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油精

王源得了重感冒,奈何通告挤满了行程表,只能在半夜里抽出点时间去附近的医院挂两瓶水。工作人员跟王俊凯说这次特地给他和王源各订了两间单人房,王俊凯听到的时候什么都没说,等手里那局游戏跳出了血淋淋的game over才抬起头问:“王源儿呢,同意了?”
“他说会传染。”工作人员在帮三个人准备明天彩排要用的衣服,秋天寒气重,赞助商拿来的衣服美丽冻人,王俊凯指了指中间那件印了只小熊的厚卫衣,又指了下旁边那套网袖的镂空外套搭短袖T恤,嫌弃地说:“我的跟王源儿的换一下吧,他比较适合这种可爱路线。”
似乎听起来很有道理,对面的人耸了耸肩接受了王俊凯的提议。
王俊凯盯着那件看着都冷的镂空外套松了口气。


王源的房间就在王俊凯隔壁,王俊凯晚上听了半天门外都没动静,看了眼手表掐了下时间,心里数着王源这是要挂几瓶水啊,他仿佛能感受到针尖刺进肌肤的真切痛感和汩汩冰冷的药水流进静脉与滚烫的血液相撞的寒意。
王源瘦得很,自己的手虽然小也能一圈抓住他的小细手腕。王俊凯不担心护士给他挂水的时候找不到静脉,王源的静脉太好找了,手一伸一握拳,血管沿着他的手背清晰可见。
但以前有一次深夜里请了医生来片场给王源扎针,王俊凯就在旁边看着,看着针头粗鲁地刺进王源的手背,看得他胆战心惊,生怕下一秒红色的液体就会顺着那根细管子爬上来。所以每次王源挂水另一只手动来动去要拿零食吃的时候,王俊凯都要大声地吼他,然后把零食恭恭敬敬地送到他面前。
深夜里王源回来还带着口罩,呼出的气体热热地闷在口罩里,他路过王俊凯房间时朝门把手那看了一眼,然后他就看到王俊凯从里边拧开门把手走了出来。
“?”王源的眼角红了一圈,沾着病怏怏的水汽,带了点疑惑的神色打量王俊凯。
“呃...小马哥让我去他房间一趟。”王俊凯支支吾吾地解释。
“噢...”王源舒展了眉头,乖乖点了点头。
“快回去睡吧,不早了。”王俊凯词穷,撞了下王源的小臂。
“噢。”王源还是乖乖地点了点头,上前一步拿房卡刷门,隔壁的王俊凯看了他好几眼也把头缩回去关上了门。
不是要去小马哥那吗...?王源皱起了眉,思索几秒后,又释然般的舒展开,进房间摘下口罩,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丝笑意。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赶通告,王源还是无精打采的,感冒的人唯一的愿望就是赖在被子里昏睡个三天三夜,而此时此刻王源只好选择在车上昏睡二十分钟。
王俊凯坐在千玺和王源中间,王源的脑袋磕了两次玻璃,主页君在前面说:“千玺你把你那边抱枕递给他吧,王源他...”千玺把抱枕放到王俊凯大腿上,王俊凯没直接给王源,而是按了一下王源昏睡中乱晃的小脑袋,把他按倒在自己大腿上的抱枕里。
“嘘。”王俊凯对主页君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王源蹭了两下找到一个舒适的角度,然后死死地睡了过去。

彩排的时候放着原唱,平时两个人总爱激情四射地唱完整支歌,就连今天王俊凯一开始也没发现有哪里不对劲,直到王源突然没了声王俊凯才疑惑地偏头看了一眼。
感受到王俊凯的注视,王源急促地咳了两声,赶紧接着唱下一句。
王俊凯恍惚了几秒才回过神跟上节拍,他的眼刀跟着舞蹈的节奏狠狠扔向王源,声音不经意间提高了几个调子试图盖过王源的,但王源并没有如他所愿般乖乖闭上嘴,反而变本加厉地学着王俊凯唱得更响亮。
“你不要嗓子了?”一曲完毕导演挥了挥手说再过一遍,王俊凯扭过头冲王源小声说了句。
“啊?”王源瞪着眼睛,那样子看起来真的不像是在装。
读出了王俊凯的疑惑,王源指了指耳朵解释说:“感冒耳朵有点堵...”
“我说,你不要嗓子了?”王俊凯凑近王源的耳朵咬着牙重复了一遍。
“又没关系...”说完王源就咳嗽起来,咳得上气不接下气。
“咳咳咳...”王源咳得眼泪都出来了,浸得眼角涩涩的发胀。
不排除刚刚自己一丝丝的叛逆心理,但更重要的是,他觉得王俊凯唱的那么大声,而那个声音总是显得过于单调过于孤单,仿佛一定要配上点什么才好。
配上点什么才好呢?

王源从刚认识王俊凯的时候就开始想,为什么录音棚里那个人,明明和自己年纪差不多,但歌声里总透着些无法揣摩透的东西呢,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想陪他,想站在他身边。
这种莫名的情绪第一次鼓动心扉,如此强烈。
但那时候的王俊凯有点难相处,像被丢在沙漠里的仙人掌,风吹日晒练就了一身坚不可摧的韧刺。
王源和王俊凯在同一间教室里练舞,隔着几个练习生做同一个动作,喊同一句口号。王源和这些练习生是差不多时间进公司的,休息的时候就大声和他们说笑,可余光总被那个有些过分单薄的身影吸引。
想陪他,想站在他身边。
“师兄,我们一起唱歌吧。”王源能在班上当大家的开心果,脸不红心不跳地大喊“这个铅笔袋不要九百九十九,也不要九十九,只要九块九”,也能自然熟地戳戳旁边同龄练习生的肩膀邀请他一起加入捉迷藏的游戏,可当他站在王俊凯面前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竟突然有些不知所措了。
再后来王源找到了,找到了那个极力掩饰内心不安的声音应该配上点什么了。
就是自己的声音啊。
王源终于可以在舞蹈教室大大方方地坐在王俊凯身边,终于可以在休息时大胆地朝王俊凯挤眉弄眼。他和王俊凯站在录音棚里戴上耳机,王俊凯有些沙哑却霸道十足的声音如同秋日的一地落叶,阵阵挟着薄荷香的清风卷起落叶飞向湛蓝的天空,秋的气息掺杂着夏天的凉爽,仿佛只需一瞬就能将冰冷的冬日融化成春天。

“咳咳咳...”王俊凯走过来徒劳地拍拍王源的背,像是想借着指尖的力量帮王源止住咳嗽,“你待会儿别唱了听见没。”
“那你也别唱了...”王源冲王俊凯咧咧嘴比了个ok,催他赶紧接着排练下一遍。

“别把青菜挑出来。”王俊凯看了眼对面王源的饭盒,习惯性地轻声唠叨了一句,然而对面的人并没有如往常般停下手上的动作。
“别把青菜挑出来。”王俊凯用筷子敲了敲王源的碗沿,不得不提高了音量。
“啊?噢,噢。”王源一整天都精神不佳,而且他这次感冒得相当严重,总感觉耳朵和鼻子一起堵住了,鼻涕流个不停,到最后实在是擦累了,王源只好选择用嘴呼吸。
“你讲话大声点啊。”王源拖着鼻音抱怨。
“噢...”王俊凯恍惚地点了点头,他和王源说话的声音很小吗?他以前怎么没注意到。
王源以前动不动就喜欢去撩一撩胖虎,约千玺一起撩胖虎,约王俊凯一起撩胖虎,约王俊凯和千玺一起撩胖虎,都是他爱干的,没人陪他一起撩胖虎的时候王源也能自娱自乐地坐下来抖一抖胖虎的肥肚腩。但今天即使是胖虎坐在他身边他也不爱搭理胖虎了,盖了张餐巾纸在自己脸上倒在沙发上仰头就睡,大概是不想让主页君偷拍到自己憔悴的脸。
晚上回酒店,王源在车上擤了一路的鼻涕,王俊凯说你困的话就睡我大腿上吧,王源用餐巾纸捂着鼻子说:“不行啊,我现在只能用嘴呼吸,马上流你一裤子的口水。”王俊凯被噎得说不出话,最后只能强行把他往自己腿上按,“你就睡吧你,又不要你负责。”
回到酒店王俊凯跟着王源进了房间,王源还以为是他把衣服丢在自己行李箱里了要过来拿,所以当王俊凯说出那句“去床上躺好”的时候,王源用一脸“你有病”的表情看了王俊凯一眼,再当王俊凯接了句“把衣服脱了”后,王源扭过身抱住了胸口摆出一幅要被侵犯的小宫女的架势,眼睛瞪得圆圆的。
“别一副我要上了你的样子好不好。”王俊凯把包往王源的床上一扔。
“你刚刚的台词难道不是?”王源狐疑地打量了一下王俊凯,猜不透他要干嘛。
“家庭伦理剧看多了?让你脱你就脱啊。”王俊凯不好意思说原因,愤愤地挠了两下头上前一把拉住王源的胳膊开始帮他脱衣服。
“诶不要!”王源尖叫着反抗,边笑边跳上床,王俊凯不甘示弱紧随其后,不一会儿就重新逮住了王源,王源知道自己肯定逃不了王俊凯的手掌心,但每次还是不气馁地选择与王俊凯决一死战。果然王俊凯三两下就撂倒了王源,把手伸进他衣服里挠他的腰,王源大喊“我错咯!110啊有变态啊!”王俊凯不理他,心里还惦记着自己的事,骑在王源身上三下五除二扒光了他的的衣服。
王俊凯把衣服扔下床才察觉到了气氛的诡异,王源撑起腰回过头满脸无辜地盯着身上的人看。
“我,我帮你擦点风油精...”王俊凯尴尬地从王源身上下来,王源打了个滚儿用被子把自己裹了起来。王俊凯平时也不是没看过王源的身体,怎么可能没看过呢?从小到大哪一次不是一起换衣服?但大了之后王俊凯很难忽视自己身体的变化,一开始他还会跟王源炫耀自己一点点宽厚起来的肩膀和越发紧致的胸膛,但当他的视线越来越控制不住地移向王源的腰际时,王俊凯就有些抗拒和王源一起换衣服了。
王源的骨骼一天天分明起来,比起同龄人的纤细单薄王源的腰部显得更加有力些,王俊凯后来有些羞于和王源一起换衣服,总要慢王源一拍,每当王源拽着衣服两侧挺起胸时,王俊凯的眼睛就忍不住死死地盯住王源雪白的腰,再往上他就闭上眼不敢再看,等王源脱完衣服才慌张地移开眼睛。
王俊凯懵懵懂懂的觉得自己清楚这份感觉是什么,又好像不太清楚,这就和多年以前还像个糯米团子的王源对他说出那句“师兄,我们一起唱歌吧”时自己的感觉一样,说不清道不明,自己像是懂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所以他只能朦朦胧胧地形容当时的感觉,像是有道光强行闯进黑暗,又化作了最温柔的风吹开了依附在自己心尖上的利刺,从此他的世界光明绚丽。
“你不是鼻子堵吗,头还痛,我听人说用风油精按摩一下会好一点。”王俊凯从包里拿出一瓶风油精,像在为自己刚刚的行为辩解似的晃了晃手中绿色的小瓶子。
“早说啊,我还以为你要对我做出什么罪大恶极的事呢。”王源把脑袋往被子外伸了伸。
王俊凯愣了一下没反驳,这一愣一瞬间尴尬了气氛,弄得王源也愣住了,“要擦哪啊...搞快点...”还是王源反应快先开了口。
“我看一下手机啊,之前查过截了图。”王俊凯赶紧去掏手机。
“嗯...手心脚心还有关节,后面脖子那里...还有脸上几个地方。”王俊凯把手机递给王源看。
“噢。”王源从被子里一点点挪出来,仰起头来任王俊凯处置。
王俊凯有些不自在地抹了点风油精按上王源的太阳穴轻轻揉了揉,“好点了吗?”看着王源享受地闭上眼睛,王俊凯觉得尴尬赶紧找话说。
“嗯?”王源的声线懒懒散散的,尾音拉得很长,他的睫毛很长很密,王俊凯忍不住靠近了些,差点亲上王源的耳朵。
“我说你觉得好些了吗?”王俊凯的手移开太阳穴换到眉心,王源没想到对方会突然靠得那么近,一个激灵睁开眼,身子不自觉地抖了抖,“啊...还好吧...你说话这么近干嘛?”
“你不是耳朵堵吗...我靠近点儿你才听得清。”王俊凯说完这话觉得脸有些热,“手给我。”
王俊凯握住王源的手,手背上三四个针眼触目惊心,王源不自在地转过手背把手心递给他,“快点啊你,我要睡觉的哈!”
“嗯,你以后衣服多穿点。”王俊凯涂了点风油精在王源手心,王源仰着头一直笑,王俊凯问他干嘛。
“痒!”王源撅撅嘴收回了手。
“转过去。”王俊凯似乎是找到了理由,说话时理所当然地贴近王源的耳朵。
王源慢吞吞地转过身去趴在床上,王俊凯上前掀开被子。
平时和王源打闹的时候没觉得有什么,肌肤贴着肌肤而已,连粉丝们对于床咚也是见怪不怪了,但当王俊凯温热的指尖贴上王源的后颈时,他还是感受到了王源的颤栗,似乎是反射性的,王俊凯的手毫无意识地向下,沿着王源的脊柱一直滑到凹下的腰侧,他抬起头果不其然看到了王源红透的耳朵。恶作剧似的在腰间揉了一把,王源立马挺起腰来,微微侧了侧头问了句“好了没”。
“马上。”
指尖再顺着原来滑过的轨迹一点点上移,向两侧抚摸过去,撩过王源凸起的肩胛骨,迷恋似的一遍遍用指腹碾压。
“王俊凯啊。”王源突然笑了起来,一颤一颤的,他凸起的肩胛骨就像蝴蝶一样颤动着翅膀。
“嗯?”王俊凯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
“假如不当明星了,你肯定能靠你的技术活得很滋润。”王源越笑越厉害。
“什么技术?”王俊凯茫然。
“盲人推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王源彻底笑岔气了,把头侧过来放肆地笑,王俊凯听明白后又掐住了王源的腰,王源趁他抬起腿的时候迅速转过身来反抗,推搡了几下就又被王俊凯制住了。
“你再这样,我就真要打110了!”王源哭丧着脸求饶,王俊凯看了眼王源赤裸的上身,胜利的快感一下子熄灭下去,他迅速地挪开身子,异样的情绪再次攀上心尖。
待王源穿好衣服,王俊凯赶紧问他感觉怎么样了,王源吸了吸鼻子,“鼻子好像不塞了。”
王俊凯的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神采,他脱掉了外套,勾了勾被角问:“那今天晚上我睡你这成吗。”
“会传染啊。”王源假装咳嗽了两声装作病重的样子。
“少来。”王俊凯说完已经关掉了床头的灯迅速钻进了被子。
“我刚刚的话还没说完。”王俊凯的声音麻酥酥的响在耳边,王源动了动脑袋,耳朵好像不小心碰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
“你...以后衣服多穿点。”王俊凯犹豫了一下,没有挪远,他怕太远了王源听不见。
“嗯。”
“不要因为嫌热就穿一件T恤,最近转凉很容易生病。”
“嗯。”
“吃饭不要挑食,好好吃,看你瘦成什么样。”
“嗯。”
“舞该跳的时候认真跳,但累了就歇歇,也别太拼了。”
“嗯...”
“还有你背书也别背到太晚了,但我不是叫你不要好好学习了...就是别太辛苦了。”
“挂水的时候不要乱动,每次都担心你那个手回血,看着特吓人。”
“感冒生病的时候唱歌别太用力了,对嗓子不好,你知道你嗓子有多重要吗。”
身边传来浅浅的呼吸声,王源太累太困,耳边王俊凯的唠叨像一首温柔的诗,让人情不自禁扬起嘴角。
“你知道你嗓子有多重要吗。”王俊凯听了一会儿王源轻轻的鼾声,细细柔柔的,他想象着一只打呼噜的小兔子耷拉着耳朵,忍不住笑了起来。
“王源儿,好好唱歌吧。”
“你知道那个时候,你说要跟我一起唱歌的时候,我有多开心吗。”
王源肯定知道吧,王源肯定和自己有一样的感觉。但王源又可能不知道,因为连他王俊凯到现在也没有弄清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感觉,他觉得自己和王源像是两道光,正因为在黑暗中相遇了才会迸发出最耀眼的锋芒。
王俊凯搞不懂自己现在对王源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所以只能享受着用队长的名义对他管这管那,享受着用哥们儿的名义和他亲密无间。
“跟我一起好好唱歌吧。”王俊凯偷偷把手伸进被子里拉住了王源的手。
不知道就不知道吧,没有关系,他和王源还有很长的路可以一起走,还有很多话可以慢慢说,还有很多时间去琢磨这份模糊的感觉。
“嗯。”过了许久,久到王俊凯觉得自己应该是睡着了,梦里传来一句轻轻的回音。
“嗯。”被子里,两只小手贴在一起,也不知道是谁在用力,把彼此握得更紧。

评论(73)
热度(1923)
© 源味叶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