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私房兔(16)

美食鉴赏家王俊凯×甜点师王源


(15)


【16】提拉米苏


王源在最近的比赛中总是频繁地使用巧克力,于是他被冠上了“巧克力小王子”的名号。小汤圆们打听到王源是个名副其实的大吃货,便托人给他们可爱的小爱豆送去各种零食。<甜遇记>的后台花絮里王源把手里的巧克力马芬向镜头展示了一番,然后满足地咬了一口还扭扭脖子,并表达了对粉丝的感激:“谢谢我的小汤圆们,真的超好吃!”粉丝们看到这画面恨不得立马心甘情愿地献出银行卡:“买买买想吃什么我都买给你!”

 

这当中自然包括王俊凯。

 

王俊凯派人调查了巧克力马芬做得最好的面包店,买了二十盒装做若无其事地放在家中各个显眼的地方,以致于王源被叫来王俊凯家一起看节目的时候疑惑地问:“老王你撒子时候嫩个爱吃巧克力咯?”“鞋柜里为什么也放了一盒?试图熏陶它?”

 

“噢...那还有一盒啊,我给忘了,你拿过来吃吧。”王俊凯真的十分不会找借口,假装自己很自然的样子,说话时还同步拿起遥控器调台,你看,多自然!

 

虽然他一个不小心把电视调成了休眠状态。

 

千玺以前说过王俊凯,虽然人生如戏全凭演技但你还真的不适合演戏,正常人都能一眼看穿吧。

 

可惜王源好像并不在千玺所说的正常人的范围内,他只是在心里默默嘀咕了一句这马芬真的没毒吗能吃吗并看了眼生产日期,然后打开包装盒拿出一个咬了一口解决了自己的疑惑:“嗯!好吃!”

 

王俊凯坐下来拍拍沙发,示意对方也过来坐下,又装做不经意的从沙发底下掏出另一盒巧克力马芬,“慢慢吃别着急,这还有。”晃着手里的盒子,王俊凯的虎牙觉得自己凉飕飕的。

 

王俊凯看王源一口气吞下八个马芬,还强行给自己塞了三个,当他伸出颤抖的手接下王源递来的第三个马芬时,王俊凯心想我对巧克力果然还需要一段适应期。

 

观众最近发现王俊凯在节目上对王源的“特别照顾”已经不能再明显了,比如说在王源的甜品出炉之前,王俊凯会摸着下巴说:“118号选手,我猜你这次会做巧克力泡芙。”王源的甜点端上桌时,王俊凯就抢先主持人一步问他:“能说说你为什么会做巧克力泡芙吗?”然后再不要脸地加一句“是因为我刚刚给了你灵感吗?”

 

比如说当王源敲了两个蛋在碗里却举着手左顾右盼时,王俊凯竟会直接对着话筒说:“打蛋器在烤箱上面,笨死了都。”那语气自然得叫人无法吐槽,像全场只剩他们两个人一样,如果他们接下来再拉拉家常看起来也没有什么不对。

 

这样看来微博上那句【王俊凯的眼里全是王源,王源的甜点只为王俊凯】听起来好像十分有道理,两人间微妙的氛围难道真不是在谈恋爱?反正早就有传闻说王俊凯是个弯的,如果对象是王源的话女友粉们表示还是能含泪接受的!

 

王俊凯看着双R党们不坚定地转为凯源党,心安理得地吃着凯源糖,笑得一脸得逞。

 

摄影师遵循着“谁在说话就拍谁”的职业原则,最后发现拍的怎么全是王俊凯和王源?剪辑师本着“哪里无趣剪哪里”的职业道德,最后发现剪出来的怎么全是王俊凯和王源?

 

微博上的对话基本上是这样的

@源味叶奶:这期节目有王源伐?

@一只正义的凯源汪:没有没有,你可以安心补番去了

@蟹粉汤圆甜又甜:没有!不用看了!

@背着汤圆的螃蟹:木有~来B站一起看凯源cut合集吧!

 

现在还没被淘汰的选手基本都是专业的,每次比赛王俊凯似乎比王源还紧张,但尝到王源的甜点以后他整颗悬着的心又安稳落地,几轮下来王俊凯都嫌自己瞎操心,能超越王源的人实在是太少,至少在王俊凯心目中王源就是top。

 

王源完全没把比赛当比赛,每次都抱着玩游戏的心态,所以节目中表现得活泼自然,毫无悬念地轻轻松松碾压对手,后援团官博的粉丝数也蹭蹭蹭地往上涨。

 

有一次王源在超市的冷藏区买速冻烤肠,竟然有个妹子跑上来要签名,王源受宠若惊地在妹子的小本子上故作潇洒地签了个名,明星签字都是这样潦草的吧!妹子看了眼王源推车里的烤肠又看了眼本子上的签名,捧着脸羞哒哒地跑开了,走时还夸了句“你真可爱!加油喔!”王源就搞不懂了源哥我这么帅气怎么能说是可爱?

 

结果当天的微博热门是王源签名的图片,配字是【今天在超市里遇到源源在买烤肠!跟他要了签名\(//∇//)\签名看起来是不是也很像烤肠?啊啊啊啊真人特别好看啊啊啊除了好看就是白!!!颜狗表示一辈子不脱饭!!!!”】

 

王俊凯看到之后跟王源委婉地表达了希望他不要一个人大摇大摆上街的想法,万一哪天就被一群痴汉扛走了或者被一根烤肠骗走了怎么办,不过如果真的非要出门一定要叫上我。王源托腮思考了片刻,说:“可你不比我更有名吗?我们俩一起出门岂不是更麻烦?”王俊凯竟然无言以对,憋了半天憋出一句:“那你就好好呆在家吧。”

 

王源这天中午很早就出门准备去录制现场,王俊凯问干嘛这么早去,你又不用化妆,迟点也行啊。王源说我跟阿轲约好了去吃章鱼小丸子,王俊凯心里大叫了一声卧槽,什么时候这两人关系这么好了?

 

“王源啊,狐朋狗友交不得。”

 

王俊凯倒不是介意阿轲会和王源有一腿,他连阿轲的醋都懒得吃,反正这人看到谁都爱拍着肩称兄道弟,尤其是颜值高的。阿轲跟王俊凯初中一个班,当初还以为对方将来会进自家的公司当她的女领导,万万没想到竟会跑出来做化妆师,又因各种机缘巧合阿轲还担过王俊凯一段时间的私人化妆师。阿轲神经大条说话没脑,大大咧咧却让人讨厌不起来,连王俊凯这样说话尖酸刻薄的人也时常被她随口道来的黄段子噎住。

 

王源知道阿轲和王俊凯的交情,谁叫阿轲经常在王源面前吐槽王俊凯,处女座死洁癖还爱较真,你看看他刚刚评价别人甜品时候的表情,就不能装作还不错的样子?真是不会做人啊啧啧啧。王源在旁边认真地听她吐槽,听完后诚恳地说一句:“他那是耿直吧。”这话被阿轲听出一丝暧昧包庇的味道。托阿轲的福王源知道了不少王俊凯以前的糗事,有时候在厨房想着想着就会不自觉地笑出声。

 

估摸着王源大概已经和阿轲吃过了章鱼丸子,王俊凯就接到了刘志宏的电话,说有要事相求,王俊凯刚想说他要赶紧奔去现场看看今天Leroy跟王源是不是一组,但当他从话筒里听到“王源”两个字时,“好好好”立马从嘴里蹦了出来。

 

“王源的手机忘在家了你能不能帮他送过去?你先来我店里拿钥匙吧。”

 

王俊凯赶去刘志宏的店里,刘志宏扔给他一把钥匙,王俊凯看了眼钥匙上挂的起司猫,语气微妙地问你怎么会有王源家的钥匙?

 

“他最近忙,钥匙丢给我让我中午帮他喂狗。”刘志宏感受到了那点不易察觉的危险,赶紧为自己澄清。

 

“你正好等会儿去拿手机顺便把狗喂了吧,狗粮王源已经准备好放在餐桌上了。”

 

王俊凯满意地点点头,拍了拍刘志宏的肩然后就走了。刘志宏吓得直冒冷汗,我怎么感觉自己差点被当成情敌了?

 

王俊凯把钥匙插进门孔转了三圈,刚拉开门,一坨棕色的不明物体就飞奔过来扑在他脚边。王俊凯关上门抱起那坨棕色,举到面前盯着那双圆溜溜的眼睛,看它伸出舌头一脸憨厚无辜地哈着气。

 

你是...嘟嘟?!

 

王俊凯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这坨以前在他面前犯下过滔天大罪的肉球,真想感叹一句时间是把杀狗刀。

 

好好的一只泰迪怎么变成泰迪熊了?

 

王俊凯放下嘟嘟,把沙发上的手机塞进口袋,看到桌上满满一盆的狗粮,也就明白面前这只泰迪熊是怎么回事了。

 

嘟嘟看到王俊凯举起盆子就乖乖地站在原地,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的午餐。

 

王俊凯无奈地摇摇头,把盆子放在嘟嘟面前,看它埋头狂吃的样子很好玩,便蹲下来顺手摸了摸嘟嘟卷着毛的脑袋。

 

“希望你的主人也能像你一样吃了长点肉。”

 

嘟嘟像是听懂了一样停下嘴里的动作抬头看了眼王俊凯,然后又埋头苦吃。

 

“也希望你的主人能像你一样永远无忧无虑吧。”

 

王俊凯站起来晃了晃脑袋,真好笑,我怎么对着一只狗自言自语。遇到王源之后自己的一切行为都极其反常,完全不符合我的形象嘛。

 

王俊凯掏出手机想告诉王源拿到手机了,铃声却从自己的另一个口袋里传出来。

 

王俊凯窘迫地摸了摸额角,莫非遇到王源之后自己连智商也下降了?

 

王源和阿轲吃完章鱼小丸子便回来继续工作,不过令王源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碰到了胡澌。不能说没想到,应该说他早就忘记了这个人。

 

王源看节目只看有自己的那期,没有自己的话王俊凯也不会邀请他一起看,他也懒得开电视,如果正好开着电视就看两眼,只不过一直完美地错过了胡澌的那几期节目罢了。

 

胡澌在化妆间一看到王源就上来打招呼,王源看了对方好几眼,愣是没认出来这人是谁。

 

“我是胡澌啊,面试的时候我们一起的,你不记得啦?”

 

王源努力地回忆,好不容易把那天面试站在自己前面的人和面前这个浓妆男子重叠在一起,又过了半天才尴尬地装做恍然大悟的样子:“噢!你你你啊!你好你好!”

 

胡澌也不介意,自己搬了个椅子坐到王源旁边开始跟王源各种扯淡,王源有一句没一句地应付,心里还在疑惑我跟他有这么熟吗?他面试那天走的时候不是没理我吗?我不是还和刘志宏在火锅店骂过他吗?难道我还冤枉人家了?

 

“你和王老师很熟吗?”

 

“啊?谁?”

 

“王俊凯老师呀。”

 

“喔喔!”王源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老师这个称呼,激动地喔了两声又觉得情绪不太适合,“喔,他啊,我们比赛前正好刚认识不久。”

 

“好幸运诶,不瞒你说我是王俊凯的粉丝,能不能帮我要份签名呀?”胡澌害羞地挠头。

 

“行啊,我下次带给你!”王源一听乐了,爽快地一口答应,之前那一点点对胡澌的顾虑瞬间烟消云散,像是有人对你说“我喜欢苹果”,而你恰好也喜欢,便会试着回应,于是两个本不熟识的人就会因为苹果而产生共鸣。但王源又觉得用这个比喻形容自己的心情不太合适,这样说的话,他喜欢苹果我也喜欢苹果,苹果就是王俊凯,那我喜欢王俊凯?王源拧着眉思考了一会儿,像是真的被这个问题难住了,最后他恍然大悟般一拍大腿,喔!胡斯崇拜王俊凯,我又觉得和他有共鸣,那我可能也是王俊凯的小粉丝吧!

 

胡澌上下打量了一下托着下巴呆呆地沉溺于自己世界的王源,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就是面前这个人做的甜品每次都让王俊凯赞不绝口,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吧,王源肯定不是家底厚就是人脉广,如果说他是缠上了王俊凯这等人物那就更说得通了,不是早就有传言王俊凯是个gay吗。

 

胡澌打量着王源比电视里还精致的脸,要真想勾引王俊凯大概绰绰有余吧。

 

“我看到好多次节目王老师都给了你很高的分,你知道王老师平时爱吃什么吗?”胡澌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王源,像是想极力看透他的肮脏,可那双杏眼中闪动着的清澈如一汪透亮的湖水,一眼便能望到底。王源拍拍脑袋拼命想,不想辜负胡澌的期待,但他绞尽脑汁最后只吐出一句:“他蛮喜欢吃凉皮的。”

 

王源看到胡澌皱了下眉头赶紧又灵机一动补充道:“他说汤达人的泡面不错。”

 

胡澌低头暗自咂咂嘴抬起头又一脸明媚:“没有啦?我好想多了解他一点啊!”

 

“嗯...”王源摸摸下巴咬着下嘴唇,努力搜刮与王俊凯有关的所有记忆,然后突然一拍大腿喊道:“噢!他最近特别爱吃巧克力马芬!”

 

“巧克力...马芬?”胡澌难以置信地确认,尾音夸张地上扬,马芬这种普通的东西是王俊凯能吃上瘾的?

 

“对,他最近买了好多好多放在家里,连鞋柜里都放着!不知道他是不是吃了炫迈。”王源的语气很真诚不像是说谎,胡澌半信半疑,但看到王源大大方方投来的目光,也不得不信了。

 

录制开始后胡澌一直帮王源拿东西,倒像是他的助手,王源有点不好意思,每次都说“我来拿我来吧你快去忙你的”,但胡澌似乎乐在其中,不知道该说这人是太过礼貌还是太过热情。

 

王俊凯没看到Leroy,倒是看到王源身后多了另一块狗皮膏药,胡澌胡澌,总觉得名字很耳熟,但可能表现不太突出吧对他的印象也不是特别深,连脸熟都算不上。

 

中场休息的时候王俊凯在门口找到王源,还有他的狗皮膏药。

 

王俊凯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王源,后者爱抚着手机说我可想死你了!麻烦你了都怪我出门太急。

 

“顺便的嘛有什么麻烦的。”王源在低头看微信消息,他昨晚刚洗过头今天看起来十分蓬松,王俊凯几乎没经过思考就想顺手摸一把,手都已经抬到对方耳边才注意到一旁的胡澌,于是王俊凯的手转了个方向以一个极其不自然的动作垂下来拍了拍王源的肩,拍得王源抬起头来一脸的莫名其妙。

 

“忘了给你介绍,他是胡澌,我们面试的时候就见过,他是你的小粉丝!”胡澌听到王源总算介绍到自己,赶紧收起了对王俊凯的打量,换成一副过于明媚的笑脸向王俊凯伸出手:“王老师我崇拜你很久了,没想到有缘能受到你的指点。”

 

王俊凯觉得对方的笑有种说不出来的味道,和胡澌对视了几秒回握住他的手,想赶快结束这个仅表礼貌的仪式。

 

“那我们先进去了。”王源说完就朝王俊凯挥了挥手。

 

“王老师等会儿见噢!”

 

王俊凯应了一声,看着两人走远,目光一直停留在王源身旁的人身上。

 

王俊凯摸了摸那只刚刚与胡澌相握的手,刚刚胡澌故意攥紧的触感和刻意缠绵摩擦的温热还清晰地残存着,引得王俊凯深深的反感。也许是同类间的雷达效应,王俊凯只看一眼就几乎能断定,胡澌和他是一类人,只是他却没有遇到同类的亲切感,王俊凯总觉得这个人肯定有什么问题。

 

“喂?千玺,帮我查个人,立刻马上。

 

 

王俊凯去洗手间抹了洗手液,仔仔细细把手冲了一遍又一遍,千玺刚好进来,方便完之后看王俊凯还在洗手,就笑他最近的洁癖好像越来越严重了。

 

“也许吧。”王俊凯抽了张纸狠狠地擦了遍手,“你查出来了吗?他什么来头?”

 

“华英企业的小儿子,这次节目有赞助。”

 

“没了?”

 

“还能有什么?”

 

王俊凯把纸揉成一团扔进纸篓,若有所思的和千玺一起走出洗手间。

 

“怎么,你看上他啦?”

 

“你别瞎说!”王俊凯想想那张脸就想啧啧啧,和王源比起来实在是差太多。

 

“哎,听说他在gay圈名声很大,都是他甩了别人的,估计有很多不见光的新闻被他爸压下去了吧。”千玺把声音压得很低,王俊凯问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

 

“还不是你要我帮你查的,不过他的名声实在是太烂,但有个有钱的爹,没人敢当面说他,他胡作非为也没人敢站出来骂他。”

 

“有我有钱吗?”

 

“没有。”

 

王俊凯摊摊手,满意地和千玺相视一笑。

 

 

王俊凯坐在评审席,总觉得胡澌在盯着自己看,那目光就如劣质的浓香水,让人浑身不自在。

 

王俊凯只专注于王源,但胡澌离王源实在是太近了,以致于在王源偶尔心有灵犀地对上王俊凯眼睛的时候又看到正向王俊凯发送炽热眼波的胡澌,便总认为王俊凯其实是看着胡澌的。心像是被撒上了咖啡粉,泛着苦涩。

 

“我这次做的是巧克力马芬。”王源听到胡澌的介绍时心里一惊。

 

“噢?为什么会想到做马芬呢,据我了解马芬应该是十分普通的。”

 

“我偷偷了解到某位评委老师最近很喜欢吃巧克力马芬,而我一直很喜欢这位老师。”

 

“那这算是专门为某个人做的了?刚刚好像是不得了的告白现场呢。”主持人调侃完哈哈大笑,这种情况下胡澌却是略带娇羞的表情使得这随意的调侃都变了味。

 

胡澌的目光紧紧粘腻在王俊凯身上,张扬地挑明自己刚刚说到的特别对象。

 

“看来王俊凯老师十分受欢迎。”主持人也没放过胡澌再明显不过的暗示。

 

王俊凯现在看到巧克力马芬就反胃,刚从烤箱里拿出来的蓬松马芬端到面前时,王俊凯的内心是崩溃的,想都不要想就知道是王源说出去的,除了王源还能有谁知道呢。

 

撕开底纸咬了一口,胡澌抿着嘴快藏不住笑,不知道王俊凯会表达感动之情还是夸他细心,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王俊凯放下被咬了一口的马芬舔舔嘴角,用听不出感情的语调说:“太甜了。”

 

胡澌快溢出的得逞的笑被硬生生地卡在嘴角,尴尬充斥着他讶异的眼。

 

“你说什么?”难以置信参杂着半点不服气,胡澌不甘心地想挽回局面。

 

“我说,太甜了。”王俊凯对着话筒一字一顿地念道,并在“太”字上加重了音节。

 

“看来王俊凯的要求很严格呀,那周鸣伟老师有什么想法呢。”主持人机智地继续流程,胡澌也很快回过神来,换上虚假的微笑回应评委的点评。

 

“我最多给他五分。”评委们讨论的时候王俊凯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后就没有再说话的意思。

 

“五分也太低了吧?”说话的是陈宏轩,和王俊凯基本上没说过几句话,不知道对方什么来头但王俊凯也并没有兴趣知道。

 

“第一,马芬这种东西谁都会做吧,太普通,第二,他加的糖太多,第三,烤箱内的烘烤时间过长,口感已经变了,我只给五分不能再多了。”王俊凯说完之后就没人说话了,各怀心思一片沉默。

 

亮出分数的时候大众评审席唏嘘一片,不仅因为王俊凯给出的最低分,还因为陈宏轩给出的九分与王俊凯产生了鲜明的对比,过于悬殊的评分差让人无法猜测这马芬到底是好吃还是不好吃。王俊凯斜眼淡淡扫了陈宏轩一眼,什么也没说,心想这人大概是个变态的甜食控吧,味蕾麻木成这样竟然还能来当评委。

 

“我这次做了提拉米苏蛋糕。”王源一上场,王俊凯脸上的表情都变得生动起来。

 

“为什么没再做巧克力?”又一次帮主持人问了话。

 

“想换换新口味,而且我发现提拉米苏的甜度没有巧克力高,很适合我那个不爱吃巧克力的朋友,所以想试一试。”

 

王俊凯几乎是迫不及待地用叉子切开提拉米苏,送了一大口到嘴里,想赶快冲走之前呛人的甜意。

 

提拉米苏在口中化开,可可粉的味道紧接着融化的提拉米苏跳跃在舌尖,还没等主持人开口询问王俊凯就开口道:“非常好吃。”

 

“我有一个疑问。”主持人举起手,看到王俊凯点头后便开口问道:“之前王源做过很多巧克力,为什么你不会觉得太甜呢。”

 

王源做的比胡澌好吃多了啊!这有可比性吗!

 

“其实是我改过了配方,减少了甜度,因为我通过很多次比赛发现王老师好像不喜欢太甜的东西,所以便加入了黑巧克力的苦味成分,其他人吃起来不会觉得奇怪,王老师也会觉得甜度合适。”

 

“好浪漫啊,为了一个王俊凯更改了全套的食材比例。”主持人跟观众们一样都有一颗八卦的心,cp粉壮大起来后在节目中也会自然地调侃了。

 

“是吧,我可是很用心的呢。”王源也不闹不怒不介意,每次都会顺着主持人的话说下去,说得王俊凯一阵满意舒心。

 

王俊凯毫无悬念地给了王源10分满分,其他评委有9分10分,只有陈宏轩给了个不尴不尬的7分,但这并不影响王源顺利晋级。

 

录制结束后,王俊凯等选手差不多走光了便去后场找王源,化妆间的门刚开了一半便听见里面传来胡澌的声音。

 

“王源,你是不是故意害我?”

---------

提拉米苏制作教程(ง •̀_•́)ง

(17)

评论(172)
热度(2385)
© 源味叶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