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私房兔(19)

美食鉴赏家王俊凯×甜点师王源


(18)


【19】香蕉蜂蜜奶昔


王俊凯在微信里问胡澌在哪,胡澌很快回复了“明宇酒店”和一个包厢号。

 

包厢意外的小,里面只坐了胡澌一个人,原来这小子不是要开party而是想和王源单独共进晚餐?

 

王俊凯走进去拉开椅子,在胡澌对面坐下。附和着对方的疑惑,王俊凯环起手臂,昂了昂头说:“王源来不了了。”那语气就像是家长在说“我家孩子不能跟你玩了”,或是“我不准我家孩子跟你玩了”。

 

“王老师来了也可以。”看王俊凯并不打算解释,胡澌索性没开口问王源的去向,招了服务员说开始上菜。

 

桌上燃烧的烛台和室内昏暗的灯光时时刻刻拨撩着王俊凯的怒火,摆在面前的牛排还在滋滋作响,像是下一秒就能炸出火星。呵呵,原来还打算和王源来一顿浪漫的烛光晚餐呢?

 

胡澌已经拿起刀叉开始切牛排,王俊凯不紧不慢地拿起面前的红酒瓶晃了晃,“节目组刚刚发来通知说要加一轮比赛,你和王源要分个胜负。”

 

“那就又要麻烦王老师了。”胡澌把第一块牛排送进口中,细细咀嚼,被王俊凯手中高脚杯里的红酒晃得心慌。

 

“不麻烦,怎么会麻烦呢。”王俊凯从鼻腔里哼出一声笑,“我可没说过这次也会帮你。”

 

胡澌这才把目光从高脚杯上移开,对上王俊凯的眼睛。

 

“王老师,我们事先说好的吧。”

 

“我只说小组赛帮你,附加赛可不算。”王俊凯终于举起杯子放在唇边轻轻抿了一口,“没有我的帮忙,你爸可能真的会断了你的财路吧。”

 

“所以这顿饭还是我来请吧?对于现在的你来说可能有些消费不起。”

 

胡澌只在心里惊讶了一秒钟,王俊凯想调查自己实在是容易,被他知道自己求胜的目的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帮了我对我们都有好处。”对方还有把柄在自己手上,胡澌估摸着王俊凯的话对自己并不能造成威胁。

 

“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帮你?”王俊凯放下手里的杯子,“也不知道你爸清不清楚他账上的那笔钱到底去了哪里。”王俊凯的眼里带上了半分笑,“如果不是假装与你同一战线,陈宏轩肯定不会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我吧。

 

胡澌越来越苍白的脸色没有逃过王俊凯的眼睛,他看到对方依旧牵强地拉扯嘴角,昂着下巴说:“你不怕我告诉王源?关于你...”

 

“如果你不介意我把你和陈宏轩的所有纪录一并发到你爸那里的话,你可以试试看。而且我听说最近华英企业的状态不太可观,如果你现在有空,我们可以谈一谈关于收购的问题。”

 

胡澌收起了笑容,眉心逐渐凌厉起来,王俊凯看着他慢慢攥紧的拳头,又重新把酒杯举起来,悬在一旁闪烁的烛台上。深红醇厚的红酒顺着杯沿跌落进火星里,火光挣扎了几下就消散在沉重的空气中。

 

王源刚要推开半掩的门,室内加深几分的昏暗止住了他的动作。

 

“我和王源是很好的朋友,希望你能闭上你的嘴。”

 

王源搞不懂里面的状况,只是王俊凯的话清晰地传进耳朵,像一朵云,既让人心生柔软又使王源的心如这屋子里的光线一样暗下去几分。

 

胡澌咬着牙站起来,俯视面前把玩酒杯的王俊凯,愤愤地看了几眼后就打算离开,王源赶紧把视线从门缝里移开,慌张地不知道该往哪躲,里面的王俊凯像是和王源有心灵感应一般,在胡澌走到门口的时候叫住了他。

 

“喂。”

 

王源刚转头准备跑就听到王俊凯在里面喊了一声,吓得他还以为自己被发现了,反应了两秒才发现王俊凯喊的是胡澌。

 

“最后警告你一遍,离王源远点。”

 

王源细密的睫毛在走道里暖黄的灯光下颤了颤,像只失落的蝴蝶。他躲到隔壁包厢的大门后,不一会儿就看到胡澌从里面走出来,背对着自己匆匆朝外走去。王源正在考虑何时登场,但似乎无论何时登场都十分诡异,他干脆从门后探出身子,准备先回家,就当作从没来过的样子。就在王源从门后踏出一只脚的那一刻,王俊凯锃亮的黑皮鞋也同时踏出了包厢的大门。

 

王源觉得自己一定是中了王俊凯的毒,才会和痴汉一样偷偷跟了他一路。王源在看到王俊凯进酒吧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便也紧跟着义无反顾地走了进去。

 

王俊凯在吧台旁坐下,一招手里面的服务生就送上来一瓶酒,似乎很了解王俊凯喜好似的给他倒好酒便不再打扰。王源找了个单人的小沙发默默坐下,视线紧跟着王俊凯生怕把他弄丢,有服务生挡住了他的视线,礼貌地问需要点些什么。

 

“嗯...果汁吧。”王源在服务生怪异的视线下重新锁定好王俊凯,王俊凯半倚在吧台上,上方的暖光打在他的头顶,映着他精致的侧脸。他举起酒杯抬起头,杯子里那些像水一样的透明液体顺着他的舌头划入喉咙,脖颈处好看的曲线描绘出他滚动的喉结,让人看一眼便移不开视线。

 

至少王源是移不开视线的,舞池里的红光绿影扫过王俊凯的后背,被他黑色的西装掩盖住颜色。酒吧嘈杂,王俊凯却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独自灌下一杯杯的白酒,对周围的一切不管不顾。王源看得入迷,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王俊凯面前已经堆了五六个蓝色酒瓶了,而他本人还像个没事人一样一杯接一杯地给自己添酒,然后稳稳举起杯子灌入口中。

 

王源边提心吊胆地数着酒瓶边感叹王俊凯的好酒量,就在他数到十的时候,王俊凯倒酒的手抖了一下,透明的液体从杯子里漫出来,王俊凯的右手还没离开酒瓶,左手就高高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接着又颤巍巍地举起右手,用瓶口寻找杯口。

 

王源扔下手里的半瓶果汁,犹豫着朝王俊凯走去。

 

“王源儿...”尖叫声混着舞曲声,王源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他竟然听到王俊凯在叫自己。

 

“王源儿...”王源试探性地靠近王俊凯,果然听到他在喊自己,一声比一声更清晰。

 

“王俊凯?”王源坐到王俊凯身边,把他举起的左手按下去,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他右手里的酒瓶扯过来。

 

王俊凯皱了皱眉,不满的眼神瞥过来又立马被收了回去,褶纹出现在微红的脸颊,王俊凯冲王源傻不拉唧地扬起一个叉烧包味十足的笑容。

 

“王源儿~”王源毫无防备地被王俊凯抱住,湿热的呼吸打在颈窝,王源不知所措的手虚虚地搭在王俊凯的背,也不知该不该抱住。

 

“王,王俊凯...”王源看了看周围,发现似乎没有人注意到这边的状况,便先拍了拍王俊凯的背,然后试图把他从自己怀里拽出来。

 

“王俊凯,起来了。”

 

“王源儿~~~”王俊凯和口香糖一样越黏越紧,嘴唇直接贴上了王源的颈窝,王源僵硬着身子抱住对方,任由他在耳边一遍遍地喊自己的名字却无可奈何,王俊凯每喊一次都要微微昂起头附在王源的耳边,呼吸喷在耳朵上让王源的身体直打颤,加上随之而来的那句好听的不得了的“王源儿”,王源坐在椅子上都快软成一滩水。

 

“我们先起来好不好?”王源用最后的力气撑着王俊凯的手臂和他一起站起来,没想到王俊凯虽然喝了那么多但脚步还是很稳的,王源拉着他他就跟着一起走,完全不像喝了十瓶酒的样子。

 

王源拦了辆出租车,一上车王俊凯又黏了过来,勾着王源的手哼哼唧唧,满口都是王源的名字。

 

王源非常怀疑王俊凯在装疯卖醉,要不然他怎么能走路走得那么稳,但一脱离众人的视线就立马站都站不动,需要赖在自己身上呢?

 

可自己确实是亲眼看着他喝了十瓶酒的啊,难道他真在喝白开水?王源后悔刚刚没尝一口杯子里东西,但王俊凯满嘴的酒味让他觉得好像没这个必要了。

 

“这是几?”电梯里,王源伸出两根手指在王俊凯面前晃了晃。

 

“这是...兔子!小兔子!甜...”

 

真的醉了,还醉得不轻。

 

“兔子...是王源儿...是王源儿的手。”

 

王俊凯一把握住了王源的手指,继而是他的整个右手。

 

“抓到你了。”

 

“你...干,干嘛...”王源想抽出手但怎么也挣脱不了,只好作罢,用左手掏出口袋里的钥匙去开门。

 

“王源儿...”

 

王源把王俊凯拉进自己家,可他刚关上大门就后悔了,王俊凯不等他换完鞋子就一把将他抱住,头深深地埋进王源的颈窝,像是刚刚在酒吧里王俊凯有努力克制过一般,这回他的头埋得比刚刚还要深,抱得比刚刚还要紧,像担心一松手就再也抓不到一样。

 

“王源儿...”

 

“怎么啦。”对方温热的胸膛与怀抱不仅没让王源反感,反而给他一种安定感,浑身的细胞都放松下来,只剩下一颗狂跳的心。

 

“让我抓住你好不好。”王俊凯的声音带着鼻音,王源以为他在哭,一边摩挲着他的手背一边拉开他的手,转过身面向着他。

 

“你抓住了。”像在哄小孩一样,王源捏住王俊凯的手高高举在他的面前,冲他奖励般地笑一笑。

 

“抓不住...”

 

“王源儿我抓不住...咳咳...”

 

王俊凯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王源赶紧上去拍拍他的背,王俊凯随之弯下腰干呕了两声,王源拉着他的手想带他去洗手间,却又被狠狠地拽了回来。

 

“你别走...”王俊凯捂着胃抬起头,满眼的惊恐快把王源的心揉碎。

 

“我不走,我就在这里。”王源后退一步把王俊凯的手搭上自己的肩,另一只手从背后环住他的背,王俊凯满意地朝王源靠了靠,跟着他一步步走到洗手池边。

 

王俊凯对着洗手池咳了很久,一声声地揪着王源的心,王源皱着眉给他拍背,又一遍遍轻轻地抚摸,告诉王俊凯没关系的吐出来就好,可王俊凯到最后还是没能吐出任何东西。王源的手心全是汗,王俊凯握着他的手也全是汗,可王俊凯从头到尾一直紧抓着王源的手不肯松开。

 

王俊凯咳累了就附在洗手池边,王源攀上他的肩膀搂住他,带他回自己的房间。

 

王俊凯刚沾上王源的床就开始扭着身子扯领带,扯得衬衫的第一颗扣子都歪歪扭扭地绷开还没扯下来。王源快要发疯了,狂抓了一阵头发在床边转了好几圈,最后来到王俊凯面前一闭眼,帮王俊凯扯开了缠住他的领带。

 

王源把王俊凯来回滚了好几圈脱掉了他的西装外套,扒下他的鞋子,捏着裤脚吞了吞口水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弃了帮他脱裤子的想法。

 

我是怕他膝盖着凉,没错就是这样。

 

安顿好王俊凯,王源扭了扭发酸的脖子,与此同时肚子不争气地叫了两下,“咕咕”地提醒着王源晚饭还没吃。

 

王源揉揉肚子,先去换上了睡衣,脱掉了刚刚没来得及脱掉的鞋子,踩着拖鞋身心疲惫地朝厨房走去,从柜子里拿出一桶泡面。

 

王源觉得泡面应该列入世界上最伟大的十大发明之一。

 

经过这一番折腾王源实在是饿到不行,四五口狼吞虎咽地解决掉面,端起面桶咕嘟咕嘟爽快地喝了两口,抹了抹嘴打算接着喝第三口的时候,王源的手顿住了,他朝自己卧室的方向看了好一会儿。

 

记得就是在这里,王俊凯坐在自己对面唠唠叨叨,叮嘱他以后不准再喝汤料。

 

吸了吸鼻子站起来,王源把面汤全部倒进了洗碗池,打开水龙头冲了冲再关掉,王源盯着洗碗池中央的小水涡发了好一会儿呆,像是自己也要被卷进去似的。

 

王源晃了晃正胡思乱想的小脑袋,关掉厨房客厅的灯走回卧室。

 

王俊凯即使是醉酒了也不会失态,这个人从里到外都让人抓不到把柄,简直是气人,尤其是他现在躺在床上十分安静,像只乖顺的猫。王源走过去蹲下来,看着王俊凯安静地呼吸,他之前从没这么仔细地看过王俊凯,谁叫他每次都要将自己的心绪打乱,现在这样看着他,王源竟觉得舍不得移开眼,从他浓密的睫毛到高挺的鼻梁,再到紧闭的唇瓣。

 

王源鬼使神差地摸上王俊凯的额头,轻轻拨开他额前细碎的刘海,王俊凯不安地侧过身蹭了蹭枕头,王源吓得收回了手,做贼心虚般地站起来掉头就准备走。

 

手却被一下子拉住了,烫得王源反射性地一缩手,可没能挣脱开。

 

“别走。”王源回头看了看,王俊凯的眼睛闭得紧紧的,眉头也锁得紧紧的,嘴唇不安地微微张开。

 

王源看了会儿握住自己手后王俊凯渐渐舒展的眉头,叹了口气,牵着王俊凯锁着自己的那只手爬到床的另一边,王俊凯顺着他正过身子,又朝王源这边贴近了几分。

 

王源关掉灯,用被子捂住脸,感受到王俊凯又朝自己挤了挤。

 

手被握得很热,身子贴得太近很热,心脏跳得太快很热。

 

王源很庆幸自己刚刚没有帮王俊凯脱裤子,不然自己现在肯定要更热。

 

 

 

王俊凯第二天睁开眼睛,最先感受到的就是头痛,他晕乎乎地坐起来,捏了捏手里薄荷绿的被子,满脑子只有“我是谁我在哪?”

 

昨天我先去了酒吧,然后喝了杯酒,又喝了一杯酒,然后,然后我干嘛了?

 

王俊凯的头又开始痛了,他下了床,看到那双眼熟的卡通图案的拖鞋,满心惊喜又有些难以置信。王俊凯踩上拖鞋小心翼翼地走出房间,熟悉的客厅映入眼帘,还有正在厨房里忙碌的王源。

 

“醒啦?”在桌上摆好早餐的王源抬头看了眼走向自己的王俊凯,王俊凯揉着脑袋不好意思地问:“我昨天...”

 

“你喝醉了。”王源帮王俊凯拉开椅子,按着他坐下。

 

“你怎么找到我的?”

 

“我...刚好路过,就,就正好看到你了嘛。”

 

“我没说什么奇怪的话吧...”王俊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起来昨天是怎么被王源弄回家的,更想不起来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事,总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啊啊啊不会不小心就告白了吧?

 

“没没没,你喝完酒可安静了,走路也稳,特别听话哈哈,唉你这样我要怎么找你的把柄!还准备拍两张你发酒疯的照片呢。”王源沉默了一下,昨晚他那一句句缠绵的“王源儿”还萦绕在耳边。

 

王俊凯松了口气,又有些惋惜,毕竟有些话也许自己只有喝醉的时候才有勇气说出口。

 

“我有把柄啊,怎么会没把柄?”

 

“是什么,快告诉我!”王源把菠萝包往王俊凯面前推了推。

 

“不告诉你。”

 

“切~你等着,我会自己找到的!”

 

王俊凯抿着嘴笑了笑,说了句“你找不到的”。

 

你找不到的,怎么可能找到呢,我唯一的把柄就是你啊。

 

“先把这个喝了。”王源把一个粉色小猪图案的杯子推到王俊凯面前。

 

“香蕉蜂蜜奶昔,你现在头痛不痛?”王源指了指自己的小脑袋。

 

“有一点。”王俊凯诚实地回答。

 

“那你快喝吧,蜂蜜和香蕉是解酒的,特别有效。”

 

王俊凯看了看奶白色的奶昔,在王源的监督下昂起头咕嘟咕嘟一口喝掉了大半杯。

 

“怎么样?”王源撑着下巴满脸期待地盯着王俊凯,王俊凯舔舔嘴角,醇醇的香蕉味还甜丝丝地残留在嘴里,“报告,我现在觉得神清气爽,浑身是劲,请问是不是有人给我的杯子里施了魔法?”

 

王源憋着笑用叉子敲了敲王俊凯的碟子,“快吃早饭,快快快。”

 

“你昨天为什么要去喝酒?”王源鼓起勇气把憋了一夜的问题问出了口。

 

“很久没喝了,突然就想喝了。”

 

王源装模作样地嗯了一声,心里却觉得这件事与自己有关,不过既然王俊凯不愿说那也不该多问。但王源总会胡思乱想,比如他现在觉得应该给王俊凯道个歉,说不定是因为自己昨天对他说了过分的话他才跑去喝酒的,说不定都是因为自己。

 

王源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抱歉后悔,王俊凯不会不明不白的让自己不要接近胡澌,既然提醒了他那必然是有原因的,王俊凯不可能害他,他早该相信王俊凯,不该被自己的烂情绪牵着鼻子走,被引向荒唐的猜测。

 

“对不起”三个字卡在喉咙里,王源咬了一口菠萝包把这些酸涩的字眼通通咽了下去,这些话堵在心口压得人喘不过气。

 

“噢对了,明天下午你和胡澌的附加赛别忘了来,你收到通知了吧?”

 

“嗯?啊!嗯!”王源被王俊凯从飘远的思绪里拉回来,他没想到王俊凯会再主动提到胡澌,像是故意告诉自己他不介意一般。

 

“昨天...”王俊凯喘了一大口气。

 

“昨天是我太激动了,我不是想干涉你的交友,总之我昨天的话你不要在意。”

 

“没没没,你没错。”王源的头摇得像拨浪鼓,本该自己先来的道歉竟是王俊凯先开口的,搞的自己更不好意思开口了。

 

“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王俊凯担心自己打心底里毫无诚意可言的道歉被揭穿,赶紧想着开溜,生怕自己等会儿聊着聊着“傻逼胡澌”就脱口而出。

 

“噢,好!”王源还没完全被从思绪里拉回来,等回过神来的时候王俊凯已经回去了。

 

嗯...还是应该好好道个歉吧...

 

王源抠着桌布,苦恼地皱了皱眉头。

 

对,应该诚心诚意地道个歉吧。

 

啊啊啊,但是要怎么道歉啊!

(20)

评论(194)
热度(2400)
© 源味叶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