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私房兔(13)

美食鉴赏家王俊凯×甜点师王源

 

(12)


【13】巧克力八喜


“继续努力。”

 

“就这些?”主持人满脸惊讶地问。

 

“嗯。”

 

“好,我会的。”王源诚恳地回应,挂在脸上的笑依旧那样好看。

 

“那我们有请下一位选手。”

 

看到王源退后一步王俊凯终于松了一大口气。

 

“你的椰奶煮的时间太长,水分都蒸发了口味就会偏甜,然而你砂糖的量没有减少,看来是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失误?还是经验不足。”

 

“苹果不能放太久这种事连三岁小朋友都知道吧,要么就用保鲜膜套起来要么就涂上柠檬,这样能吃?”

 

“这么多菠萝你选了个最酸的,也是够厉害。”

 

来了来了,果然名不虚传,毒蝎子的称号就是这样诞生的。

 

周鸣伟在一旁愣着不敢说话,本想赞美一下蛋糕夹层的口感还不错,结果看王俊凯尝了一口眼睛都没眨就挑出一连串问题,那我还夸好吃岂不是暴露了自己的不专业?

 

“甜品的外形还是很不错的,就是要更注重口感,哈哈不要灰心,要在一次次的尝试中进步!”主持人十分专业,不管王俊凯说的话有多酸现场气氛变得多尴尬都能很好地圆场。

 

品尝环节结束,评委们开始商量晋级人选。

 

“王源肯定要晋级,初赛阶段别人和他的差距太大,估计要到最后几轮比赛他才能遇到实力相当的对手。”

 

“是啊,他不晋级观众肯定要抗议。”刘佳佳特别看好王源,“王老师你怎么看?”

 

“就按你们说的吧。”

 

结果毫无悬念,王源顺利晋级。

 

比赛结束后千玺搭王俊凯的顺风车回家,他问王俊凯最近是不是想不开,王俊凯问此话怎讲?

 

“我以为你要在比赛上狠狠宣示主权呢,结果就这样?”

 

“我怎样啦!”王俊凯梗着脖子喊。

 

“口是心非。”

 

“这叫欲擒故纵,才能吸引他的注意。”王俊凯把昨晚甜源兔的那番话重复了一遍,讲得头头是道,千玺也懒得再搭话。

 

节目在周六晚上九点到11点播出,王俊凯特别想和王源一起看,但碍于他欲擒故纵的计划,在星期六的这天晚上他只好买齐了零食一个人可怜巴巴地蜷缩在沙发上等节目开始。

 

王俊凯满意地看着节目里自己高冷淡定的霸道总裁表现。

 

王源自我介绍时王俊凯就差把脸贴在电视屏幕上了,大大的脸部特写和因紧张而捏着衣角的手都被镜头完美地纪录了下来,王源低头垂眼时眨着眼睛,浓密的睫毛像只挥着翅膀的小蝴蝶。

 

王俊凯又开了包薯片,试图将自己的嘴塞满,因为他看到王源在做东西时主持人总站在他身边,还贴得那么近!虽然王俊凯在现场已经咬牙切齿过,但并不妨碍他现在再愤恨一次。

 

剪辑师把每位选手的制作过程恰当地拼接在了一起,加上主持人与选手之间的交谈,节目的娱乐气息很浓重,尤其是王源也像个主持人一样总将欢乐的气氛推上最高点。

 

“打两个鸡蛋,300g面粉。”王源是他们中将食材描述得最详细的。

 

“你看这里饼干碎要压平,边转边压,把一边的碎碎刮一刮,再压一遍,这样做成后才不容易散。”镜头从王源的脸切换到了他的手,从正上方拍过去很好地展现制作细节。

 

“压完后我们把它放进冰箱冷藏15分钟。”

 

王俊凯拿着薯片的手停留在油腻的嘴边,眼睛死死盯着屏幕一眨不眨。

 

这句话现场他也有听到,那声音和甜源兔的一样干净好听,连语气都那么像,但是现在配上这画面...这双手和甜源兔长得也太像了吧?还有握筷子的姿势,倒完奶油有用东西刮干净碗沿的习惯...这这这...不就是甜源兔吗?!

 

“在这里需要用到350g的芒果粒,加上60g点砂糖。”这样王源为什么每一个步骤都要解释用量就可以理解了,录制作教程时不就需要吗?

 

王俊凯又想起他说过的为什么要把芒果摆整齐,因为怕别人会吐槽,问是不是有强迫症也没肯定地回答...如果他真是甜源兔,那这也能解释了,弹幕里各种各样的吐槽都有,吐槽你芝麻没撒均匀啊,吐槽你直接用手不干净啊,吐槽你摆盘不整齐啊...所以王源才会注意这个?

 

画面切换到了其他人,王俊凯冷静地嚼完嘴里的薯片,抽了张餐巾纸擦擦手抹抹嘴,赶紧又往前挪了两步离电视更近。

 

“搅拌的时候要像我这样,还要观察里面的小泡泡有没有消失。”镜头又一次切换到了王源的手,王俊凯屏住呼吸看得仔仔细细,甚至连王源手上每一根凸起的经络也恨不得都看得清清楚楚。

 

不会错的这就是我的甜源兔!这就是我的兔兔!

 

王俊凯把薯片袋往后一扔直接穿着拖鞋火急火燎地奔出去狂敲王源家的门。

 

“怎么了?”屋子里传来一阵脚步声,王源顶着湿湿的头发来开门,擦过头发的毛巾还挂在肩上。

 

王俊凯盯着王源看,有好多话到了嘴边又被咽下,脸上纠结的表情十分精彩。王源逐渐皱起眉以为真出了什么大事,询问的语气也变得焦急起来。然后王俊凯就笔直地朝王源家的厨房走去,拉开橱柜把他的餐具全部翻了出来,这个长颈鹿的小瓷碗不是甜源兔做芝士薯泥用到的吗,这个海豚的玻璃瓶不是装抹茶布丁的吗。

 

王源真的就是甜源兔?

 

王源闻声已经赶到厨房了,看王俊凯把他心爱的收藏都翻了出来又心疼又有点搞不清现状的惊慌,总担心对方会不会真出了什么事。

 

“怎么了王俊凯?”

 

“吉利丁粉要怎么用?”

 

“...一比三的比例与水混合,先放水再放吉利丁粉。”

 

“我买到的抹茶粉很苦,你都是在哪买的?”

 

“我一直在一家叫噜噜熊的淘宝店里买,你微信给我我等会儿发你链接?”

 

噜噜熊是甜源兔在一次做抹茶饼干的视频中推荐的店,吉利丁粉的用法与甜源兔做果冻的那期视频里说的一模一样一字不差,现在王俊凯已经能够肯定了,王源就是甜源兔。

 

“看甜遇记了吗?”王俊凯突然如释重负般地喘了一大口气,搭上王源的肩膀问。

 

“正在看呢。”王源湿湿的鬓角贴在侧脸,应该刚刚用毛巾用力擦过水,头发都乱七八糟地竖着,王俊凯的手肘贴着他湿哒哒的后颈和他肩上潮湿的毛巾。

 

“那一起看吧。”王俊凯手一拐就带着王源在沙发上坐下了,王源还一脸茫然摸不着头脑,委屈地看着王俊凯,惊讶地微微张嘴露出两颗小兔牙,看起来又傻又蠢。

 

王俊凯看了忍不住笑,让他专心看电视,王源机械地噢了两声,转过头电视里刚好放着自己开心地扭屁股的画面,嘴里还哼着不知名的小调调。

 

卧槽说好的掐掉呢!摄像师你骗我!!!

 

王源的耳朵蹭地一下憋得通红,他迅速伸出手挡住了王俊凯的眼睛,还大叫着不许看不许看。

 

王俊凯捏着王源的手放到自己大腿上,好笑地看着对方说,我在现场又不是没看过,再看一遍怎么了,有什么害羞的。

 

“不行就不准你看!”王源用微冷的手捂住发烫的耳朵,一脸无赖。

 

“行行行,那我不看。”王俊凯自己把手挡在面前,侧过头一脸温柔地看王源,心甜甜的快要融化。

 

王源边看节目边得意地碎碎念,说我这里看起来好帅呀,你看我打蛋的姿势专不专业。边说还边挥着手比划,然后端着一大盒巧克力味八喜满意地对着电视点头。

 

“你吃不吃?”王源挖了一勺冰淇淋问。

 

“巧克力味的。”

 

王源无所谓地耸耸肩,自动补全王俊凯的话:“我不爱吃巧克力味的。”然后继续他的手舞足蹈碎碎念模式。

 

看到后面王俊凯就后悔刚刚一时冲动的决定了,干嘛要跑过来自寻尴尬呢你到底有没有脑子了!看到自己对王源冷淡的态度与不温不火的评价王俊凯想立马选择死亡,他偷偷瞟了好几眼王源的反应,后者吃着冰淇淋丝毫没觉得哪里不对,这反倒让王俊凯更不知道手该往哪里放。

 

似乎是感受到了一旁炙热的目光,王源咬着木头勺对上王俊凯的眼睛,王俊凯反射性地撇过脸,又觉得这样反而显得自己更不自然,干脆又转回来继续与王源对望。

 

“干嘛...”王俊凯心虚,觉得王源的眼神都像是在质问。

 

王源感觉到了对方的不自在,心想这人怎么就这么纠结呢,以为他是在担心给自己提的意见没被接受,真是幼稚死了。

 

“我也觉得底盘的饼干层可以做得厚一点,更结实嘛。”王源自认为是在给王俊凯解围,实际上这句话反而在王俊凯深深自责的心灵上又补了一刀,“我会继续努力的!”

 

“啊...其实那样的厚度也行...啊不是我是说...哎呀...”王俊凯挠着头结结巴巴找不到一句适合的话,他恨不得借一个时光机穿回比赛那天狠狠地夸王源一番。

 

王源也搞不懂王俊凯到底想表达什么,只当他尴尬的时候就会这样语无伦次,平时那么绅士那么高冷,王源还是第一次看他这样慌神的样子,实在是太好玩了,这不就是反差萌吗?与那个I don’t understand 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王源挖了一大勺冰淇淋送到紧张地盯着电视眼神慌乱还一边结巴解释的王俊凯嘴边,憋着笑问:“那你觉得我做的怎么样呀,好吃吗?”

 

“好...”王源找准时机把冰淇淋塞进王俊凯嘴里,那个“吃”字梗在嘴边还没来得及说出来又被咽了回去。

 

“和巧克力味的八喜比呢?”王源看到王俊凯拧巴的表情扑哧一下笑开了,自己挖了一大口冰淇淋吃进嘴里学王俊凯的表情给他看。

 

“这个太甜了...”王俊凯抿完嘴里的冰淇淋皱着眉嫌弃地吐吐舌头。

 

“你不喜欢太甜的?”

 

“嗯。”

 

“切,你们这些人怎么这么奇葩。”王源满脸嫌弃,把冰淇淋盒子放在桌上又挖了勺送到王俊凯嘴边说你多吃点嘛,多吃点就适应了。

 

王俊凯的头躲到哪王源的勺子就跟到哪,还一边放肆地笑,没想到王俊凯猛的转头一口咬住木勺子,两手一拽就钳着王源的手越过头顶把他压在了沙发上,还顺势跨上王源的腰。

 

王俊凯单手牵制着王源,另一只手拿过嘴里叼着的木勺伸到桌上挖了勺冰淇淋就往王源嘴里塞,王源含着冰淇淋一边笑一边口齿不清地喊:“王俊凯我错了我错了。”

 

王俊凯一勺一勺地给他塞冰淇淋,本想装作生气的样子,但看王源无理取闹后吃软怕硬还有些怂怂的实在太可爱,便绷不住嘴角扬着虎牙边笑边问:“还敢不敢了?”

 

“不敢了不敢了,我错咯。”王源的眼睛湿漉漉的,笑起来时像是浸着星星的水珠快从眼里溢出来似的。

 

王俊凯看着看着就觉得有些糟糕,不对,是十分糟糕。

 

他把勺子插进盒子里放开了压住王源的手并从对方身上下来好好坐在王源脚边,王源也直起身子坐了起来,嘴里还有没吃完的冰淇淋。

 

王俊凯觉得自己的脸现在一定很红,所以他在王源坐直后要抬起头的瞬间鬼使神差地用力去揉对方的头,把他的脑袋又按下去。王源的头发已经快干了,丝丝的凉意从指尖传来却不能消除脸上的热意。

 

电视里主持人正在讲结束词,王俊凯赶忙起身说节目结束了,这么晚我就先回去了,打扰了。

 

“噢?噢!”王源两手搭在脑袋上捂着刚刚被揉过的地方抬起头,一脸茫然地看王俊凯急匆匆地走出大门,接着是两声关门声,一个是自己家的,一个是隔壁的。

 

电视里放着广告,墙上的钟转动秒表发出嘀嗒嘀嗒的声音,空调运转时低沉的轰轰声,所有声音交织在一起充斥着整个屋子。

 

王源的嘴里好凉好凉,舌头都被冻得麻麻的,还残留着巧克力的甜腻,但脸上竟然莫名其妙地觉得好热好热。

 

王源用冰冰凉的手捂住脸,把空调又调低了两度。

 

好奇怪,这个夏天似乎格外的热啊。


-----------

哥哥终于发现兔兔啦,简直感动QAQ

(14)

评论(104)
热度(2217)
© 源味叶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