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私房兔(23)

美食鉴赏家王俊凯×甜点师王源


(22)


【23】苹果派


有些事在注入勇气决定尝试后反而没有预想中的可怕,莫名的释然会在心里升腾,王源现在就处于这样一个状态,一切还没开始却好像已经结束了。

 

王俊凯惊奇的发现一直在微博里说抱歉,最近太忙了的甜源兔竟然在B站新投了稿,他赶紧点开视频看,弹幕已经很厚了,评论区也一堆人在刷【欢迎回来】【好久不见】

 

王源又买了新的餐具,他的教程依旧解说详细,画面依旧赏心悦目,但王俊凯看着看着就是觉得有些惆怅。

 

明明up主就在隔壁我却只能在家舔屏?!这是何等的悲哀。

 

王俊凯给王源的微博留言【等你不忙了再投稿也可以!我们等!】

 

@甜源兔:就快了!

 

王俊凯看着这三个意味不明的字和结尾诡异的标点符号愣了神,心里还在计算总决赛的日子,一场...两场...三场...大概还有...一个月左右就到了吧,那确实是快了。

 

 

二轮决赛的日子很快就到了,化妆间里阿轲在给王源的脸上按粉底,王源的刘海被夹子夹在头顶,他皱着眉一脸不满地闭目养神,阿轲用粉扑朝他脸上重重按了一下,“笑一个,你今天怎么了!感觉挺紧张的。”

 

王源睁开眼嗯了一会儿又闭上眼。

 

“有一点吧。”

 

于是阿轲就在一旁不停念叨着没关系别紧张,都比了这么多场赛了还紧张什么。

 

当阿轲看到王源刚刚捏着裤脚的手渐渐松开后便不再念叨,但她总觉得心里不安,又说不上来原因,最后只好动作浮夸的给王源比了个加油。

 

今天王源被分配到了最靠近评委席的位置,一抬眼便能看到王俊凯,这让王俊凯感到安心,这样的距离方便他逃过摄影机给王源暗送秋波。

 

但今天的王源一反常态,竟都没有朝王俊凯这里看一眼。

 

以往的王源或是有点紧张的时候或是面对主持人调侃的时候都会很自然地朝王俊凯这里瞥一眼,迅速找到那个回应他的炙热目光,像两块强力磁铁,即使隔了那么远也有消不掉的引力。

 

王俊凯起初以为王源是过度紧张,结合他前几天的反应这个解释似乎行得通,但当王俊凯捕捉到王源那扫射全场唯独绕开自己的眼神后,他几乎能在心里肯定,王源在躲他。

 

得益于自己巧妙的处理,网上关于王源的评论较先前而言好了许多,但流言蜚语总归还是有的。王俊凯一直担心王源会因此疏远自己,但王源的一言一行都像是在告诉他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可该来的事总归会来的,王俊凯的笑随着王源躲闪的眼神僵在脸上,他在一瞬间找遍了所有王源需要回避自己的理由,只找到了那个自己几乎快要忘记的原因。

 

语言是无形的刀片,伤口割开的瞬间也许无知觉,但随即而来的痛感并不是蜻蜓点水那样简单。王俊凯泛滥的情绪堵在心头,他握了握拳头又觉得自己挺没资格的,给他造成影响的人不正是自己?自作自受用在这里再合适不过。

 

王源捏着碗沿,指尖都发白,他闭了闭眼试图不去在意那个笔直地投向自己的目光,但越是不想在意眼睛越是想方设法地偷偷朝那个方向瞥两眼。王俊凯的视线像道光,似乎能将王源里里外外照个遍,似乎隔着这段算不上近的距离也能看穿王源那点小心思。

 

“这个梨很新鲜嘛。”主持人走到王源面前。

 

“这是苹果。”王源噗嗤一声笑开了,露出一排白白的牙齿,笑眼弯弯很自然地朝王俊凯的方向一歪头。王俊凯的目光似乎一直在等待着这一刻,两个人的视线像终于汇聚到一起的水流,迫不及待地融合缠绕。

 

“...”王源咬了下嘴唇低下头,迅速收敛嘴角,像被烫伤一样扭过头去,皱着眉满脸懊恼。

 

主持人还在一边解释“口误口误”,王源已经没了调侃他的兴趣,反倒是王俊凯的笑迟迟没有从脸上褪去。

 

今天王源的动作格外慢,不像先前那般利索,主持人调侃他说今天肯定要给观众们惊喜吧,让我们拭目以待。

 

王源笑了笑把东西放进烤箱,没有解释。

 

应该算得上是惊喜吧,还是个大惊喜。

 

从决赛开始便多了一项规定,要求选手亲自把成品端到评委面前,王源端着手边的盘子张了张嘴,他忘了这个流程的改动,之前还没在心里做过准备,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他推着小推车,来到评委面前把盘子在他们面前放好。

 

“苹果派。”王源在王俊凯面前顿了顿,盘子的一边嗑在桌上发出一声轻响,“希望你们喜欢。”王源今天第一次正视王俊凯的眼睛,不带半点躲闪,清澈的眼睛里洋溢着王俊凯之前从未见过的神采,直到王源把小推车放到一边走回舞台他才缓过神来。

 

今天的王源叫他猜不透,他本以为只要能与他对视便能很快读懂他的心思,因为王源就是这样一个好懂的人,他的眼睛永远都是那般清澈,把五颜六色的喜怒哀乐全部藏在眼里。今天王源的眼睛里也像盛着一汪水,清清的水波却望不见湖底。

 

王源在看到刘佳佳首当其冲咬下第一口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成功了,对方皱起的脸和挡住嘴巴的手让王源觉得她可能会一不小心吐出来。陈宏轩比他淡定不少,只砸了砸嘴,其他评委也或是皱眉或是诧异地相互对望,王源唯独没有去看王俊凯,他站在台上,笑还挂在脸上,他不敢看,怕只需一眼就会抽走他全部的勇气。

 

主持人按照节目流程请评委点评,刘佳佳咳嗽了两声问,“王源难道很喜好甜吗?”她像是在给王源一个台阶下,又有些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的舌头今天出了问题,在她眼里谁的失误都能被原谅,唯独王源的失误叫她难以理解。

 

“不啊。”王源的微笑很标准,就算少了那么一点感情多了几分官方的味道在里面,他的笑依旧那么好看。

 

“外面这层烤的还是很香的,但我感觉里面是不是...太甜了点?”陈宏轩把头转向周鸣伟试图得到他的肯定,因为到现在为止没有人敢确定到底是面前的苹果派出了问题还是自己的舌头出了问题,若是得不到旁人的肯定他们宁可选择相信后者,毕竟他们不敢否认王源的实力。

 

“嗯...外面这层确实还是蛮香的。”周鸣伟更是畏畏缩缩,几个评委互相对视了一番,都不敢放出绝对否定的言论,即使每个人的眼神交流足以证明这次真的是王源失手了,真的是面前的苹果派出了问题。

 

主持人也看出了不对劲,赶紧加快流程请评委打分。

 

6分   5分  7分  6分

 

四个分数弹出来大方地展现在屏幕上,观众席一片唏嘘,这分数放在别人身上再正常不过,但放在王源身上怎么看都不能称作正常,王源的分数应该在8、9、10里选,5这个数字怎么轮也轮不到他。

 

已经有四个评委亮出分数了,王俊凯的名字后迟迟没有出现的数字逼得全场屏住呼吸一片死寂,也迫使王源不得不咽了咽口水把头转向王俊凯。

 

甜腻如酒精般刺激着王俊凯的大脑,被咬了一口的苹果派躺在盘子里,咬过的地方还冒着苹果酱,呛的人一阵反胃,可王俊凯还是拿起来又重重咬了一口,那股快沁进胃里的古怪甜味又充斥口腔,迫使王俊凯的头脑变得清醒。

 

他克制着自己迫使自己没用立刻站起来当场质问王源,他能想象到自己的语气会有多凶,他能想象到自己的表情该有多难看。

 

“那如果我做的不好吃,你千万不能给我满分哈。”

 

王源故作轻松的话语重新闪进王俊凯的大脑,那天王源执着的问题和看似因为专心吃河粉埋下的头,还有他被刘海遮住的眼睛。

 

所以他刚刚为什么不看我?所以他早就计划好了?

 

王俊凯压抑着情绪试图使自己看上去很冷静,一瞬间的疑惑与愤怒后他竟然还能理智地分析现状,现在王源一共得了24分,只要自己能给10分王源就还有晋级的可能。

 

 

“那如果我做的不好吃,你千万不能给我满分哈。”王俊凯咬了咬牙,几乎要把台上微笑着的王源看穿。

 

为什么不敢看我?你现在一定很害怕吧。

 

王俊凯想象着如果王源能看一看自己,他的微笑一定不会再挂在脸上,他一定会慌乱地低下头躲开自己灼人的目光。

 

王俊凯的手迟迟没有按下分数,王源的头就那样如他所愿缓缓地转了过来。

 

那双清澈的眼眸里荡漾着涟漪,深色的瞳仁闪动着亮光。

 

那双眼睛没有如想象般慌乱地躲开,而是坚定地看着自己,拨撩着王俊凯颤抖的心,那双眼睛像是已经看透了未来,像是已经视自己为他计划中的一部分,那双眼睛灌满信任与肯定,迫切地希望王俊凯信守那个约定。

 

好,王源儿,我们等会儿慢慢算账。

 

王俊凯心里的那把火蹭地一下烧遍了整颗心,他用力地拍下手边的按钮。

 

“额...王俊凯老师是不是手滑了...”主持人的额头上冒出冷汗,千玺从刚刚开始就感觉到了气氛的微妙,现在他更是担心直播会出事故,不对,应该说已经开始出事故了。

 

“没有。”王俊凯对着话筒吐出两个字便不愿再开口,他连一个眼神也没施舍给主持人,王源看着屏幕上那个“0”分,偷偷上扬的嘴角刺激着王俊凯的五脏六腑。

 

你就这么想逃吗?离开这个舞台可以让你这么开心吗?你是不是早就厌倦了被恶语打扰?

 

苦涩泛滥在怒火的光焰下,主持人竟一时不知该怎么接话,眼看着快要攀上尴尬的冰点,王源举起了手中的话筒。

 

“其实这个苹果派,评委们也都吃过了,肯定尝出来馅心的部分十分甜。”主持人有些受惊,他的台本里并没有这个环节。

 

“在此我还是想感谢有四个评委给了我可观的分数,但我自己知道这份苹果派连评分的资格都没有,馅心太甜了一般人吃了肯定早就吐出来了。”

 

“还有王俊凯。”王源换下了官方的笑容,满眼都是胜利的得逞,他第一次在节目上这么认真的叫王俊凯的名字。

 

“因为之前一直有评论说王俊凯给我打的分数高的离谱,所以我也很好奇,他对待甜点的态度到底是怎样的。”

 

“还好,没有让我失望。”王源在观众目瞪口呆的表情下笑得像个孩子。

 

“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出现在节目里,但我觉得这次大胆的尝试很值得。在此我也很抱歉给制作组添麻烦了,我真的很感谢这个节目能给我展现自己的机会,除了之前那些满分,这个零分也是对我最好的肯定。”王源朝评委席深深鞠了一躬,主持人也从刚刚的震惊中缓过神来。

 

“王源一直是我很看好的选手,相信看好他的人不止我一个。”

 

“节目组之前一直受到了莫名的非议,我们对此也一直没有作出回应,我觉得事实是不用做任何解释的,是可以通过时间来证明的,但我没有想到王源今天会用这样的方式来证明,想必是做了很艰难的决定吧。”主持人看着王源,王源笑了一声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台下不知是谁带头鼓起了掌,接着掌声越来越大,响彻整个演播厅。

 

“感谢王源给大家带来了这么多美味的甜品,离开的这么突然我还真的有点不舍得...”主持人不得不提高了音量,说到离开王源的鼻子竟然也变得酸酸的。

 

要离开了啊。

 

王源看了一眼评委席的王俊凯,又向观众深深鞠了一躬。

 

“谢谢你们。”主持人和王源拥抱后,目送他走下舞台。

 

台下的导演也有些控制不住情绪,从一开始的震惊愤怒,到后来的伤感,原本的播出事故这样看来竟意外的有看头。

 

导演在台下挥了挥手,主持人也不得不从刚刚离别的感伤中回过神来,开始说结束词。

 

主持人刚说完“那我们下次再见”,王俊凯就从座位上站起来,迈着长腿朝后台走去。

 

千玺奔过来一把拉住王俊凯的胳膊,“你放心,我们酒店可以签了他的。”王俊凯点了点头,扒开千玺的手,“你也放心,我不会把事情闹大。”说完调头就走。

 

这怎么看也不像没事的样子吧...

 

王源刚从台上下来腿就软了,他支撑着身子回到化妆间,一上来就被阿轲掐住了脖子,“王源你要死啊啊啊啊!”

 

“你松开!再掐我真要死了!”王源拍开阿轲的手挪到沙发边一屁股坐了下去,坐下去以后就感觉再也站不起来。

 

“紧张死我了...”

 

“你还知道紧张!你知道你干了什么吗!”阿轲把自己的头发抓得乱七八糟,“幸好你最后能圆场,这么说来你还蛮有主持潜力的嘛!”

 

“别讽刺我了,让我歇歇。”王源用手臂捂着脸,头靠上身后的抱枕。

 

离开这个舞台啊,就意味着离王俊凯又远了一步。

 

王源从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但刚刚的伤感又是因为什么?因为自己要离开这个舞台?不是的,自己早就做好了离开的准备,那又是因为什么呢?

 

王源忍耐着不去想王俊凯,奈何他除了王俊凯就再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如果要离开的话,他能与王俊凯呆在一起的那点少得可怜的借口也要被剥夺了。

 

等王源缓过神主持人已经说完了结束词,门外有几个工作人员路过收拾着东西准备回家,王源愣了一下,赶紧蹭地一下站起来。

 

“包包包,我的包呢!”

 

“你急什么?”阿轲疑惑地跟在王源身后,看他像只小野兔一样乱蹦乱跳,“在那边椅子上。”

 

“快快快!要来不及了!”王源顺着阿轲手指的方向,抓起包就往外跑。

 

阿轲眼睁睁看着王源打开门,结结实实地撞上了王俊凯的胸膛。

 

王源向后退了几步差点摔倒,被王俊凯扶了一把。王源保持着维持身体平衡的姿势,被王俊凯拉着一边的胳膊,既不敢直起身子也不敢抬头。

 

王俊凯抬眼看了一眼阿轲,阿轲作为一个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本想留下来看八卦,但王俊凯的那个眼刀一杀过来她就知道情况不妙,赶紧拿好自己的东西溜之大吉,还很贴心地关上了门。

 

“你不打算跟我解释一下?”王俊凯上前一步,王源维持着僵硬的缓冲姿势退后一步。

 

“都是你计划好的是不是。”看王源没有了刚刚在台上的气势,王俊凯更是怒火中烧,他紧踩着王源后退的脚尖一步步逼近,王源实在没办法只好跟着后退。

 

“你说话!”王俊凯抓着王源那只胳膊一转身把他按到墙上,王源被吓得腿一软,幸好王俊凯的另一只手扶住了他的肩膀。

 

“我...”王源怯怯地抬头,对上王俊凯愤怒的眼睛,刚刚在台上还从容不迫,现在竟然怂得连半句话都说不上来。

 

王源的手腕被握得火辣辣的疼,他知道王俊凯是真生气了,他想赶紧解释清楚又不知道该从哪解释,王源现在一大半的理智都集中在自己不听使唤的腿上,他怕等会儿王俊凯再吼一声自己能直接跪下去。

 

“王源儿。”王俊凯闭了闭眼稳住呼吸,放下了压住王源的那只手,“王源儿,这件事我可以解决的,用不着你牺牲自己,我可以解决的,你听得懂吗,我有能力保护好你。”

 

王俊凯的音量还有些高,字字句句尽是无奈,他的眉还狠狠的皱着,但这话说的王源有些懵。

 

“啊?”

 

“我说我可以保护好你的。”王俊凯试图把音量调整回平常的状态,“那些关于你的评论,关于你的乱七八糟的言论,我都可以让它们消失,你干嘛要这么急?只要再给我一点时间就好,你干嘛要这么急。”

 

王俊凯的右手捏了一下王源的肩膀就垂了下去,他看着王源被自己吓到的表情,自责地后退了半步,王源咽了口口水直了直身子。

 

“王俊凯...”王源发现只要王俊凯远离那么一点点自己的腿就听使唤了,话也能顺利地说出来了。

 

“怪我,没保护好你,但是王源,为什么不给我一点时间呢。”王俊凯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是他没保护好王源,才让他做出了这样疯狂的事情。他叹了口气,摸上王源软软的头发,像在安抚受惊的小兔子。

 

“不是的。”王源把王俊凯的手从头上拿下来。

 

“不是的,王俊凯。”王俊凯的手腕被王源紧紧地握着,王源刚刚被自己按下去的脑袋又重新抬起来,眼眶竟有些泛红。

 

“我不是怕那些评论,我是怕他们说你。”

 

“王俊凯,我是怕他们说你,说你包庇我,说你偏袒我,但我知道你没有,但只有我知道又有什么用呢,我说了他们也不信啊,你看你这样,他们就知道你有多好了,对不对?”王源的眼睛亮晶晶的,湿润下泛着些得意洋洋的水光,像是在等待夸奖,像是急于得到肯定。

 

“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这个比赛对我来说真的不算什么,王俊凯,我就是好害怕,害怕他们说你,我不想看到他们骂你。”王源看王俊凯愣着没反应,又急急地解释,语无伦次的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想说什么能说什么。

 

“以后你就可以不用担心了,你就....”

 

王源呼吸一滞,头突然被按进了对方的胸口。

 

“别动。”王俊凯的手裹住王源的头发轻轻磨蹭,另一只手紧紧搂住他的肩膀。

 

“别动,让我抱一会儿。”王源蹭了两下找到舒适的位置,躁动不安的小脑袋立马安分了,手也轻轻地环住了王俊凯的腰作为回应。

 

“害怕吗。”

 

“不害怕。”王源闷闷的声音响在耳边,像是在为王俊凯的误会而赌气。

 

“你说你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王俊凯的语气里带上了笑意,“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真是气死我了。”

 

王源又在他肩头蹭了两下,像只小动物。

 

“傻子。”

 

王俊凯放开按住王源的手,“王源儿。”

 

“干,干嘛。”王源撇过脸不去看王俊凯。

 

王俊凯看着王源红通通的耳朵,笑意攀上了嘴角。

 

“你知道你惹了多大的事吗?我要留下来处理,你先回家去,晚饭等我一起吃,听见没?”

 

“唔...”王源还是没扭过头,王俊凯最后揉了一下他的头发,说了句“记得等我”就走出了化妆间。

 

“砰—”

 

门被关上的那一刻,王源像只脱水已久的鱼,大口大口贪婪地呼吸着空气,他扒着墙挪到沙发边,软着腿把自己摔在沙发上。

 

怎么被王俊凯抱过还有后遗症呢,人都走了我的腿怎么还不听使唤呢。

 

王源抱着头把自己埋在大腿上,外头的人走得差不多了,化妆间格外安静,这让王源忽视不了自己颤抖的心跳声。

 

啊...吵死了...能不能安静点...

 

王源伸手去捂住心口,那一遍遍有节奏的敲击心口的声音从指尖传来

 

“咚咚——咚咚———”

 

怎么办,好像有点不妙啊...

 

 -------

苹果派教程(^3^)/

(24)

评论(259)
热度(2716)
© 源味叶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