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私房兔(22)

美食鉴赏家王俊凯×甜点师王源


(21)


【22】草莓班戟


王俊凯出柜的消息很快登上了新闻头条,也许是出柜方式过于坦荡,众人的反响并没有想象中激烈。人总是这样,只乐于探求被隐藏的真相,坦然呈现的事物总是索然无味的。

 

王俊凯先是接到了他爸的电话,又是收到了他哥的邮件,两个人什么话也没说,只叫他不要在意外界的看法,尤其是他哥,还夸他勇气可嘉。王俊凯很早就向家里坦白过自己的性取向,但谁都没有向他明确表态,而且只要王俊凯重新提起这件事就会被尴尬地打断。

 

王俊凯觉得他爸妈如果能骂他两句反倒叫人安心,被打断多次后王俊凯也识趣地没再提起这个话题,但他知道自己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够明显了。

 

这次出柜前王俊凯没有想太多,说是一时冲动也好,被问到这个尖锐的问题时自己竟然没有一丝犹豫。

 

他爸和他哥的电话短信也是他们第一次正视王俊凯的感情问题,他爸在电话那头说“不要被言论左右。”王俊凯轻轻应了声“好”,鼻子突然酸酸的,他忽然感到了释然,他知道这话的意思,他们已经作出了妥协,以这种最温柔的方式。

 

比起关心王俊凯,千玺更担心的是王俊凯的女友饭。

 

“你看他们多可怜。”千玺虽然嘴上这样说,但也早就发现女友粉的反应并不如想象中的激烈,这让他感叹王俊凯到底是怎么做到让所有人这么快接受这个现实的。

 

“也许我看着就是个弯的吧。”王俊凯曲起四根手指举到千玺面前。

 

“不,应该是你看着太直了。”千玺仔细分析过,大概是王俊凯喜好未明确前就是一副性冷淡的样子,女友粉们也心知肚明自己和王俊凯八百辈子都不可能有希望,王俊凯出柜以后也还是八百辈子都不可能有希望。

 

王源现在倒是挺懊恼的,各类报刊头条和娱乐新闻上全部都是王俊凯,本该是“王源和王俊凯”的地方也全都变成了王俊凯,自己仿佛是舆论风雨中的过客,王俊凯给了他一把伞让他沿着小路躲去屋檐下,他自己却一个人站在暴风中心淋雨。

 

王源不明白王俊凯为什么要急于解释和自己的关系,像是要刻意撇清什么似的。撇清什么?和自己的关系?为什么?

 

本该庆幸脱身的王源竟变得惆怅起来,在屋檐下观望王俊凯被雨水打湿的背影,使他有一种莫名的负罪感,让他恨不得重新奔回雨中。

 

之前新闻上说的都是“王源和王俊凯私下勾结”,现在却抹掉了王源的名字,只给王俊凯盖一个非公平非公正的印章。王源看在眼里气在心里,又猛然惊觉以前看到自己的名字和王俊凯的并排时竟是那样高兴,即使名字后的文字再尖酸歹毒,光是前面的两个主语放在一起看起来就十分甜蜜。

 

王俊凯在那次采访以后主动向王源提出最近就分开行动不要再让记者趁机做文章了,王源乖乖地点点头轻轻应了声“好”,恍然大悟原来王俊凯也会在意,会在意外界的言论,会在意自己的公众形象。

 

自此后的每次比赛王源都要一个人回家了,他坐在公车靠窗的位置望着窗外被甩在身后的排排灌木,吸吸鼻子还有些惆怅,心想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决定回国后王源本已做好了独自生活的准备,王俊凯却不知不觉地强行闯了进来,挤进他的生活,回过头来想一想回国后的事情,记忆中的每一页竟都有王俊凯的身影,他尖尖的虎牙他细碎的刘海他温柔的眼睛,他的唠叨埋怨和真诚的夸奖,有关王俊凯的一切都那么清晰,回忆像被阳光曝晒的大海,海水漫过沙滩,退潮后还有残存的温暖。

 

还没有习惯一个人生活,却先习惯了王俊凯的陪伴,还没来得及习惯没有王俊凯的生活,对方又急匆匆地将自己抽离。

 

王源整天被自己弄得心烦意乱,一天一共二十四个小时,就算故意使自己忙碌起来不去想任何事,但只要从录制现场坐上回家的公车,即使塞上耳机调大音量放一首不符心境的摇滚乐,也控制不了王源情不自禁地开始想已经想过了很多次的关于王俊凯的一切。

 

所以某一次,当耳机里放完了摇滚开始唱民谣的时候,王源才惊觉自己坐过站了。

 

王源摘下耳机站起来,公车正好又到了一站,他赶紧跳下车,下了车才发现四周空旷的很,站台上只有自己一个人。王源跑到对面看公车表,消除了自己那个“我是不是穿越了”的想法,等王源坐在站台上晃着两条腿等来公车的时候,已经过去四十分钟了。

 

王源心想都怪王俊凯,这次我可不能再想王俊凯了,诶等等我现在是不是又在想王俊凯?

 

这路车上几乎没什么人,晃了二十多分钟王源才觉得眼前的街道渐渐眼熟了起来,他赶紧挑了个自己认识的地方下车,也不管现在在哪里了,打了个车就往回赶。

 

王源可不敢拿自己的路痴属性冒险。

 

王源挺想发个朋友圈抱怨一下自己惨痛的经历,但思考了一会儿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若是被王俊凯看到肯定要被吐槽智商低。

 

王源走近公寓的电梯时感到安心无比,发誓下一次坐公交再也不会走神了,接着电梯门打开他就看到了那个害他坐过站的罪魁祸首。

 

王俊凯靠在墙上环着手臂,王源一见到他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等王俊凯上来一把抓住他的肩膀他才如梦初醒般地回过神来。

 

“没事吧?是不是又被记者堵了?他们没问你什么问题吧?你受伤了吗?”王俊凯问得王源一愣一愣的,王源还没来得及开口王俊凯又问了一遍“受伤了吗?”

 

“没,没。”终于反应过来王俊凯的想法,王源赶紧解释:“我没被记者堵,我是...我是因为堵车了...”

 

“你堵车能堵一个多小时?”王俊凯凶巴巴地瞪着王源,“王源儿你实话告诉我,是不是被记者堵了?是的话我现在就...”

 

“你怎么知道我堵了一个多小时?”王源眨着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王俊凯,无辜地问,软软的声音一下子削弱了王俊凯因愤怒而提高的音量。

 

“我...我正好看到你上了公交车。”王俊凯说得还挺有底气,拧着的眉毛还没来得及舒展开,现在看起来却有股口是心非的可爱。

 

王源的眼睛突然弯成了好看的月牙,亮晶晶地冲王俊凯眨啊眨,“噢,真巧。”

 

王源的心里像被浇了盆水,一下子噗噗地冒出好多小花,王俊凯莫名其妙地看着王源洋溢的笑脸,又问了一遍“真的没被记者堵?”

 

“没,是我坐公车坐过站了。”

 

王俊凯愣了几秒,他第一次看见坐公车坐过站还这么开心的。

 

王源看到愣住的王俊凯的嘴角也有要扬起的趋势,但还没来得及看到那对虎牙自己的头就被按了下去。

 

“笨死了都。”王俊凯用力揉了揉王源的脑袋,王源顺势低下头,笑还挂在脸上。

 

王俊凯一边揉王源的头一边闭上眼捂了捂自己的额头,控制不住嘴角却满心懊恼。

 

啊...这个笑实在是...太犯规了吧。

 

“快回去吧。”王俊凯拍拍王源的背推着他往回走。

 

“嗯。”

 

“明天的比赛是直播,你知道的吧?不要太紧张。”

 

“好,我知道啦。”

 

最后二十位选手的pk赛节目组打算采用直播的方式,之前录播的比赛王俊凯已经够为王源紧张了,这次又是直播,王源怕王俊凯更紧张,便一直安慰他自己没事的没事的,哎呀怎么感觉角色对调了呢?

 

 

 

由于是第一场直播,来的记者相比前几次要多得多,节目组将选手分成几个小组进行比赛,以保证选手们使用烤箱的时间可以错开,镜头可切换着播出。

 

直播与录播比起来更要考验主持人的功力,王源可以说是主持人的大救星,偶尔的冷场也能赶紧把梗接上。导演之前就挺喜欢王源,录制的时候王源的部分适当剪裁总能弥补节目的不足之处。以前剪裁或多或少都要考虑到各个选手的出境频率问题,王源的镜头也不能多的太明显,但直播就不同了,表现不出众的人自然镜头少,而王源这样的活宝镜头自然少不了。

 

王源正在烙薄饼,主持人走过去浮夸地“呀”了一声,王源立马转着平底锅喊道“呀,土豆,呀呀的土豆,好丽友呀土豆!”

 

“这次难道又要做千层饼吗?”

 

“你猜。”王源把薄饼放到盘子里,配合地把盘子举到镜头前。

 

“看,表面多光滑,超完美!”

 

有些人只在新闻里看过王源,对他的第一印象只是“一个有后门的人”,听说<甜遇记>的决赛是直播便顺便看了两眼,凡是看了的人基本上立马改变了对王源的看法,什么?你说他有后门才能进到决赛的?你看这么傻这么天真的人怎么可能城府深!什么?他装的像?好好好那我是他的性格饭行了吧?古灵精怪傻白甜!什么?性格也能装?那我就是条颜狗行了吧!反正我就是饭定了!别拦着我!

 

“班戟的做法和千层饼差不多,总之精髓就在于这张薄饼。”王源把饼举到面前,“看到没,超平超滑,真棒!”

 

工作人员拿刀把班戟从中间切开,中间的奶油填充饱满,乳白带着粉的草莓果肉夹在中间,与奶油红白分明。

 

“奶油要用硬一点的,不能太稀,这样切开的时候才不会塌,才会显得有质感。”

 

“原本想用芒果的,但我发现今天这里提供的草莓特别新鲜。”王源一边解说一遍举起手边没用完的草莓,仰起头扔了一个到嘴里,鼓起腮帮嚼起来。

 

“反正大家都吃过芒果班戟,草莓班戟的未来就由我来拯救!”

 

上次王源做的千层饼的味道还在舌尖环绕,王俊凯尤其喜欢他烙的薄饼,那么透的一层咬在嘴里却十分有韧劲,不硬也不烂,刚好能掌控住奶油,奶油化在嘴里也不腻,凉凉的像冰淇淋,又比冰淇淋多了几分的粘稠。

 

直播最能即时反应评委的想法了,品尝后抬起头的第一个眼神便说明了一切。

 

“哇噢,王俊凯又给出了一个十分!”主持人动作夸张,其他评委也相继给出了较高的分数。

 

新的观众总觉得自己被新闻骗了,这个王源好像不像是走后门的啊?这手法这动作,流畅巧妙一气呵成啊!

 

直播结束,王源进入了下一轮比赛。他去厕所卸妆,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和交谈的声音,谈话里“王俊凯”三个字他听得格外清晰。王源下意识地拎起包躲到了厕所的隔间,刚躲起来就后悔了,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干嘛要躲?!

 

王源刚准备拉开门,手刚碰上门把又缩了回去。

 

“王俊凯这次也是够惨的,被媒体搞成那样。”

 

“还不是怪他自己?见好就收不就行了,一开始就不该给那个王源十分,少个一两分王源又不是不能晋级。”

 

“但你看看人家王源手艺确实好。”

 

“好就好,非要给满分?我看王俊凯这次被王源害惨了,你看他刚刚竟然还给他满分,其他评委谁敢给?”

 

“不知道这次新闻又要怎么说王俊凯了,估计只有等他不给王源满分的时候这事儿才能消停。”

 

“王俊凯的耿直在记者看来就是偏袒,没办法啊谁叫他不学聪明点,假装给个八九分又不会少块肉。”

 

门外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洗手间里安静空旷显得这声音更大更刺耳,像一根根针刺在王源的心尖上,他们还说了些什么王源也不清楚,他只听到那句“王俊凯被王源害惨了”。

 

门外的交谈声越来越远,直至消失。王源捏住门把,捏紧的手有些颤抖,深呼吸一口稀薄的空气情绪才平稳,王源走出去整了整衣服站到洗手池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就是你,把王俊凯害惨了。

 

大家都是这么想的吗?

 

王俊凯也是这么想的吗?

 

王源因为晋级而产生的好心情一下子全部溜走了,像被戳破的气球呼地一下也不知道飞去了哪里。

 

王源抹了抹干干的眼角,舒展了一下眉头才转身走出洗手间。

 

在大厅看到王俊凯的时候王源的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摆,脑子里想的第一件事竟是转身逃跑。他觉得自己欠王俊凯的太多了,为什么自己会认为他不在意?不在意自己的名声自己的形象自己的荣誉,怎么可能会不在意。

 

王源忍住了逃跑的冲动,勉强对上王俊凯的眼睛向他挤出一个牵强的笑容。王俊凯和几个工作人员一道走,远远就看到刚从电梯里出来的王源,王源脸上的表情他也没注意。

 

在王俊凯转过身背对自己继续向前走的时候,王源立马卸下了笑容,盯着王俊凯的背影,眼神闪烁。

 

可王俊凯又一次的回头让他猝不及防,还没来得及重新将笑容挂回脸上,表情就在脸上凝固了。

 

他看到王俊凯的手向后伸了伸,一脸骄傲地朝自己比了个大拇指。

 

不知道为什么王源的眼睛有些发酸,王俊凯的目光又落到自己身上,王源举起双手托着脸冲王俊凯比了一朵小花,然后他就看到了王俊凯笑成叉烧包的脸,看到工作人员满脸的莫名其妙,看到王俊凯忍着笑和他们摆了摆手,看到王俊凯走出大门消失在视线。

 

王俊凯给王源的是真心的夸奖,不带半点忸怩,王源想说自己刚刚比的那朵花是属于王俊凯的,是因为王俊凯的浇灌而在心头盛开的花。

 

王源今天等公车的时候特地朝四周看了看,他果真看到王俊凯的车停在前面的马路对面,和自己隔着一条街,这导致王源坐上公车后还是觉得王俊凯正在一直看着自己,怪叫人安心的。

 

令王源惊喜的是当他一下公车不抱希望地四处搜寻时,竟然真的看到了王俊凯的车,与他隔着一条马路。

 

王源看着王俊凯的车向前走,那车在对面慢慢地开,王源觉得好笑,暂时忘记了刚刚的惆怅。他在前面的路口过马路,过去敲了敲王俊凯的车窗。

 

“等会儿来我家吃河粉,刚刚叫外卖叫了两份。”王源把头探进车窗。

 

“好啊。”

 

“你先回家,在门口等我。”

 

“好。”王俊凯摇上车窗,踩了油门。

 

王源本意是叫王俊凯在家门口等他,谁知道王俊凯竟然在一楼的电梯门口等他。王源急忙把王俊凯按进电梯,他现在生怕自己的一举一动会影响王俊凯,生怕自己又被抓到什么把柄最后却全累加到王俊凯头上。

 

两个人面对面吃河粉,还是王俊凯先开口夸王源今天表现不错,王源甩甩头说必须的好吗,也不看看我是谁。

 

两个人安静地吃东西,王俊凯觉得今天的王源有些沉默,正这么想着王源就开口了。

 

“王俊凯,如果我做的甜点不好吃,你会给我满分吗?”

 

王俊凯嚼着河粉没反应过来王源这个问题的意义何在,想了一会儿才说:“你不会做的不好吃。”他觉得王源可能是录直播比较紧张,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了,便又多说了几句,“你都做了这么久甜点了,还对自己的手艺没自信?”

 

“那你是因为我做的好吃,才给我满分的咯?”王源咬着筷子小心翼翼地问。

 

“当然。”王俊凯用筷子指了指王源,“我可是世界第一王耿直,你做的不好吃我才不会给你满分。”

 

“噢!”王源点点头若有所思。

 

王俊凯看王源低头吃河粉,刘海有些长遮住了眼睛。

 

“那如果我做的不好吃,你千万不能给我满分哈。”王源扒着碗没抬头。

 

王俊凯发现王源对这个问题特别执着,但还是很耐心地应了句“好”。

 

王俊凯走的时候跟王源提前道了声晚安。

 

王源的眼神暗了暗,深邃的瞳孔下却闪烁着坚定。

 

“王耿直。”王源轻轻念了一声。

 

“加油。”

 

-------

芒果班戟和芒果千层饼教程(/ω\)

(23)

评论(171)
热度(2159)
© 源味叶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