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私房兔(32)

美食鉴赏家王俊凯×甜点师王源


(31)


【32】生姜香菇粥


“你他妈真不怕死。”压抑的怒火一瞬间从王俊凯的胸口一直烧到大脑。

 

王源看着王俊凯把面汤倒进洗碗池,又把面桶重重地摔进垃圾箱,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平时灵光的脑袋此时此刻只觉得昏昏沉沉,他看着自己的脚尖觉得视线越来越模糊,想快点找到解释的理由可太阳穴突突地发胀,直到王俊凯收拾好一切重新站到他面前他也没想好要怎么说。

 

“中午就吃了泡面?你觉得很有营养吗?生着病还在外面瞎跑?”王俊凯的批评劈头盖脸地砸过来,王源手攥着衣角,胸口麻麻的不知所措,最后干脆心一横,上前一把抱住王俊凯,奶声奶气地说:“我错咯...”

 

王源把头埋在王俊凯怀里,声音委屈的不得了,王俊凯的声音像是从胸腔里传来似的,“错在哪了?”

 

“我不该骗你...”

 

“就这些?”

 

“嗯...我跟你说谎了。”除了这点王源想不到其他理由了,还有的话...难道他不小心看到了自己手机里的搜索记录?不可能不可能!

 

王俊凯叹了口气,按住了王源的肩膀,微微倾了倾身子看着王源的眼睛。

 

王源的眼圈红红的蒙着层氤氲的水汽,懵懵的表情把王俊凯原本的怒火浇熄了一大半,他狠狠钳着王源肩膀的手不禁放松下来,语气却还是恶狠狠的,“我是在怪你说谎吗?你生病了为什么还到处乱跑?你连照顾好自己都不会吗?你是猪吗?”

 

王源被说的一愣一愣的,他现在觉得有点耳鸣,“我觉得睡一觉就好了,不想让你担心啊...”

 

“现在你这样我反而更担心。”

 

“我错咯...”

 

“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有时候能不能...依赖一下我?”

 

王源望上王俊凯的眼睛,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受。初中跟着父母去法国,一个人面对陌生的环境,用蹩脚的法语问各种课程的安排,生病了不爱吃药最多睡个一两天就好。早就习惯了一个人去生活,王俊凯却告诉他,王源你可以依赖我,王源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

 

所以王源只能点点头,刚刚王俊凯那句话说得太温柔,他到底傻不傻,到底是在为了什么生气啊。

 

王俊凯看王源有点过于憔悴,上去摸了摸他滚烫的小脸,再往上碰了碰额头,那张刚柔和下来的脸立马又冷了下来。

 

“你还在烧?”王俊凯啧了一声,拉起王源的手就往外走。

 

“去哪?”王源被带到门口,看王俊凯低下身准备换鞋。

 

“医院啊。”

 

“我不去!”王源一听要去医院赶紧转身往房间跑,王俊凯手一横把他揽过来,满脸严肃地问他:“干嘛不去?”

 

“不喜欢去医院啊,哎我睡一觉就好了,能不能别去医院啊...”末了还加上一句“求求你咯”。

 

王俊凯不知道王源为什么对医院这么排斥,此时此刻也不想骂他幼稚,他权衡了一下利弊之后决定迁就王源一下,踢掉了脚上的皮鞋,王俊凯低头看了眼王源踩在冷冰冰的地板上的脚。

 

“你真的是找死。”王俊凯上前搂住王源的肩膀,左手捞住他的大腿,一下子把王源抱起来。王源慌张地勾住王俊凯的脖子,问他干嘛。

 

王俊凯颠了两下手里的人,迈着步子就往房间走,“你以后再不穿拖鞋,我就抱你。”王源现在没力气和他争,干脆放纵一下自己安安心心地缩在王俊凯怀里。

 

“要不要吃点东西?”王俊凯把王源放在床上,心里还想着王源中午吃的那桶方便面。

 

“没胃口。”王源想象了一下蛋挞马芬蛋糕的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

 

“先把衣服脱了。”王俊凯说完就来扒王源的裤子,王源嘴里叫着哎呀我自己来,一边被王俊凯强制性脱掉了上衣。刚脱完最后一件衣服王俊凯就把睡衣往王源头上套,看起来比他还要着急,王源换完衣服就被塞进了软软的被子里,王俊凯让他躺着,他去家里拿药,吃完药再睡。

 

“别!”王源拽住了王俊凯的手臂,“不吃药。”

 

“什么?”

 

“我不想吃药...苦。”王源发动卖萌技能,拧巴着小脸看王俊凯,“真的真的,我睡一觉就好。”

 

“不行。”王俊凯拿开王源的手,扔下一句“退烧药必须吃”就回家拿药了。

 

“起来吃药。”王俊凯烧了水给王源倒好,手里拿了两片药。

 

“....”

 

“起来吃药。”

 

“....”王源觉得自己的装睡技能应该是满点的。

 

“起来了源源。”声音突然近了,磨着耳朵暖烘烘的,“起来吃药好不好。”王俊凯亲了亲王源的耳朵,身下的人在抢被子里捏了捏床单。

 

“乖,吃药好不好。”声音黏黏腻腻地钻进耳朵里,软软的唇快从耳朵转移到脸颊了,王源只好捏了捏拳头生无可恋地撑起了身子。

 

王俊凯端起了床头柜的水杯颇有些自豪,王源伸手接过两颗颜色诡异的胶囊,在王俊凯的注视下就着温水艰难地咽了下去。

 

“这种不苦吧。”

 

“苦。”王源无理取闹地吐了吐舌头,紧接着舌尖就变得凉凉的。

 

“薄荷糖。”王俊凯说,“快睡吧。”

 

“我想吃水蜜桃味的...”这是王源睡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睡吧。”王俊凯给王源掖好被角,揉了两下他的脑袋,王源呼出来的气热热的,弄得鼻子一圈特别难受,但他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沾到枕头闭上眼睛就睁不动了。

 

王俊凯守在王源边上看他因为难受微微皱起的眉,心疼的不得了,说实话他今天刚听完孙钦雅的话后气得要死,回家看到桌上的泡面更是怒不可遏,他的王源怎么这么傻这么蠢这么笨,如果没有他王源是想怎么折腾死自己。

 

王源是被冻醒的,准确的说是被烧醒的。房间的灯亮着也不知道是几点了,头脑发热但背上直冒冷汗只觉得冷,王源知道肯定是烧没退下去,紧接着他想的是完了完了,王俊凯又要担心了,嗯...原来两个人在一起是这样的感觉啊。

 

王源动了动身子,头上有什么湿湿的东西被拿走了,紧接着凉凉的毛巾又搭了上来。

 

“醒了?”王俊凯伸手摸了摸王源的脸。

 

“嗯...”王源转了个身额头上的毛巾掉下来,王俊凯又帮他重新搭上。

 

“烧还没退,起来喝口粥好不好?”

 

王源被王俊凯扶着直起身子,摇了摇头努力睁开眼睛,王俊凯的勺子已经递到嘴边了。

 

“一口。”王俊凯用勺子碰了碰王源的嘴唇,王源轻轻张开嘴,王俊凯把勺子伸进王源嘴里,王源抿了一口,又抿了一口。

 

“再来一口?”王源看了眼王俊凯手里黄色的小米粥,甜甜的还挺好吃。王俊凯看王源点了头,赶紧又盛了一勺吹一吹递到王源面前。

 

吃完粥王源才知道刚刚自己的胃是难受的,现在装了点食物感觉好多了,王俊凯端来一盆温水,拧了拧毛巾后二话不说就把手伸进王源的衣服里。

 

“哼嗯...干嘛...”温热的毛巾贴上皮肤的感觉舒服得王源闭上了眼睛,嘴里忍不住哼出声。

 

“烧老不退,百度上说用温水擦擦身子有用。”

 

“嗯...”享受着王俊凯的服务,真的舒服的不得了,虽然此时此刻晕晕乎乎的他并不知道王俊凯忍得有多辛苦。

 

“我刚出门买了别的药,医生说有用,等烧退了再吃另一盒,你先把这个吃了。”王源哭丧着脸看王俊凯又拿了两颗白色的药片举到他面前。

 

“苦...”王源咽下药以后觉得胃又开始难受了。

 

王俊凯忍不了了,说了句“我尝尝”就歪过头吻住了王源,含住嘴唇再往里继续吮吸。大概是发烧的时候人的精神格外脆弱,平日里连接个吻都觉得羞耻非要忍着不出声的王源现在倒是诚实的不得了,仰着头接受王俊凯霸道的亲吻,还从鼻腔里软软地发出一声声的喘息,动人的哭腔惹得王俊凯也觉得自己大概也发了烧,没了王源就好不了的那种。

 

“嗯....”王源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侧过头抗拒了起来,喘着气用手捂住王俊凯的嘴:“会传染...”

 

王俊凯笑了声,骂了句傻子,“也不是很苦嘛。”然后王俊凯往王源嘴里塞了颗糖,王源吧唧了两下嘴,水蜜桃味的。

 

“继续睡吧,等明天早上肯定就好了。”王俊凯抬手关掉了床头灯,房间陷入一片黑暗,“我就睡在沙发上,你万一中途醒了喊我一声就好。”

 

“诶...”王源的手虚弱地拉住王俊凯的衣袖,他又在心里骂自己了,天哪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矫情了,但现在就是想留他在身边,彷佛这样才能睡得更安心一点。

 

“能不能别走啊....”黑暗中王俊凯的身体顿住了。

 

“那你希望我怎么做?”王俊凯握住王源那只伸出被子的手,声音里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王俊凯的手很热,让人握住了就不想放开了。

 

“留下来陪我。”原来依赖是这种感觉啊,王源想,“睡我旁边就好。”

 

“好。”王源听到衣料摩擦的声音,还有解皮带时金属碰撞的声音,随后王俊凯就钻进了被窝,结结实实地揽住了王源。

 

“现在感觉好些吗?”王俊凯用额头抵住王源的,那里还是很烫,但比刚刚好了些。

 

“背后还有点冷...”王源一五一十地汇报。

 

王俊凯听到后把王源转了个面,背对着自己抱住他,王源感受到王俊凯温热的胸膛隔着薄薄的衣料贴上自己背,舒服得要命。

 

“现在呢。”王俊凯就在自己的耳边呼吸着,吐息轻轻的软酥酥的,像根柔软的羽毛挠得人心里痒痒的。

 

“嗯...很安心。”王源弯了弯腰把自己更深地缩在王俊凯怀里。

 

“我也是。”王俊凯的手慢慢揉着王源的脑袋,王源很快陷入了梦乡,思维模糊的最后一刻耳边是王俊凯的一声“晚安”,也搞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境。

 

这一夜王源睡得格外的好,他梦见暖暖的阳光和柔柔的风,梦见堵在巷子口的一只有半层楼高的巨型猫,梦见那只猫低下头用珍珠似的大眼睛望着他,梦见自己扑过去摔进它软软的绒毛里。

 

王源睁开眼看到的不是那只大花猫,而是王俊凯,王俊凯也垂着眼望着自己,有点像梦里那只大花猫。

 

“醒了?”小花猫开口了。

 

“嗯。”王源还沉浸在“猫说话了”的自娱自乐中,笑着挪动了两下身子。

 

这一挪动才发现体位的不对劲,为什么我现在...勾着王俊凯的脖子?!

 

王源现在脑子比昨晚清醒多了,他能感受到自己心跳的加速,小心翼翼地试图悄悄地一点点抽离手臂,王俊凯倒是很自然地就着这个姿势扣住了王源的脑袋。

 

“烧退了,喝点粥?有胃口吃别的吗?”王俊凯亲了亲王源的脑袋测试了一下温度。

 

“喝,喝粥吧。”王源就穿了件短袖的睡衣和一条内裤,王俊凯也是,这姿势逼得王源不敢动弹。

 

“好。”王俊凯坐起来,王源终于舒了口气,王俊凯麻利地穿好衣服,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说了句“别担心。”王源闻言稍稍抬起脑袋,从王俊凯的角度看过去,就像只陷在草丛堆里的软乎乎的小兔子,头发还这么乱,让人想揉一揉。

 

“吃兔兔要等兔兔病好了才行。”王俊凯撂下这么一句话就哼着小曲去给王源弄粥了,留下一脸懵逼的王源。王源重新躺平皱了皱眉,然后恍然大悟的他觉得脑子砰地一声炸满了烟花。

 

“流氓啊!”王源心里暗骂了一声。

 

王源拗不过王俊凯,最后只能乖乖张嘴享受被霸道总裁喂粥的待遇,王俊凯说他等一下要去趟ICING,拿昨天的文件回来,药放在这边记得吃。

 

王俊凯把保温壶拿到床头柜上,把昨天买来的药开了包装,“这个是冲剂,在我回来之前喝掉。”王源一听是冲剂刚想摇头,又赶紧猛地点头,一副乖的不得了的样子。

 

“晓得咯晓得咯,你快去吧。”

 

“糖放这里。”王俊凯把三颗水果糖放在杯子边,怕王源嫌药太苦,走的时候望了王源一眼,王源抬起头笑得一脸人畜无害,心里又虚虚的仿佛那双桃花眼能立马看透自己的小心思。

 

等王俊凯走后,王源看了眼药盒子上的药物成份,光看着就觉得是超苦啊,王俊凯他怎么忍心叫我吃!王源冲了半包,舌尖轻轻点了一口立马把杯子推得远远的。

 

然后他起身去厨房倒掉了那半杯褐色的药,顺便把剩下的半袋撒进洗碗池,包装袋扔进了垃圾桶。

 

王源又给自己倒了杯水,咕嘟咕嘟地喝掉,装作自己冲过药的样子。然后他就拿起身边的ipad补番了,难得的假期即使生病也要好好享受。

 

王俊凯买了点生姜香菇晚上炖粥用,回来看见王源乖乖地躺在床上精神了不少。

 

“药吃了没啊。”

 

“嗯啊。”王源心不在焉地应了声,王俊凯放下心来转身去厨房弄晚饭了,他把香菇拿出来泡了泡,头一歪就看到垃圾桶里的药袋子。

 

王俊凯正准备切生姜,他拿着生姜对着垃圾桶看了半天,王源的房间里没垃圾桶吗?不啊,有的。他干嘛把袋子扔在厨房?王俊凯跑到洗碗池里,把水槽里的滤网拿出来看了看,刚刚幸好没有开水,滤网上还沾着些没冲下去的褐色颗粒。

 

王俊凯把手里的生姜扔在一边回到房间,王源还在看ipad,王俊凯瞥见他床头的糖,一二三,三颗,一颗不少。

 

“药吃了没?”王俊凯又问。

 

“嗯啊。”王源还是回答的心不在焉,接着视线就被王俊凯整张脸挡住,一个吻毫不留情地落下来,舔了圈口腔勾了勾舌头,离开时还发出羞人的水声。

 

“你吃完药不吃糖了?”王俊凯的表情有些严肃,挑了挑眉好整以暇地望着王源,王源看了眼床头柜上三颗排得整整齐齐的水果糖,心里咯噔一下,啊啊啊啊啊啊发个烧连智商都烧没了?!

 

“药吃了没?”王俊凯的脸贴得近,王源望着他绝望地闭了闭眼。

 

“没。”被揭穿的人瘪着嘴说,王俊凯起来倒了杯水,重开了包药给王源冲好举到他面前。

 

“喏。”王源看着王俊凯,王俊凯也看着王源,王源知道这次是逃不过了,这是命运啊不可抗拒的,只好当着王俊凯的面举起杯子,颇为壮烈地一饮而尽,苦涩的味道立刻充斥鼻腔,王源伸出舌头晃了晃脑袋,那味道久久地散不开,果然最讨厌喝药了。

 

“很苦吗?”王俊凯接过王源手里的杯子。

 

“苦死了啊,不信你自己尝!”王源语气里带着点抱怨,王俊凯像是就在等着王源说这句话似的,上来捧住王源的脸,王源好像已经知道他要干嘛了,和他对视了两秒屏住呼吸。果不其然,王俊凯看着王源一副“我已经准备好了快点动手吧”的架势笑出声来,先是轻轻啄了下他的嘴唇,然后一个深吻舔过他的齿列和上颚,直到憋着不出声的王源快喘不过气才松口。

 

撩人的舌尖分担走了口腔里的苦味,王俊凯舔舔嘴角,说了句“骗人啊,挺甜的”。

 

王源用手肘拱了他一下,王俊凯掀起被子坐到王源边上,王源挪了两下给他腾出地方。

 

“帮你请了三天假,连着周末就是五天。”

 

“不要请这么多吧,我明天就能去上班咯。”

 

“多休息两天,不要刚好就又病倒了。”王俊凯搂着王源看了一下午的番,五点多的时候起来去弄晚饭,王源第一次发现原来王俊凯这么贤惠啊,真是捡到块宝。

 

晚上王源套了件厚睡衣下床吃饭,他边吃边抱怨粥里的生姜,刚挑出来又被王俊凯丢了回去。

 

“吃掉啊,对身体好。”王源撇撇嘴,极不情愿地就着一大口粥和两片鲜香菇吃掉了切得碎碎的生姜丁。

 

“王源儿,我们同居吧。”

 

“咳咳咳咳!什,什么?”一口粥没来得及咽下,王源拿起手边的杯子仓促地喝了一大口水,茫然地抬头确认了一遍,“什么?”

 

“等你病好了,我们也像现在这样住一起吧,你家还是我家,都行。”

 

“为,为什么?”王源低头喝了两口粥,没敢看王俊凯的眼睛。

 

“我看你这么笨,万一你又照顾不好自己...”王源在桌下踹了王俊凯一脚,嘀咕了句“你才笨”,王俊凯用腿夹住王源踹过来的那只脚,突然认真起来,“好吧,我就是觉得,好像有点离不开你。”

 

这话听起来肉麻,王源不自在地看了王俊凯一眼,但对方似乎没什么意识,继续说他自己的,“你就当我想依赖一下你,好不好啊?”王俊凯的腿把王源的那只腿夹得紧紧的,王源含含糊糊地嗯了声,王俊凯不依不饶,像只摇着尾巴的奶猫,一直念叨着“好不好嘛”。

 

“我考虑考虑...”王源强装淡定地喝掉粥,王俊凯一听好像有点希望,开心的不得了,像是讨到了小鱼干,赶紧殷勤地问东问西,你还想不想吃别的啊?渴不渴啊想不想喝果汁?还觉得难受吗?冷不冷啊?热不热啊?

 

“嘿烦!”王源被王俊凯烦了一个晚上,却不知道自己瞪着王俊凯的样子有多可爱。

 

“病刚好,早点睡。”王俊凯说完松了松衣领拽掉了外套,王源斜眼看了看自觉钻进被子里的王俊凯,并没有多说什么。王俊凯已经想好了,如果王源踹他下床他就耍赖,反正他今天是不想走了。

 

王俊凯看王源不仅没异议还乖乖地躺下了身子,兴奋得整个心都在沸腾,他抬手关掉了灯迫不及待地抱住身边的人。

 

“晚安。”王俊凯说

 

“晚安。”王源的手在被子里和王俊凯的十指相扣,两声晚安后静静的夜里只有两人浅浅的呼吸声。

 

这种感觉...好像还挺好的吧。

 

王源睡着前是这么想的,头还不自觉地往王俊凯的怀里蹭了蹭。

(33)

评论(225)
热度(2536)
© 源味叶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