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旅舍(9)

冰山主厨x落魄小少爷


(8)

【9】螃蟹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王俊凯总觉得自从王源来到家里后,店里的生意比起从前更是蒸蒸日上,按理说生活应该更加手忙脚乱才对,但即使是在王源初来乍到一窍不通还经常在厨房闯祸的日子里,王俊凯也不见自己有多么的手忙脚乱,只是当他每天早晨瞥见窗台上被王源浇过水的小盆栽时,竟会有种“大概是王源把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了”的危险想法。

但当他转头看见把土豆片切成土豆饼的王源后,王俊凯又瞬间把这个想法丢出了自己神智不清的大脑。

大概是因为需要帮这个总闯祸的小东西善后,所以自己的效率比起从前提高了很多吧?

思来想去还是这个理由比较靠谱。

王源在王俊凯日复一日不厌其烦的打压下逐渐对厨房的工作熟悉起来,有时候也会帮杨雪妍拖拖地擦擦桌子,可对于帮忙当服务生这种工作还是不敢乱接的,虽然王源觉得他那些朋友不会赶这么远的路来这种小地方吃东西,但万一被认识的人发现了自己的行踪那可就麻烦了。

不过王源很是享受龚韵茗交给自己的菜场采购任务,卖水产的吴伯伯和王家交易多年,也知道王俊凯古怪的脾气,所以在他的印象中能坚持到现在的王源是个长得乖巧俊朗又吃苦耐劳的好孩子,有时候王源嘴巴一甜吴伯伯总会多给他称一点虾或是多给他一只螃蟹。

吴伯伯可喜欢和王源聊天了,这菜市场的小道消息他恨不得全讲给王源听,什么隔壁卖蘑菇的大婶这几天总叨唠着自己膝盖痛,前面那家卖茄子的今天货有点不新鲜之类的。王源听在耳朵里记在心里,第二天就买了膏药给卖蘑菇的大婶送去,说是昨天超市里搞促销送的,这点小心思大人们也不会戳穿,只会在下一次王妈来采购的时候乐呵呵地告诉她你们王家真是好运,雇到这么一个善良的孩子。

“小源啊你知道吧,你们家附近有个新店要开张咯。”

“什么新店呀?”

“也是个餐馆,但好像弄得挺高雅,他家店长今天早上去对面肉店买牛肉来着。”

“也是子承父业吗?”

“不不不,是自主创业,小伙子可年轻着呢,厨师啊服务员啊都是另请的,要求很高,但工资也不得了啊。”

“噢...”

“可让你家那位小心点吧,等他们一开张,这市场竞争力可大着呢。”

“我家那位是...”我家那位是哪位?

“王俊凯呗,得让他想想对策才好,不要被抢走生意咯!”吴伯伯语重心长地说道。

“啊哈哈...是...我会告诉他的...”王源挠挠头,向天上翻了个大白眼,这话怎么咋听咋变扭。

王源拎着几袋虾回去,一到店里就告诉王妈今天吴伯伯又多给了点,听得王妈心花怒放。

“把虾先分出一半放冰箱。”王俊凯在一旁不为所动,王源也不在意,听话地把虾全部倒出来,拿出一部分今天要用的,再把剩下的放回冰箱。他现在已经对王俊凯的态度习以为常了,没有王俊凯的回应他照样能自嗨,王源觉得和王俊凯交流就跟逗猫似的,逗的还是本店最高冷的猫,你给他顺毛他还能气鼓鼓地偏过头去不搭理你。

“今天吴伯伯跟我说,附近会开新的餐厅。”王源说完看了王俊凯一眼,对方如自己所料般连开口的打算都没有。

“吴伯伯让你提防着点,别被人抢走生意了。”再看一眼,还是没有开口的打算。

“看我们主厨如此处变不惊,我也就放心了,刚刚还在担心没有生意领不到工资呢。”

“主厨大人,接下来要干嘛?”

“把洋葱切了。”

“是!”

“刚刚帮你在冷水里泡过了,再辣到眼睛就是你自己笨了。”

“是~”

总而言之王源并不厌烦这只高冷的猫,甚至还有些享受他难能可贵的温柔体贴,天哪,我这是沦陷为猫奴了吗?


王源今天又被龚韵茗派去王伯伯那里拿螃蟹,王妈还担心王源拿不动,让王源晚点和王俊凯一起去,被王俊凯当面驳回。

“没事阿姨我搬的回来。”王俊凯拿着锅铲抱着臂点点头,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妈,你别惯着他,还想不想给他发工资了。”

“哎呀你这孩子!源源力气小嘛,看他这么瘦!”

王源说了句“那我先去啦”,就逃出了厨房,避开了两个人预计时间为十分钟的每日斗嘴环节。

半路去药店买了创口贴,扔掉包装盒装进了口袋,因为听吴伯伯说对面卖肉的大叔昨天不小心伤到了手,是临时问卖土豆的大婶借了个创口贴贴上的。那个卖肉的大叔平时大大咧咧,王源猜如果他家里没有创口贴,即使过了一晚他也不会换新的。

到菜场先跟吴伯伯打了招呼,然后去卖肉的摊子上看了一眼,大叔手上的创口贴果然是脏脏的,因为碰到水的缘故胶也不粘了,颤颤巍巍地扒在他那块受伤的皮肤上。

“叔叔。”王源甜甜地喊了一声。

“创口贴一天要换一个的。”说完指了指他脏兮兮的创口贴。

卖肉的大叔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等顺着王源手指的方向看见自己的伤口时,还露出一种“我原来受伤了”的表情。

“噢噢!哎呀,没啥大问题,这一忙起来连伤也忘了。”说完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我身上正好带了创口贴,给,快换一个。”王源从口袋里掏出事先备好的创口贴,伸手递给大叔。

“哎哟你这孩子,谢谢谢谢。”旁边的妻子替大叔收下了创口贴,笑得合不拢嘴,“你是王家那个新来的孩子吧?叫什么名呀?”

“王源。”

“也姓王啊,怪不得进了王家的门!真是巧了。”

王源笑了笑,却在这话里听出了一丝媳妇进门的味道。

“婶婶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今天买肉不?”

“不啦,今天我在吴伯伯那拿个螃蟹就走,真要谢我的话,改天王阿姨来买肉的时候,记得给她挑好的!”

“好嘞!”

王源一蹦一跳地回到吴伯伯这里,今天要搬的螃蟹不多,在王俊凯事先打电话订好的那份基础上,吴伯伯又挑了几只扔进箱子,王源立刻给了吴伯伯一个飞吻,嘴里念叨着谢谢帅气大方的吴伯伯,把吴伯乐得嘴都合不拢。吴伯帮王源把螃蟹装好,王源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然后便赶忙搬起箱子和吴伯道了别,买创口贴和送创口贴费了点时间,如果再晚的话一定会被王俊凯批评的。

王源光是想象一下王俊凯居高临下的表情就不寒而栗,王俊凯会说什么呢?肯定是嘲讽自己这么轻的螃蟹搬了这么久吧,想到这里王源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嘿!”正在王源一心赶路的时候,一个陌生的男子突然从身后冒出来冲他热情地打了招呼,王源先是条件反射性地一惊,怕是遇到了熟人,再转过头去打量了一下那张陌生的脸,才放下了戒备心。

“嗯?”因为这位陌生人的关系,王源只好放慢了脚步。

“我刚刚看见你进药店了。”

“哈?”王源的大脑一时间没转过弯来,不知道这位陌生人到底在哪壶不开提哪壶。

“你说你的创口贴是正好放在口袋里的。”这位陌生人又接着补充道。

“噢...”王源盯着他那张笑得绅士味十足的脸,搞不懂他想干嘛,“所以呢?”

“没什么啊,就觉得你挺好玩的。”

“好玩?”

“你经常在这里买菜吗?”

“呃...对啊。”所以到底哪里好玩了?

“你叫王源吧。”

“你怎么知道?”不会是认出自己了吧?我以前见过他?他以前见过我?是哪次饭局的时候见过面吗?

“我刚刚听到了。”察觉到了王源的紧张,对方赶紧解释起来,“刚刚我一直在那挑肉来着,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噢...”

王源为了礼貌将步调调成了和对方同一个频率,但不是王源性子急,而是这个人走路实在是太慢了吧?您是在散步吗?

“螃蟹重不重啊?要不要我帮你?”

“不了不了...”王源扭开身子躲过了对方热情的双手。

“你是在这附近工作吗?”

天哪为什么这个人这么多问题?

“对啊。”

“在哪?”

要不是看你仪表大方态度端正谁要回答你的问题啊!

“就在前面,快到了。”

“好。”

好什么好啊???赶紧走啊你???自然熟吗?再这样走下去我要迟到了啊要被王俊凯骂死了啊!

“那个...就这里了...”

“噢...这么近啊。”

为什么一脸可惜的表情?

“我叫谢睿帆,以后我们应该还会再见的。”谢睿帆黏黏腻腻的目光在王源身上粘了一会儿,走时意味深长地望了一眼这家店,店门口的小黑板上是王源早晨写的今日推荐菜单。

“拜拜...”王源定定地望着谢睿帆的背影,站在原地有些风中凌乱,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满脸莫名其妙地走进店门。

进门后望了眼墙上的闹钟,王源已经提前为自己算好了命。

“这么点东西你搬了这么久?”

果然,一进门便是一场腥风血雨。

“出了点小事故...”

“是半路被狗咬了还是被屎壳郎推走了?”

“呸!我是被奇怪的人缠住了好不好!”

“噢?”

通常这种时候王俊凯是不会回话,而是继续教训自己的。

“漂亮?”

“切...”王源看了眼王俊凯事不关己的表情,恨不得说漂亮,漂亮得要命,气死王俊凯,可是他的良心不允许他这么做,于是王源只能咬牙切齿地坦言道:“是个男的...”

王俊凯看着王源憋屈的表情差点笑出声,只能咳嗽一声掩盖住情绪。

“这么迟才回来,快去把该洗的碗都洗了。”

“是...”

王源趁王俊凯转过身时向他吐了吐舌头,刚刚一个路人都想伸出援助之手帮我搬东西,你这个人真是一点都不体贴!

王俊凯转身弯下腰掂了掂王源搬回来的一箱螃蟹,不重啊,昨晚打电话给吴伯伯的时候明明跟他说过这次少要一点,难道王源连这些都搬不动?看来下次还要再少要一点啊。可是库存好像不太够了呢,啊啊啊真麻烦,看来必须要亲自陪他去拿一趟螃蟹了。

王俊凯心里说着麻烦,殊不知嘴上已经哼起了小曲,引来王源见了鬼似的目光。

“看什么看,认真洗碗。”

“哦!”

(10)

评论(97)
热度(1339)
© 源味叶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