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私房兔(31)

美食鉴赏家王俊凯×甜点师王源


(30)


【31】蓝莓面包


王源最近又回归了半兼职美食up主的生活,周末去超市买点材料,平时白天上完班晚上回来就在厨房里捣鼓他的面粉和奶油,王俊凯总想和他一起逛超市但次次遭拒,王源一边迅速地穿上鞋一边说如果被拍到了还得了?然后门一开说了声“我走咯马上回来”就把王俊凯一个人关在了家。

 

王俊凯觉得自己提前体会到了孤寡老人的心情。

 

王源录视频的时候王俊凯就乖乖地坐在一旁撑着脑袋看,一开始王源不说什么,后来他实在受不了王俊凯炙热的目光,录好一段以后关掉摄像机狠狠地瞪王俊凯,对面的人立马换上一副无辜的表情,把王源准备好的台词全都堵了回去。

 

“别老看我啊,看不腻啊。”王源把慕斯包好放进冰箱。

 

王俊凯摇了摇头,王源觉得如果王俊凯是只猫,那他现在肯定要上去狠狠揉一揉他身后软软的尾巴。

 

<甜遇记>的大风波过后,王俊凯接到的莫名其妙的娱乐采访越来越多,虽然每次都被他拒绝,但有时候帮他哥去谈个合同,走出写字楼都能被记者堵到。一开始王俊凯还以为这是对方公司为这次活动特地安排的预热报导,心想这公司还挺靠谱,谁知道记者举起话筒一上来就问“对于最近新开设的那档<饮食天下>节目你怎么看?如果邀请你做嘉宾还会接受吗?<甜遇记>还有下一季吗?”

 

“不好意思,我不是这个合同的负责人。”王俊凯还没绕过来,记者又不紧不慢的把刚刚的问题问了一遍,“我们没在说这次合同啊。”

 

“啊?”

 

“我们是来采访你的。”

 

王俊凯望了眼镜头愣了几秒,之后才反应过来。

 

“不好意思,我不接受采访。”王俊凯用手挡了下镜头快步走出大楼,记者在他身后懊恼地跺脚,可等下次王俊凯再出现的时候他们也不会闲着,依旧毫不气馁地朝王俊凯举起话筒。

 

后来王俊凯实在是烦了也会敷衍地回答两个问题,反正也不会少两块肉。

 

“世界末日来了的话,你最想干的事情是什么?”

 

“你不觉得这个问题有点过时吗?”王俊凯今天早上去王源房间帮他拿手机的时候发现了王源枕头边那只自己送给他的灰兔子,所以他现在心情好得不得了,连记者看起来都顺眼了许多。

 

“网友们提问的嘛,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记者尴尬地咳嗽了两声,“所以世界末日最想干什么呢?”

 

“嗯...”王俊凯皱起眉认真思考了起来,在对方期盼的目光中严肃地开口:“抢超市。”说完他扬了扬虎牙,自顾自地扭头走掉了,留下了身后目瞪口呆的记者。

 

 

“所以说为什么是抢超市?”王源录完视频拿着ipad看网上的采访,王俊凯啃着苹果坐在他边上和他一起看,右手把玩着王源的衣角。

 

“一个霸道总裁的愿望居然是去抢超市,出息呢?”王源一边翻底下的评论一边捧着ipad笑得前仰后合,这视频不知道被谁传到了B站,和王源昨天刚投的视频一起被顶到了首页,一时间王俊凯的视频底下又是各种真爱粉毫不留情的吐槽又是凯源盛世的疯狂刷屏,王源恨不得开个小号也去评论两句。

 

王俊凯等笑倒在沙发的王源终于直起身子的时候用咬了一半的苹果塞住了他的嘴,王源一边笑着嗯嗯啊啊想抗议一边又掩藏不在吃货的本质,苹果一送到嘴边就反射性地上去咬了一大口。

 

王俊凯接过王源手里的ipad,王源鼓着嘴捧着脸在一边嚼嘴里的苹果,生怕自己一口气没喘上来喷王俊凯一脸。

 

“等世界末日的话,我们干什么都没人管了。”王俊凯继续翻评论,估计也看到了什么好笑的评论,忍不住挑起嘴角,“到时候想和你去抢超市,就我和你,没别人。”

 

王源左边的脸还鼓着,听了王俊凯的话他也不继续嚼了,也不笑了,眨巴着眼看王俊凯,反倒是王俊凯转过头看到王源傻愣愣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弯腰在桌上抽了张纸去擦他的嘴角。

 

“吃个苹果弄得满嘴都黏糊糊的。”看王源还是望着自己没有反应,王俊凯加大了手上的力度,“傻啦?一直盯着看,我这么帅?”

 

王源把嘴里的东西嚼完,按下了王俊凯举着纸巾的手:“王俊凯...”

 

要说点什么?对不起?还是没关系的?是道歉还是安慰?似乎两种说法都有理由,明明是很普通的事情,放在他们这里竟变得这样难以实现。如果他王俊凯喜欢的不是王源呢?他或许根本不必为这种事烦恼,也用不着特地站出来表明自己的性取向。不要说逛超市了,他甚至能拉着对方的手去游乐园,或者借着挚友的名义带对方出席任何活动。

 

但他王源不行,唯独他王源不可以。是自己曾将他推到风口浪尖,是自己逼得他不得不挡在舆论面前,已经差点将他推到悬崖边,怎么能再拉着他的手一起向深渊里走呢。

 

王俊凯看着王源垂下去的眼帘慌了神,这感觉就像整片星空忽的一下全都暗了下去,他赶紧用被王源按下的那只手掐住他的脸,“我没在怪你,你想什么呢?”王俊凯扯了扯他嫩嘟嘟的脸颊,“不要瞎想。”

 

“对不...”王源此时此刻实在是无法直视王俊凯的眼睛,懊恼自责酸涩打翻在心里夹杂在一起流出口竟还是一句对不起,只是这三个字还没说完就被王俊凯用苹果堵回去了。

 

“不要说对不起。”王俊凯看王源迫不得已地咬完最后一口苹果后嘴巴被塞满无法说话的样子,把苹果核丢进了垃圾桶,王源支支吾吾似乎还想说些什么,王俊凯一把抱住他,揉着他的脑袋说:“别说了,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要说对不起的是我。”

 

“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王源的手也环住了王俊凯的背。

 

“对不起,让你这么喜欢我。”王俊凯的话里带着点玩笑,但有些时候他爱胡思乱想,他会觉得自己真的对不起王源,他是个多么优秀的人,如果没遇见自己,他肯定能找到一个同样优秀的女孩,他不用遭受别人的白眼,他的爱情会得到理所当然的最美好的祝愿。

 

“不要脸。”王源把头往王俊凯的颈窝钻了钻。

 

“嗯。”王俊凯也不反驳,他听见王源在自己耳边吸了吸鼻子,谁都没有松开抱住对方的手,仿佛抱在一起连呼吸都会变得更顺畅一点,在外面越是掩藏在家里就越觉得控制不住贴近的欲望。

 

“等你想好了告诉我,我们就公开,好不好?”王俊凯先开了口,声音低低沉沉的,轻轻柔柔地搔着耳膜。

 

“你不介意?”王源小心翼翼地试探。

 

“我介意什么啊,我是怕你顶不住压力,你慢慢适应,等哪一天可以了,你告诉我,我们一起面对,好不好?”

 

“我现在就...”我现在就不介意了啊。

 

王俊凯把王源从怀里抽离,右手食指轻轻按上他的嘴唇:“不要为了我这么着急,我在这又不会跑,再等等吧,你要仔细想一想。”王源觉得王俊凯的指尖都在颤抖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你再仔细想想,再仔细想想?为什么要想?王俊凯恨不得现在就告诉全世界王源是他的,好叫王源没有思考的时间,好让他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为什么要让他再仔细想想呢?万一,万一他后悔了怎么办,他如果硬要走的话,我难道还能不让吗?舍不得是一定的,但若是王源想通了执意要离开,王俊凯咬着牙也会放手,这份喜欢已经装满了心脏,是笑着给自己一刀也想成全对方的心愿,是即使自己再痛苦也想让对方幸福。

 

王源握住王俊凯的手指,那张倔强的脸就如同一幅画映进王俊凯的眼里。

 

“我也不会跑的。”颤抖停止了,留下的是一颗安稳跳动的心脏。

 

“我不会跑的。”王源的眸子清澈得如同一整片波光粼粼的湖,有魔力似的安抚着王俊凯不安的心。

 

“好。”王俊凯不知道为什么,望着那双眼睛,自己就鬼使神差地应了他的话。本来王俊凯想故作轻松自在地说“你可以跑啊,觉得我不好了就赶紧跑吧”,再不跑就没机会了。

 

但他最后还是自私地应了声“好”。

 

跑吧,为什么不跑,除了我你还有更多更好的选择,你还有其他更光明的路可以走,何必牵着我的手踏进荆棘茂密的山路?

 

“谁叫我这么喜欢你。”王源昂了昂头颇有些小得意,这话一下子清理干净了王俊凯乱糟糟的思绪。

 

心有灵犀一样,怎么能这么了解我呢。

 

王俊凯勾了勾嘴角,抵住王源的额头轻轻念了一声:“我也是。”

 

王源把王俊凯的采访视频下载到了手机里,说没事的时候要拿出来乐一乐,王俊凯把他手机抢过来输密码,输自己的生日,没对,输王源的生日也没对。

 

王俊凯皱了皱眉问王源怎么改密码了,他记得之前开王源手机的时候密码还是他的生日来着。王源在B站乱逛准备找部新番看看,他本专注于手里的ipad,可王俊凯这么一问王源立刻双击屏幕暂停,愤恨地说:“别提了,就上次孙钦雅要我传个图片给她,我正好在忙就让她自己弄,结果我还没告诉她密码她自己就给解开了,要不是我堵着她的嘴估计整个厨房都知道我手机密码是你生日了。”

 

王俊凯问那你后来怎么说的?

 

“我就说自己生日容易被猜到,所以随便找了个人的呗…别提了别提了,有时候女人真的太敏感了。”王源点了两下ipad继续看视频,然后他又抬起头补了句“男人也是”,此刻他脑子里全是姜郝和孙钦雅凑在一起时兴奋的脸。

 

王俊凯在一边笑得无可奈何,但心里怎么觉得十分酸爽呢?可随后跳出来的微信框立马把王俊凯的笑定格在脸上。

 

孙钦雅:源源你明天早点来哈!!!我......

 

王俊凯以为自己看错了,他瞥了眼王源,点开微信认真确认了一遍。

 

孙钦雅:源源你明天早点来哈!!!我要拿一下姜郝柜子里的东西!!!你俩的柜门钥匙都在你那呢吧?

 

“王源儿。”王俊凯叫了一声。

 

“嗯?”王源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

 

“你来给我解释一下。”

 

“嗯?”王源拖了长长的尾音,看视频看得入神。

 

王俊凯用大腿碰了碰王源的,王源才转过头来。

 

“这什么?”王俊凯冷着一张脸。

 

“什么?”王源看了眼自己的手机,哦了一声又继续看视频,“帮我回复一下,就说我知道了。”

 

王俊凯过去暂停了视频,把手机举到王源面前:“没了?”

 

“还要说什么吗?”王源歪着头满脸不解。

 

“她....”王俊凯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表达,咬牙切齿地“她她她”了半天。

 

“噢,她就是那个成天希望我俩在一起的妹子。”

 

“不是,我是说她....为什么叫你源源?”王俊凯终于憋出这句话了,但怎么感觉说出来十分的...羞耻呢?我以前是这种小心眼的人吗?

 

王源愣了两下,反应过来后又差点笑过去,他把手机抢过来给孙钦雅发了句“知道了”,王俊凯也觉得自己有点幼稚,但又有些懊恼地去捏王源的脸,大概是为了掩饰害羞。

 

“这是很重要的事好不好。”王源被捏着脸,露出上排两颗小兔牙,

 

“好,好。”王俊凯看王源敷衍的态度更不服气了,耍赖似的朝他扑过去了,王源被压在沙发上,腰间是王俊凯不安分的手挠得他直想笑,王俊凯去咬王源的肩膀口里还念着“别人干嘛叫的那么亲切”,看来真的对此事耿耿于怀。

 

“你是老虎吗。”王源花了点功夫才按住王俊凯不安分的手,侧过脸看看自己肩头一圈浅浅的牙印还蛮有趣的。王源抬脚踹了王俊凯一下,对方才重新在沙发上坐好,王源斜靠着把腿搁在王俊凯的大腿上,给他介绍为什么大家要叫他源源。

 

“大家现在都这么叫咯。”王源眨巴着眼睛颇为无辜。

 

王俊凯最后只能愤愤地说一句:“以后在外面,不要浪。”然后换来王源更无辜的表情。

 

王源快速把手机扔到身后,心里感谢了孙钦雅一千遍一万遍,幸好她这条及时的微信闹了这么一出剧,不然王俊凯也许会翻到那些不能看的东西。

 

虽然已经和王俊凯在一起了,但说实话二十多年一直没假设过自己是个同性恋的王源对这方面了解甚微,除了大学有个叫赫佳的同学时不时地给自己科普一些小知识外,自己竟什么也不知道。

 

在一起了?然后呢?于是王源去网上查了查,觉得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但这事吧又不好跟王俊凯直接交流,于是最近王源和赫佳聊微信的频率越来越高,王源把自己的事大概地说了说。赫佳说以前你问过我一次这方面的问题的时候我就预感到了,王源翻着记录看了看,又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景,赶紧澄清说没有没有,那个时候真的还没意识到。

 

但这话正好提醒了王源,难道打从一开始“这个太甜了”就知道自己是王源?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呢?可这个问题他也找不到机会问王俊凯,只能暗自在这里苦恼。

 

认清自己的性取向以后王源挺渴望一种归属感的,平时没人倾诉,网上找到同类就觉得特别能体会对方的心情。某个晚上刷豆瓣看到有个人在求助怎么追同性,王源点进去,思考了一会儿便信心满满地跟帖了。

 

在追同性这方面王源觉得自己是成功的,因为当初好像是自己告诉王俊凯要怎么追男生的吧....这么一想的话...是我王源自己把自己追到手了?!刚想通这个问题的王源有些懵逼,这让他更好奇王俊凯到底是什么时候盯上自己的了。

 

百度的搜索记录王源每次都要好好清除,和赫佳的聊天记录也会删掉,即使是这样每次王俊凯拿起他的手机王源还是会做贼心虚般得紧张兮兮。

 

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就是感觉被发现的话...有点羞耻罢了。

 

 

最近是流感高发季,周边的人接二连三地扛不住病毒的侵袭,王源这次也没有幸免。

 

姜郝的病刚要痊愈,王源的头就有些晕乎乎的,早上出门的时候王源在王俊凯的车里直犯困,王俊凯问了句怎么了,王源说没什么,昨晚熬夜了。

 

王源心里只祈祷自己千万别发烧,他已经很久没发过烧了,但这次不管是姜郝还是其他人,每个人的症状都是先精神不振,再猛地发一次烧,按照姜郝的话来说,这种病毒性的病只有发一次烧才好的了。

 

王源进了厨房就告诉他们自己好像也快不行了,孙钦雅那里还有药没吃完,赶紧拿出来给王源,问他要不要请两天假。王源摆摆手说没关系撑一撑就过去了,还把孙钦雅拿着药的手往一边推了推,他从小到大最讨厌的就是吃药了。

 

王源撑到中午实在是困得不行,跟姜郝说自己去休息室睡一会儿,午饭就不吃了。孙钦雅过来摸了一下王源的头,拉住了转身走向休息室的王源,“下午别撑了,你发烧了。”

 

“嗯?”王源只觉得脸上有点热,但背后有点冷,七七走过来摸了下王源的头,让王源赶紧回去休息,王源扛不住众人的催促,终于决定回家调整一下。

 

“那我明天再来...”

 

“不用这么着急,等病好了再来,姜郝请了三天假呢。”

 

“桌子上的奶冻...”

 

“我知道我知道,放冰箱是吧。”孙钦雅赶紧把奶冻放进冰箱。

 

“那边我刚把面粉拿出来了...”

 

姜郝闻言赶紧去收拾好了。

 

“还有...”

 

“诶你放心吧。”七七不愧是当了父亲的人,看王源脸上红红的赶紧安慰他别担心。

 

“你要不要带点吃的回去!不能空着肚子。”

 

“没关系,家里有吃的。”王源现在只想睡觉,他换好衣服以后出门拦了辆出租车,回到家在厨房里转了一圈,他现在看到冰箱就觉得全身发冷,可除了冰箱里的甜点似乎没有什么可以吃的东西,王源索性泡了桶方便面,吃了一半实在是没胃口,喝了两口汤就把面丢在了桌上,躺回房间睡觉了。

 

等王源一觉醒来已经六点多,撑开眼睛看时间的时候手机上还显示王俊凯发来的微信消息。

 

王俊凯:你喜欢的那家面包店出了新品诶,蓝莓面包喜欢吗?下班给你带?

 

噢对,王俊凯还不知道自己发烧的事。

 

王源撑着沉重的身子爬起来,给王俊凯回了个“好!”

 

王俊凯:今天怎么回得这么慢啊

王源:本宝宝在努力工作呢!

 

这话一发出去王源就没有挣扎的机会了,他之前还在想是坦白交代呢还是别让他担心了呢?反正这种小病明天睡一天就好了吧?

 

王源出门前洗了把脸,甩了甩头努力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些,急急忙忙打了车到ICING楼下刚好快七点,王俊凯的车还没到,王源心里舒了口气。

 

王源去大厅走了一圈,装作自己刚下班的样子,走出来的时候王俊凯的车刚好到门口,王俊凯从车里出来,跟王源说千玺在大厅前台那放了份文件,让王源先上车,王源刚说了声好就看见孙钦雅从大门走出来。王源心里大叫了一声不好,打开车门就往里面钻,可还是孙钦雅快人一步,立马发现了王俊凯身后的王源,皱着眉满脸疑惑地指着王俊凯身后,“诶王源?你怎么在这?”

 

本该与孙钦雅擦肩而过的王俊凯闻言停下了脚步,疑惑地转身看看钻车钻到一半僵硬着身子的王源,再看看另一边和自己一样疑惑的孙钦雅。

 

“他怎么不能在这?”王俊凯搞不懂了。

 

“他不是发烧回家了吗?”王源背对着王俊凯闭了闭眼。

 

“怎么回事?”王俊凯眸子一暗,从这话里也猜到了大概,孙钦雅还没琢磨透气氛,没头没脑地把最近闹流感的事说了一遍,末了还让王俊凯好好照顾。

 

“会的。”王俊凯斜了眼王源,文件也不拿了,上前拍了拍王源的屁股让他上车,给王源关上车门自己也钻进了车里。

 

“午饭吃了吗。”

 

“吃了。”

 

王源低着头抠衣角,至此之后王俊凯没再跟他说过一句话。

 

这算骗了他吗?善意的谎言啊怎么能怪我呢,至于这么生气吗...

 

王俊凯站在王源家门口让他开门,王俊凯进了屋,让王源赶紧去床上躺着,他把手里装着面包的袋子放到沙发上准备去给王源熬点粥喝,还没进厨房就在餐桌旁愣住了,王源脑子不太清楚连拖鞋都忘了穿,跟在王俊凯后面不知道要干嘛,感受到王俊凯的停顿,这才把目光投向了餐桌上那桶吃剩的泡面。

 

“好样的王源。”王源觉得王俊凯这次真的生气了。

 

“你他妈真不怕死。”

(32)

评论(159)
热度(2472)
© 源味叶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