这一片混得熟,兄弟朋友一大帮,收保护费的见了他都得绕着走,今天难得单枪匹马,俩小混混眼见着钱都快掏出来了,怎么肯善罢甘休,直接上去抢了人家的包,结果被王源拎回来揍得鼻青脸肿,最后又是喊又是骂一瘸一拐地跑远了。

王源之所以救他,一是因为正义感,二是他看见那人穿着和自己一样的校...

谁动了我的芝士小蛋糕!

-但是...你,你动了我的芝士小蛋糕...

-以后我动的,可不只是小蛋糕了...

1.

王源在冰箱里放了块芝士小蛋糕,是他最喜欢的那家甜品店的,以前他三天两头就要吃一个,可现在不行了,他得数着口袋里的零钱够不够坐地铁再换乘公车回学校,再三犹豫后才会买一个。

这块小蛋糕在冰箱里放了两天,王源早上起床要看它一眼,打工回来要看它一眼,睡前刷完牙还要看它一眼。这块小蛋糕简直就是他艰难岁月里的一丝微光,是他黑暗人生中的一点星火,是他奋发向上的全部动力...然而就在王源第三天下了夜班回家后兴高采烈地打开冰箱准备享受美味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芝士小蛋糕不见了。


2.

王源一直很懂事,高中刚毕业...

弄假成真

深情金主x负债累累小甜心

友情提醒:是个短篇,不是连载,不是连载,不是连载!

1.

王俊凯最近心情很差,这事儿全公司的人都看出来了。

小秘书在今天第六次被骂出老总办公室的时候,忍不住哭丧着脸,说王总这回是真有心事了,连周杰伦的巡回演唱会都不感兴趣了。

王总最近开会的时候脸绷得跟王氏要破产似的,不仅来公司来得特别勤快,还爱插着兜从一楼大厅开始往上十八层一层层地巡逻,逮着偷懒的就劈头盖脸一顿骂。他往平日里习惯喝的苦咖啡里狂加糖,巡逻完了就一口干了咖啡,然后在办公室把音响开到最大声单曲循环《说好的幸福呢》,要不是小秘书知道内情,还真要以为他们老总这是为情所伤呢。

家里人最近逼王俊凯逼得厉...

师与愿违(3)

王俊凯任教后,王源的数学成绩上去了一点,他月考发挥稳定,挤进了全校前一百名,在班上排第一。高三生的家长会频繁,刚过了月考校长就给家长发了通知。

暑假过后的第一场考试把班上浮躁的情绪杀了个精光,放眼望去悲伤欲绝的青年才俊数不胜数,晚自习快结束的时候王俊凯正在对高二八班的患难群众进行安抚工作,顺便带着让人无法拒绝的温和笑容,提醒大家千万要记得把成绩单给家长签字。

王源到家的时候有些晚,他站在楼下就听见楼上的吵声了,王源在门口蹲了会儿,拿出课本把明天要默写的课文背完,等里面的声音小下去才站起来敲了敲腿。王源进门的时候,他妈正在房间里收拾行李,地上一片狼藉,瓶瓶罐罐零零散散碎了一地,他爸正坐在餐厅...

师与愿违(2)

王源心想,果然干了坏事儿是要遭报应的,当初就不该骗人家,说自己是个找到了工作的大学生。

他站在王俊凯的办公室门口急得脸上直冒火,冷却了好一会儿才咬咬牙敲开了门。

王俊凯的办公桌在最里面靠窗的位置,七月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柔柔地铺洒在他整洁的办公桌上,铺洒在他的头发上,脸颊上,肩膀上,手臂上。他抬起头看向王源,那阳光细细碎碎的,像有魔法一般,忽然间全落在了他深邃的眸子里。王源愣愣地站在门口,贪婪的目光将眼前的人从头到尾扫了个遍,最后定格在了他那副金属边的细框眼镜上。

“过来吧。”

大概是早知道这个时间办公室没有别人才会把自己叫过来,王源定了定神,轻轻带上了门,走过去,抬起手,鬼使神差地摘...

师与愿违(1)

#超短小新坑(短小警告:再短小的坑也是坑!!!)

#王老师和王同学的爱情故事

那人走进教室的时候,王源像是被雷劈中了似的,缺氧缺得厉害。

对方好像和自己对视了,又好像没有,王源的脑子跟面前的数学试卷一样白花花的一片,这会儿估计连一加一等于几都算不出来。

身体比大脑先一步做出反应,在一片喧闹声中,王源几乎是下意识地压低头打开手边的书遮住了脸,恨不得把整个人都埋进桌子里。

“疯了吧,调个这样的老师来,还让不让咱们班的女生好好学习了。”刘志宏拿手肘用力拱王源,也学着他的样子趴在桌上:“干嘛呢你,这种时候还研读什么数学书啊,发什么神经?”

王源哪里还有空理他,他看了眼开着的后门,正盘算...

双向侵略(22)【完结】

(1) (21)

决赛那天王源拿了王俊凯的家属票坐在了前排中间的位置,还有一些票他替王俊凯分给了舞社的其他人。苏晓涵带着女朋友坐在王源旁边,王源的另一边坐着个板寸头的男生,闻味道应该是个Alpha,跟王源一个院的,专业课的时候见过几次面互相眼熟,两人点点头就算打过招呼了。

这场决赛按照惯例会在全网直播,今年也不例外,所以很多参赛选手会比平时要紧张些。苏晓涵有些担忧地问王源王俊凯状态还好吗,王源想了想他今天早上搂着自己又亲又啃的嘚瑟劲,十分真诚地冲苏晓涵点了点头。

王俊凯他们跳的舞里含一点双人配合的部分,他和队里唯一的女生站在最前面领舞,剩下的四个人两两一组站在后面一点的位置。...

双向侵略(21)

要不是王俊凯在吃晚饭的时候顺口提了一句下个星期六就是决赛,王源都快忘了他还参加了这么一个舞蹈比赛。

决赛分团体展示和个人展示两个环节,主办方把进入决赛的选手分成了很多小组,每组五到六个人,每个组都可以自由选择表演曲目。

正是因为选曲自由,所以究竟要跳哪首歌,需要大家一同讨论,而每个参赛选手都有自己的长项与短板,选曲不可能迁就所有人。再者,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若是不小心匹配到了段位高的玩家,对方释放一个大招直接全灭敌方阵营,而水平低的人释放同一个大招,只能清一清塔下的三四个小兵。不幸的是冤家路窄,王俊凯竟然和凌彬宇分到了一个组,他被王源强行下了禁止斗殴令,无法实现“见一次打一次”的宏伟蓝图,...

双向侵略(20)

第二天早上王俊凯是被王源离开的动作惊醒的,这会儿王源刚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身子从王俊凯的怀抱里抽离出来,就被身后的人手一伸重新拽了回去抱得死紧。

“松开,我今天早上有课。”王源拍开了王俊凯的手起身就走,厕所里传来哗哗的水声,王俊凯这才迷迷糊糊地直起背,揉着眼睛看了看时间,半梦半醒中踩着拖鞋紧随王源进了厕所。

“里嘎嘛啊(你干嘛啊)?”王俊凯一进厕所就把脑袋埋在王源的肩膀上蹭来蹭去,王源正刷着牙满口的泡沫,被对方亲密的动作激得身子一抖肩膀一缩,手里的漱口杯险些没拿稳。

“闻闻我的Omega现在是什么味道。”王俊凯的头发挠得王源耳朵痒痒心也痒痒,他不动声色地喝了口水咕噜咕噜几下,然后低下头吐掉...

双向侵略(19)

蜜桃柠檬软糖



------------------



向所有叫凌彬宇的人道歉 不好意思为你们拉了这么多莫名其妙的rs(90度角认真鞠躬)

双向侵略(18)

王源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有些睁不开眼,他上午只有一节课,闹钟响起的那刻他都想着干脆不去了,可学校昨天刚发了通知说这两天会派领导去检查考勤情况,王源一咬牙还是恋恋不舍的从被子里钻了出来。王源头有点晕,他心想一定是昨天睡太早了,睡得越多反而越困吧。

他一边刷牙一边看着镜子里有点肿的眼睛,嗅嗅鼻子总觉得自己今天好香,可他昨晚明明已经吃过抑制剂了,这是抑制剂失效了还是他的错觉?王源放心不下,赶紧拿出喷雾浑身上下仔细喷了个遍。

王源怕自己感冒,裹了件超厚的羽绒服才出门,可还是在寒风中冷得打了个哆嗦。

“你怎么在这?”王源一进教室就看见了凌彬宇正坐在最后一排冲他招手,他心想反正这节课也听不进去,于是就...

双向侵略(17)

(16)

音乐接近尾声,王源盯着台上的人发愣,他刚刚只是移开眼和凌彬宇讲了几句话,这会儿重新转过头来却发现王俊凯和变了个人似的,明明是场随便跳一跳就能晋级的比赛,他却用上了比平时更大的力道。

王源的神经随着对方扑面而来的压迫感骤然紧绷,都说完成了真正结合的Alpha和Omega之间会在精神方面互相影响,可王俊凯根本没标记过他,他怎么能这么容易就被王俊凯影响到呢?王源把手缩进袖子里,紧张地捏了捏指头,但这也不是自己的错吧?要怪只能怪王俊凯的气场过于强大,若是把王俊凯放到古代他这种人只要立在战场上一瞪眼,估计就能吓退千军万马。

王俊凯的目光如锁链般捆在王源身上,一直到音乐结束也从未离开。...

双向侵略(16)

王俊凯后来也学会耍些小心思了,比如说在王源的快gǎn即将攀上顶峰时故意放慢手上的动作。他发现王源在快要到了的时候会喊自己的名字,是那种软绵绵黏糊糊的撒娇似的语气,听得王俊凯半边身懾子都跟着发麻。这时候的王源像一块甜蜜黏牙的软糖,越嚼越让人上瘾的那种。

但对方这样的行为似乎是无意识的,等到王源后来清醒了点就很少再喊了,于是王俊凯又是舔他耳朵又是捏他大腿,要把怀里的人弄得浑身软软的才在他耳边引诱般地开口:“叫我名字,叫了就让你舒服。”

不是王俊凯想给王源找不痛快,他太享受王源对自己的依赖感了,他的所有快gǎn是自己给的,所有欲望是自己激发出来的,所有的泪都是为自己流的。这种把整个身体和所有堆积...

双向侵略(15)

(14)

“想让我走吗?”王俊凯转身握住了王源伸过来的手,拇指缓缓摩擦着对方手背滚麡烫的皮肤,“嗯?”

王源已经不太能够完全圌集中精神了,只觉得王俊凯的语气怎么会这么温柔啊,嗓音也好圌性圌感,每个字都挠得他心尖痒痒的。他倔强地咬住嘴唇憋红了眼眶,伸手拉住王俊凯已经是他的极限,王源现在从身麡体到心理都脆弱到了极点,不肯开口的同时又好害怕王俊凯会甩手走人,他能做到的只是将手里的衣摆捏得更紧。

王俊凯看着王源迷离的双眼顿时心软圌了,他顺着对方的手臂一路向上摸圌到肩膀,俯下麡身去亲王源烧得通红的耳朵。王俊凯叼着王源热得发烫的耳圌垂仔细舔圌弄着,如愿以偿的听见了耳边陡然剧烈的喘气声。

水蜜桃硬糖...

双向侵略(14)

王源第二天醒的比较晚,王俊凯发微信给他说学生会那边要他简单写份工作总结,王源窝在被子里打开电脑叭叭叭打了四千多个字,认真分析了Alpha、Omega、Beta搭配的好处和对学风建设的影响。

王源星期一只有上午一节毛概课,学生会那边突然说院书记挺看好他们这次的表现,觉得可以着重写份报导,现在就要王源上交工作总结。

王源他们的毛概老师是个脾气不太好的中年女子,课上了一半他也不好明目张胆地溜出去,只能叫来王俊凯给了他家里的备用钥匙拜托他把存在电脑里的那份工作总结给学生会的发过去。

王源下课回了趟寝室,他想把自己的毛巾拿走,这样才能赶紧把王俊凯的卫衣洗了还回去,可他在床上扒了半天也没找到那条毛巾...

双向侵略(13)

这味道与那次在舞房里王俊凯直接爆发出来的相比实在是清淡,可它紧紧包裹着身体紧贴着皮肤,诱人的气息似乎直接钻进了毛孔如蛇般肆意闯荡。王源像是被锁在了密不透风的房间,周围萦绕着令人神魂颠倒的香气,他倚着门蹭一蹭都能感受到王俊凯在衣服上残留下的汗液。王源以前可嫌弃那些打完篮球后也不知道洗把脸的Alpha了,总觉得他们臭烘烘的,可现在的自己竟然在享受另一个Alpha留下的味道。

王源镇定下来后出去打开水龙头,捧了把水浇了满满一脸,冰凉的水花溅得到处都是,强行给滚烫的脸颊降了温。


根据往年的情况,运动会第二天的舞基本上是走个过场,因为大家在第一天已经看够了,热情也消耗没了,但在这一天的下午,王源...

© 源味叶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