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私房兔(20)

美食鉴赏家王俊凯×甜点师王源


(19)


【20】爱心蛋糕卷


今天是和胡澌对决的日子,王源坐在化妆室和阿轲进行有一搭没一搭的日常闲聊。

 

“你说是吧?”

 

“是。”

 

“嗯哼?”

 

“是。”

 

阿轲看王源捣鼓着手机心不在焉地敷衍自己,在他面前打了几个响指问:“想什么呢?都不听我说话!你怎么能这样敷衍我!”

 

“我又不娶你为什么不能敷衍你。”王源活学活用,依旧心不在焉地刷手机。

 

“怎么啦?有什么烦心事儿给姐姐说说。”阿轲把椅子挪近凑到王源面前,一手揽上他的肩膀,满脸八卦地问。

 

“你说...如果我...噢不是,就是我有一个朋友,他不小心误会了他的朋友,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那他该怎么道歉才显得比较...诚恳?”

 

阿轲挑了挑眉,嘿嘿笑了两声,一副一切已经了然于心的神情,“你朋友是男的女的?”

 

“男的。”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八月二十号。”

 

“还有呢?”

 

“星期四?”

 

“你的QQ都没有提示吗!今天是七夕啊!我敢打赌今天比赛的题目肯定和七夕有关。”

 

“so...what?”王源脑袋一歪。

 

“所以你正好...你朋友,正好可以趁此机会好好道个歉,如果你朋友像你一样心灵手巧就好了,做一盒手工巧克力送过去,保证他朋友立马原谅他。”

 

王源托着下巴若有所思,但很快他眉头一皱,嘴巴一嘟,直起身子捶了下自己的大腿:“不对啊,我朋友也是个...我朋友的朋友,也是个男的啊!”

 

“呃...”阿轲僵了一秒,又灵机一动,更用力地揽住王源的肩:“哎呀都什么年代了,七夕节一定要送情人礼物吗?况且你看,你不仅没有送女朋友巧克力,反而送了他巧克力,这不就代表着在你心里他比女朋友还重要吗?他一感动,保证立马原谅你!”阿轲滔滔不绝面不改色地为自己圆场,讲完后长长呼了口气,我真棒,连我自己都觉得有道理。

 

王源嘀咕了一句我也没有女朋友啊,但他认真思考了一会儿,立马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看了看时间还早就急着往厨房里奔。

 

“这里的食材可以用的吧?参赛选手可以借用厨房的吧?我怕我朋友搞不定,善良的我决定帮他做礼物了!我先去了拜拜!”

 

阿轲满脸慈祥地冲王源急匆匆的背影摆摆手,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王俊凯从一大早开始一直烦到现在了,准确地说他从昨天开始一直烦到现在了。昨天从王源家出来,他先是把满身酒气的自己来来回回洗了三遍,之后他便处在一种纠结而亢奋的神经质状态中。

 

我昨晚竟然被王源捡回家了,我昨晚竟然睡了王源香香软软的床。我昨晚竟然没有占王源便宜,亏死了都!不对啊就算占了他便宜我也没知觉,不亏不亏,不对不对怎么能趁乱占他便宜?!啊啊啊啊我都做了些什么?!

 

酒精还残存在体内,正好王俊凯也觉得大脑烦得要爆炸,于是晕晕乎乎断断续续地睡到了第二天早上。待他一身清爽地准备迎来新的一天的时候,一开微博就被满首页的告白给吓懵逼了。

 

源味叶奶:@甜源兔  兔兔七夕节快乐!超喜欢你的视频!最近的投稿好少啊!七夕不准备来一发吗!爱你!

 

汤圆滚在螃蟹上:啊啊啊啊啊啊兔兔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甜源兔 嫁给我好吗!七夕快乐!

 

恋上一只甜兔兔:@甜源兔 七夕快乐,娶我。

 

噢,原来今天是七夕节啊。

 

王俊凯点开甜源兔最新一条微博的评论,装作毫不在意地发了一条“七夕快乐”,结果他冷着脸翻完了底下三百多条告白评论。

 

王俊凯非常愤恨,我的兔兔怎么能这么受欢迎呢,但仔细想想自己不也是他们当中的一个吗,怎么有脸说。

 

切换到主号,王俊凯更是目瞪口呆。因为王源没有实名注册微博,所以有很多小汤圆都跑到自己的微博底下给王源告白,<甜遇记>的官博下面更是不得了,快要变成王源一个人的告白区了。

 

王俊凯也不知道哪来的危机感,坐立不安了一上午,掐准时间就勤快地赶去录制现场。

 

一开始接到节目组通知说要加一场附加赛,询问王俊凯意见的时候,王俊凯是想再考虑考虑的,反正胡澌迟早要被自己弄下场,早一点晚一点不都一样?何必这么麻烦还要来个附加赛呢。但他转念一想,一样的道理,既然他迟早要下场,还不如早点了结了他。

 

可王俊凯总觉得胡澌不会这么善罢甘休,他昨天临走时的眼神里写的分明不是绝望,而是无可奈何的愤懑,蠢蠢欲动的不满。这大概是最后一次和他见面了吧,不管他耍什么花招,王俊凯都不介意陪他玩玩,然后让他趁早狗带。

 

王源在厨房里捣鼓的时候有点长,一看时间快到了赶紧收拾东西,巧的是今天胡澌到的也晚,导演通知选手上场的时候王源刚好准备完一切。

 

不出所料今天比赛的主题就是围绕七夕节,王俊凯整个上午的焦躁不安瞬间灰飞烟灭。你们光告白有什么用?王源做的情人节特别款甜点你们吃的到吗?

 

王源在比赛前没能跟胡澌碰上面,这会儿在台上算是他们今天第一次碰面。王源不太确定应该以怎样的表情面对胡澌,昨天他和王俊凯的对话算是自己偷听来的,不仅胡澌不知道王俊凯也不知道,这层纱还没被捅穿,王源却已经略知一二了,但他知道的只是胡澌的目的不单纯,具体怎么样也不太清楚,所以王源选择笑脸相迎。

 

看来胡澌也没打算这么快就亲手捅破这层纱,依旧友好的和王源打招呼,而且王源竟觉得他比平时还要黏自己,难道是计划失败了想真诚交友了?

 

王源的耳边突然响起王俊凯那句低沉的“离王源远点”,震震地捶着耳膜,脚跟不自觉地离胡澌远了些。

 

王源十分在意这次比赛,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他并不是因为想与胡澌比个高低才在意,而是单纯的因为这场比赛撞上了这个引人遐想的节日,弄得他连道歉的礼物还没送出去就紧张兮兮的。

 

胡澌越是往王源这靠王源就越紧张,像是不小心偷听到了对方的秘密任务对方又没能好好遵守,自己还没有理由提醒他,便只好自己履行那个“离王源远点”的指令,好减轻一点对王俊凯的歉意。

 

中场休息的时候王俊凯拉着千玺出门转了好几圈也没能碰到王源,千玺问你碰到他了能说什么?七夕快乐?王俊凯还真的仔细考虑起来,问了句如果我跟他要情人节礼物他会不会给我?

 

“你问了就是你有病,他给你了就是他有病。”

 

 

王源把烤箱定好时间就赶紧跑去后台的厨房里继续准备他的道歉礼了,他本还想着要怎么躲过胡澌悄悄地进行这项伟大事业,没想到胡澌刚刚还黏着自己,现在倒是安分起来,不仅没跟在身后而且也没问王源急着去后台干嘛。

 

王源在给自己的巧克力做最后的加工,他认真的在上面画上粉色的小爱心,画了四个之后觉得是不是太少女心了,又不是真的送给情人的。

 

那要画点什么呢?王源又画了只小兔子,觉得效果不错,便全画上了小兔子。他小心翼翼地把巧克力放进事先让阿轲帮忙买来的盒子里,那四个画了爱心的摆在四个角,盖上盒盖用粉色的丝绸带打了个大大的蝴蝶结。

 

完美!

 

王源把盒子捧在手里仔细端详,越看越满意,这么用心的礼物他一定会原谅我的吧!

 

但王源立马又发现了不对劲,这么粉嫩还真像是情人节礼物啊...为什么阿轲要买这么粉嫩的包装盒啊,他他他会不会误会?这叫我怎么送出手!

 

想到这王源的耳朵不自觉地攀上了一抹粉,是比手里巧克力盒上的粉缎带更深的粉红。

 

王源把巧克力盒交给阿轲保管,他本想把它放进自己的包里,但又怕巧克力会融化,想把它压在书包底下,又怕盒子会被压皱,最后只好勉为其难地把它交给阿轲,并警告她不准拆开看。

 

王源收拾好后场的厨房回到比赛现场,他似乎感觉到胡澌没有上半场那么黏自己了,而且连笑都不怎么对着自己了,虽然有点奇怪,但这也好,省的王源亲自履行“离王源远点”的命令。

 

王源把叠好的爱心形状的蛋糕仔细抹上奶油卷进松软的面包层,七夕节做的东西当然要浪漫,这个爱心蛋糕卷用刀切开中间是爱心的形状,粉色的爱心搭上白奶油,浓浓的情人节氛围,浪漫又甜蜜。

 

主持人帮忙用刀把蛋糕卷切好,镜头的特写充分展现了这个浪漫瞬间,当盛着蛋糕的盘子被摆在王俊凯面前的时候,王源低下头舔了好几下嘴唇,手不安地捏着话筒。

 

现在就这么紧张,等会儿送礼物的时候要怎么办呢?

 

王源的思绪又被带跑偏了,一直顺着自己的心飘到送礼现场了,脸一阵阵泛着可疑的粉红。摇摇脑袋回归现实,王俊凯正用叉子切下一小块蛋糕,他把蛋糕送入口中的动作在王源看来是那么的慢。

 

王源还没来得及看清王俊凯微微皱起的眉头,旁边的刘佳佳就发话了:“王源是想表现恋爱的酸涩吗?”

 

“啊?”王源被刘佳佳牵住的眼睛又下意识地去看王俊凯,王俊凯正环着手臂坐在座位上,没有要说话的打算,只是他拧紧的眉头让王源有种不好的预感。

 

“可以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要放这么多柠檬在里面吗?是不是别有用意?”刘佳佳微笑着循循善诱。

 

“我没有放柠檬啊...”王源的眉头也像王俊凯那样紧紧地皱了起来,食谱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又一遍也没找出来有哪一步是需要放柠檬的,今天我也没有拿柠檬啊,那是什么导致蛋糕会酸呢?

 

王源的脑子乱乱地放映着刚刚的一幕幕,就在这时王俊凯拍桌子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

 

“二号机刚刚一直开着的吧,把录像给我调出来。”

 

全场都安静下来,主持人的手悬在空中,刚想开口圆场便被更凛冽的声音打断:“听到了吗?把录像给我调出来。”

 

王俊凯站起来朝台前的摄像机走去,扯着领带表现自己的不耐烦,摄影组的负责人支支吾吾说了句:“你这样节目进度就赶不上了。”王俊凯越过他看了眼负责二号机位的摄影师,脸上没有一丝暖意,摄影师在他“快调出来,这件事由我负责”的发话下,哆哆嗦嗦地把手伸向摄影机。

 

王源还没搞清楚状况,他想所有人应该都和他一样没搞清楚状况,但王俊凯冰冷的脸告诉他,情况很糟糕,王俊凯很生气。

 

他这样的表情王源是第二次见,第一次是胡澌对自己发脾气,王俊凯的表情就是像现在这样可怕的,如果要用动物来形容的话,他现在就是一只被侵占了领地的老虎。

 

“王老师...好像没有拍到啊...”

 

“你倒回去,为什么中间少了一段?你刚刚都在干嘛?”

 

“中场休息的时候我出去逛了一下...”

 

“你的工作就是摄像,为什么中间不拍?”

 

摄影师吓得不敢说话,他想反驳中场休息那一段也没什么值得拍的,可又怕一说话就丢了饭碗。

 

“王老师,你这样一台一台是想找什么呀?要不我们先打个分,比赛完了你再找?”胡澌假惺惺的声音在安静的现场显得格外清晰。

 

“六号机,调出来看。”王俊凯没有理会胡澌,脸色更加难看了,六号机的摄影也乖乖调出了录像,但同样没有中场休息那段。

 

“中场休息谁允许你们不拍的?”王俊凯几乎要吼出来,他甩了甩手就往外走。

 

“王老师你去哪?”导演赶忙跟上,急切地问。王俊凯努力克制住怒火,没有回话,步子越来越快,把导演甩在身后。

 

导演有些不知所措,他理了理思绪回到现场,拍了拍手说都准备一下,收一下尾。胡澌在王源身后笑了笑,端上自己的甜品。

 

镜头避开王俊凯的位置,只拍摄其他人的特写,评委们其实也没什么心思认真点评,反正这场比赛不管谁输谁赢两人都能留下。王源的眼睛一直锁在王俊凯那张空空的座位上,自己的蛋糕到底出了什么差错他也没多考虑,似乎所有的神经都因为王俊凯的消失而绷紧。

 

王俊凯到底想干嘛,他在找什么?为什么要发脾气?又是因为我吗?

 

“请评委开始投票。”

 

主持人继续着流程。

 

王源背对大屏幕,评委投票的提示音叮叮地响在耳边,大屏幕上两人的票数也跟着提示音相应增长,所有人的眼神都锁定在大屏幕上,除了看着王俊凯空座位出神的王源。

 

提示音结束了,接下来从主持人口中说出来的名字将会是这场比赛的获胜者,王源定了定神,却没等来那个冠军的名字。

 

台下突然哗然一片,胡澌上扬的嘴角僵在脸上,王源疑惑地顺着众人的视线转过头一探究竟。

 

大屏幕上正放着监控录像,胡澌靠近王源的食材,虽然画质很模糊但能清楚的看到他伸手把什么东西倒进了王源事先打好的奶油里。

 

导演大喊着暂停,像一声枪响惊起了一群飞鸟后的森林,一切又归于寂静。

 

“你有什么想说的?”王俊凯从他离开的方向走进来,笔直地朝胡澌走去,“我说过让你离王源远一点。”王俊凯过去一把揪住胡澌的衣领,又嫌弃地丢开。

 

“是你自己滚还是需要我叫保安?”

 

胡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脸憋得通红,他想过这样的做法存在风险,但他以为只要摄像机能在中场休息的时候关闭就已经安全了,可他没想到王俊凯能调出监控录像,而且敢以一种最让他下不来台的方式揭穿。

 

胡澌甩了甩手快步走出了演播厅,导演的嘴巴张了又闭,闭了又张,愣是没讲出一句话。

 

“今天的状况我会发微博声明,辛苦了,就到这里吧。”王俊凯上前一把拉住王源的手就准备往外走,王源茫然的随他向前走了几步,突然停住了步子按住王俊凯的手。

 

“哎哎哎!等一下!”

 

两个人现在成了全场的焦点,即使相机的灯已经不在闪王源却觉得比第一次上节目还要羞耻。

 

“我的包还在化妆间...”王源看了看周围,尽量压低声音。

 

王俊凯点点头,拉着他的手调了个头,朝后场走去。

 

“哎哎哎!等一下!”

 

“又怎么了?”

 

王源小心翼翼的把王俊凯的手拉开,指了指大门又指了指后场:“我我我自己去就行...你先去开车在门口等我就好,我很快就来!”然后王源便在众人的注视和王俊凯疑惑的目光下小跑着奔去后台。

 

“阿轲,阿轲,巧克力!”

 

“刚刚什么状况?”阿轲把巧克力递给王源。

 

“你问我哈?我还想问叻!快快快巧克力给我!”王源想把盒子塞进包里,也管不了会不会压皱了,但他竟然发现书包不够大。

 

“你别塞了就拿着吧。”王源嗯了声背起包两手捧着盒子就往外冲。

 

“诶你慢点!”阿轲望着王源的背影,生怕他跌一跤或是撞到哪,这么着急干嘛啊还真赶着给情人送礼呢?

 

阿轲耸了耸肩,仿佛嗅到了一丝八卦的气味。

 

 

场内的工作人员也从茫然中回过神来了,后场陆陆续续有人进来,王源逆着人群往外一路小跑,觉得所有人都在看自己,尴尬地把手里的盒子抱得更紧。

 

王源坐上了王俊凯的车后松了口气,刚松了口气又立马紧张起来,哎呀卧槽我我我是不是该送礼物了?但但但这气氛好像不太对啊!

 

王俊凯瞥了眼王源手里的盒子,提了口气在胸口愣是没吼出来,说好去拿包原来还有粉丝送的情人节礼物?!

 

王源还在纠结该什么时候送礼物,该说些什么,该以怎样炫酷的姿势递给他,王俊凯那边则是压抑着怒火死命踩油门,气得不得了,我都为你做了些什么?你你你竟然还红着脸抱着粉丝给的礼物发呆?连句谢谢都没有?

 

王俊凯自然是憋不住的,看王源抱着盒子神情呆滞地走了一路后再也忍不了了,身子抵在王源家门口,酸酸地调侃:“哟,还有小姑娘给你送礼物呢?”

 

“这不是...”

 

“我们源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受欢迎了,让我看看到底哪里这么迷人。”说着王俊凯就把脸凑到王源面前仔仔细细打量起来。

 

“这不是别人送我的!”王源扒开王俊凯的脸,一字一句地解释。

 

“不是别人送给你的难道还是你要送给别人的?那你怎么不送我礼物呀?”王俊凯不依不饶,连自己都没意识到这话里的醋越加越多还越来越暧昧。

 

“你...!你管我!”

 

“我就管你了!”

 

“你又不娶我你凭什么管我!”

 

话一说出口王源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然后再抽阿轲一巴掌。都说和一个人呆久了对方的口头禅会变成自己的口头禅,王源怎么也没想到这句话会在这种时候脱口而出。

 

看着被自己的话噎到的王源,王俊凯恨不得上去揉两下对方的脑袋,实在是太可爱了,“我。”王俊凯大概被可爱到说不出完整的句子,边克制着笑边说:“我就娶你了怎么着,现在能管你了吧?”

 

这话被他说的断断续续,笑声穿插在里面,说得王源面红耳赤。

 

“行!那我告诉你,这礼物是给你的,行了吧!”王源的耳朵涨得通红,生气地把手里绑着粉色蝴蝶结的的巧克力盒往王俊凯手里重重一塞。

 

“...”

 

这回轮到王俊凯不知所措了,那些准备调侃王源的话语全部被卡在喉咙里,被王源的动作逼得吞进肚子里,咕噜咕噜冒着小气泡。

 

“之前是我不对,说了一些过分的话,今天也是,如果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这这这个是我正正正好练习的时候多下来的,你你你就顺便拿去吃吧。”王源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控制住结巴继续说:“我吃不掉而已,扔又可惜,你...”

 

“谢谢。”王俊凯忍住上前抱住王源的冲动,认真地对上王源的眼睛,打断他那些多余的解释。王源紧张地移开视线,看着王俊凯身后的墙,又变回了结巴:“都说了是是是我吃不掉的,你你你别挡在门口了快让我进去。”

 

王俊凯挪开身子,看王源哆哆嗦嗦掏出钥匙,钥匙掉在地上又赶紧去捡起来,又掉在了地上。王俊凯蹲下去帮他捡起来,递给王源,王源狠狠接过钥匙,插了几下门孔才对准。

 

“情人节快乐。”王俊凯在王源关门的前一秒说道。

 

王源愣在门口,过了半天小声地回了句“你也是”,便重重的把门关上了。

 

王俊凯回家放下巧克力跳上大床,蹦跶了几下又跳下来拿起手机,给千玺发了个短信。

【我和王源都有病~~~~~~~】

 

王俊凯把盒子放在餐桌正中央,小心翼翼地解开蝴蝶结,打开盖子,然后他颤抖地放下盖子又回床上蹦了两下。

 

巧克力上用粉色勾出了一只兔子的形状,有不同的表情,在王俊凯看来每一个表情都像王源,但每个表情都不及王源可爱,还有角落里那四个画有爱心的巧克力,对王俊凯来说简直是会心一击。

 

王俊凯拍了张照片后把巧克力放进冰箱,忍不住又给王源发了条短信。

 

【谢谢,如果扔掉的话真的很可惜】

 

王源秒回,王俊凯一看短信就笑开了。

 

【  ×.×  】

 

真像巧克力上那只傲娇的小兔子。


----------

爱心蛋糕卷ヽ(゚∀゚)ノ

决定给这篇文起个新名字,叫好想急死你

(21)

评论(333)
热度(2774)
© 源味叶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