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芝士小蛋糕!

-但是...你,你动了我的芝士小蛋糕...

-以后我动的,可不只是小蛋糕了...

1.

王源在冰箱里放了块芝士小蛋糕,是他最喜欢的那家甜品店的,以前他三天两头就要吃一个,可现在不行了,他得数着口袋里的零钱够不够坐地铁再换乘公车回学校,再三犹豫后才会买一个。

这块小蛋糕在冰箱里放了两天,王源早上起床要看它一眼,打工回来要看它一眼,睡前刷完牙还要看它一眼。这块小蛋糕简直就是他艰难岁月里的一丝微光,是他黑暗人生中的一点星火,是他奋发向上的全部动力...然而就在王源第三天下了夜班回家后兴高采烈地打开冰箱准备享受美味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芝士小蛋糕不见了。


2.

王源一直很懂事,高中刚毕业就进了他爸的公司帮忙做事,可这大学才读了一半,他爸竟然就叫他去相亲,可把王源给气得半死,当场摔了筷子,只看了盘子里刚吃了一口的芒果布丁一眼,就十分有骨气地夺门而出离家出走了。

王源平时不住校,这会儿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幸亏他人缘好,先在朋友家里住了两天,很快便托人找到了学校附近的房源,四室一厅的大房子,正好还空着一间房。

王源的银行卡全部被停,交完那付三押一的房租,他的存款也不剩多少了。

迫于无奈,从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王少爷只好过上了半工半读的艰苦生活。他去商场找了份销售员的工作,一个星期三天班,商场离学校太远,上早班的时候王源五点半就要起床往市中心赶,上晚班的时候他最早十二点才能到家。王源又在学校附近找了家小龙虾店做收银员,人手不够时还要兼做服务生,一个星期七天,王源只休息周天下午那半天,可把他累得够呛,但事到如今总不能蔫巴巴惨兮兮地回家去吧?他可咽不下这口气。

王源刚搬进出租房就开始了陀螺般高速旋转的生活,根本没机会和室友好好认识,不过他有几次半夜回到家,迷迷糊糊地坐在客厅里啃面包的时候倒是见过几个人,可出租房里进进出出的人太多,王源至今也没搞清谁是谁。

以前王源觉得没必要搞清,但在芝士小蛋糕不见了的那一刻,他觉得这回必须得搞清了。他离家出走快一个月,整天累得要虚脱都没有一句怨言,但刚刚那一刻,他竟然委屈得差点掉眼泪!

幸亏王源还残存着一丝理智,没在大半夜挨家挨户敲开每一间房门。他拿了张便利贴贴在冰箱上,一个字一个字地用力写道:谁动了我的芝士小蛋糕!


3.

王俊凯从小被家里管得严,所以刚上了大学就开始了不着家的独立生活,他爸妈最近不知道抽的哪门子风,眼看着儿子快要毕业回去接手公司了,竟然打起了叫他去相亲的主意,吓得王俊凯又交了四个月的房租,盘算着这段时间先避避风头再说吧。

王俊凯有个刚上四年级的堂妹,黏他黏得厉害,这次期中考试考砸了不敢让爸妈知道,竟直接找到他这儿来了。王俊凯答应了妹妹第二天帮她去开家长会,本想着带她出去吃个饭就把人送回去的,没想到一转头,这小东西竟自己开了冰箱吃起了蛋糕。

王俊凯看他妹妹吃得挺香,像是饿狠了,况且小孩子嘛,还搞不懂这房子是哥哥和别人合租的呢,于是也没忍心教训她,一个小蛋糕而已,再给人买一个不就好了?

王俊凯本想第二天去买的,没想到第二天早上一起床,正准备打开冰箱拿牛奶,就看见门上贴了个便利贴,那上面的字写得无比用力:谁动了我的芝士小蛋糕!

王俊凯原本还有点没睡醒,盯着面前这张淡粉色的便利贴愣了好一会儿,半晌才回过神来,连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的嘴角正在疯狂上扬。

他把便利贴撕下来小心翼翼地夹进了钱包,然后立刻换好衣服开车出门买回来一个十寸的芝士蛋糕放进了冰箱,还在冰箱门上贴了张便利贴,写道:已加息归还,请注意查收。

王俊凯现在已经开始逐步接手公司的事务,由于今天要去给妹妹开家长会,他干脆请了一天的假,开完会直接跟朋友出去吃了顿饭,喝了点酒,等代驾把他送回去的时候都快一点钟了。

王俊凯的生活向来规律,很少有这么晚回家的时候,所以当他回到家脱掉鞋准备回房间却看见餐桌边上还坐着个人的时候,着实是吓了一跳。

那人背对他坐着,也不开大灯,只开了餐厅的小暗灯,那排暗灯现在坏得只剩一个还亮着了,暖黄色的灯光勉强能照清桌上的东西。

王俊凯蹑手蹑脚地走过去,看见了桌上那个他早晨买回来的芝士蛋糕。

这么大一个蛋糕,竟然已经被吃得只剩一小半,饭桌上的人举着个快有他半张脸那么大的巨型勺子,眼睛已经闭上了,嘴角还沾着黏糊的芝士。王俊凯觉得有趣,站在他面前望了好久,直到那人终于彻底睡过去,头往旁边猛地一歪,王俊凯上前半步,用手轻轻托住了他的头。

“嗯?”那人眼神迷离地盯着王俊凯看了好久,半天才回过神来,他揉揉眼睛,软绵绵地向王俊凯问好:“你好呀,我叫王源,新搬来的。”

“你好呀,我叫王俊凯。”王俊凯学着他的语气回答道。

“嗯…你要吃点吗?”王源看对方还没有要走的意思,便主动把面前的大蛋糕往前推了推。

“不用。”

“噢。”王源有点尴尬地挠了挠头发,低下头继续吃他的蛋糕,他觉得这人有点怪怪的,从睁开眼看见他开始就一直看着自己笑,也不知道在笑什么呢。王源用余光瞥见对方终于调头走了,总算是松了口气。

“啊,你之前的小蛋糕我也不知道是哪家店的,就随便出去买了一个,看见你吃得这么开心,我就放心了。”

王俊凯说这话的时候也不回头,说完一拐弯就进了房间,留王源一个人在饭桌前噎得猛拍胸口。


4.

王源星期天只用上早班,他中午在路边吃了碗面,回到家倒头大睡,一直睡到天黑才慢悠悠地睁开眼。他迷迷瞪瞪地蹭着被子起了床,一打开房门,瞬间清醒。

王源好久没闻到这么诱人的饭香味了,这一个月他连外卖都舍不得吃,味觉和嗅觉被练就得十分灵敏,这会儿像只闻到了猫薄荷的猫似的大脑一片空白,只知道遵循本能,跟着香味一路搜到了厨房。

厨房里,王俊凯正背对他站着,锅里的牛肉丁和杏鲍菇随着锅铲的翻炒正发出“滋滋”的响声,刺激得王源直吞口水。关火装盘,王俊凯转过头来,正撞见王源盯着那盘菜望眼欲穿。

“晚上好。”还是王源先开了口,也不知道是在跟王俊凯打招呼,还是在跟牛肉丁。

“晚上好。”王俊凯把菜端到桌上,王源不好意思再盯着看了,他转头从冰箱里端出前一天的剩饭,拿了袋卤肉酱放进微波炉里转,这期间王俊凯又去厨房炒了个西蓝花,菜还没端出来王源就能闻见里边的蒜香味了。

王俊凯把刚煮好的饭盛了出来端上饭桌,微波炉适时地发出“叮”的一声,王源的卤肉酱热好了。

“好像很难见到你呢。”自从那天半夜见过一面之后王俊凯便格外关注这个室友,他发现王源总是大半夜才回家,早的话也要十点多,今天终于被他等到了。

“嗯啊,我一个星期就这半天闲着。”王源开始撕他的卤肉酱,这是他最后一袋了,平时淋在热乎乎的饭上还能从视觉上欺骗一下自己,可如今在对面三菜一汤的对比下显得格外凄惨。

“打这么多工啊,你好拼。”

“没办法,跟我爸吵架了,一点生活费都不给我,只能自力更生咯。”

被迫品尝人间疾苦的小少爷。

王俊凯点了点头,总算决定不吊着对方的胃口了:“诶,要不一起吃吧?我菜炒多了,一个人吃不完。”这桌菜本就是为了钓兔子上钩用的,他刚见着王源出来就想说这话了,可惜对方可怜巴巴的表情实在是过分可爱,叫他忍不住再逗两下。

王源哪知道自己被下了套,他的的眼神终于从牛肉丁移到了王俊凯身上。这菜虽然是香的,但王源的内心也纠结得很,前几天刚吃了人家连本带息还来的十寸蛋糕,今天又要蹭人家的饭吃,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

“那个…”王源把挤了一半的卤肉酱递给王俊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分一半给你吧,这是最后一包了,绝对是世界上最好吃的卤肉酱。”

王俊凯原本还担心饭煮多了,可他没想到这么瘦瘦小小的一个人胃口竟然如此之大,虽然那晚的十寸蛋糕就给他提前做了心理建设,但当王源把锅里最后一粒米都扫干净的时候,他确实是被惊到了。

“你爸是干了多让你生气的事情啊,这些天真是委屈你了。”王俊凯把碗筷拿到厨房去洗,王源本想搭把手,被王俊凯拦住了,他也不好意思白吃别人的饭,于是便站在一旁陪他聊天。

“唉…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儿…”王源抠着桌子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轻松一点,“就是他非要我去相亲。”

“相亲?”王俊凯飞速地看向王源,手里的碗险些没拿住。

“是啊,他刚说完我就走了,桌上的芒果布丁都没来得及吃呢…”王源一想到这个就生气,但这火还没彻底冒出来呢,便生生被王俊凯给瞪灭了。

“你还这么小,就让你去相亲啊。”王俊凯没有要凶他的意思,他只是突然有个很不靠谱的猜测,疑惑惊讶加上些许的期待,各种情绪都争先恐后地冒出头,这表情能不丰富吗。

“就是说啊…而且都二十一世纪了,那老头子不会是想让我去搞什么家族联姻吧?我可不干。”

王俊凯洗完了最后一个碗,他擦干手奖励似的摸了摸王源的头夸奖道:“嗯,有骨气。”

王源反射性地抖了一下,却没躲开,随后冲王俊凯傻兮兮地笑了笑,看上去还挺开心。


5.

王俊凯他妈骂了他爸好一阵子了,说你跟你好兄弟喝酒就喝酒,乱点什么鸳鸯,你看看,咱儿子都不回家了!他爸还挺委屈,说这不是正好了解到情况,老王家里那崽崽也不直嘛,况且这也不叫乱点鸳鸯,这只有鸳啊,哪里来的鸯...他爸这话一出口,被他妈拿着鸡毛掸子从一楼一直打到三楼。

所以当王俊凯主动联系他妈说想要看看相亲对象的照片时,他妈还是挺意外的。说实话她蛮喜欢老王家的小孩,很多年前参加过他的百日宴,白白胖胖的看着可有福气,后来有次活动也见过一面,虽然瘦了,可依旧白白嫩嫩,说起话来细声细语,有礼貌得很。可惜那次活动正赶上王俊凯高三,所以没能去成。

王俊凯妈妈把照片发过去了,本想看看儿子怎么评价,没想到却得到了一句莫名其妙的回复:让我爸拜托王叔叔,千万别心软,别给他儿子打钱,谢谢叔叔了。


6.

有个伟人说过,世界上没有食物不能搭建起来的感情,这个伟人就是王源。

自从吃了王俊凯一顿饭,王源便和他从素不相识的室友直接晋级成了…普通朋友,每次吃晚饭都带上他的那种。至少在王源眼里他们大概还算不上密友。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之前在这住了半个多月都没见过一面的人,现在天天都能碰面。平时他五点半起床去上早班的时候哪里能见着人影,可如今王俊凯竟比他起得还早,早坐在餐厅里吃面包喝牛奶了,顺带还烤了他的那份面包。王源叼着面包刚想出门,王俊凯立刻端着牛奶把他按回椅子上,说我有车,你慢慢吃,等会儿我开车送你。

这霸道总裁的角色从小到大都是王源自己在扮演,如今终于被别人霸道了一回,他砸吧着嘴里香喷喷的花生酱,心想怪不得他那些个小姐妹们都爱看霸道总裁文,这感觉…好像还不赖。

王源以前还觉得自己的gay达挺准,但他真看不出王俊凯是不是对自己有意思,仔细想想,任何一个老好人遇上这么个落魄穷鬼都会伸出援手吧?吃饭的时候顺便带上他而已,顺手给他烤了两片面包而已,顺路带了他一程而已…

虽然王源不知道王俊凯到底是怎么想的,但他总觉得自己倒是想对方想得有点多,想着想着都快想出感情来了。那天晚上他下了班回家坐在沙发上吃店长送的薯片,吃着吃着就睡着了,他没睡得太死,王俊凯刚把被子盖到他身上他就醒了,只是没敢睁开眼。王俊凯没有立刻走,王源不确定他是不是在看自己,直到听见脚步声远了他才虚虚地抬起眼皮看了一眼王俊凯的背影。

王源倒在沙发上裹紧了被子狂蹭,在心里大骂自己不争气,从小到大他爸他妈他管家他保姆给他盖过多少次被子了,不就是盖个被子吗,心脏怎么能乱七八糟地狂跳成这幅德行,真是没出息透了!

王源捧着被子回房间,再三纠结后还是不知道该不该把被子给还回去,都这么晚了应该睡了吧?万一吵醒了人家多不好啊…于是王源便把那床淡蓝色的被子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在了枕边。

王源累了一天,沾着枕头就开始犯迷糊,他听见了“咚咚咚”的敲门声,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做梦,那敲门声越来越清晰,仿佛就在耳边,王源这才猛地坐了起来。

“门没锁!”王源伸手去够床头的灯,急急忙忙地喊道。

卧室的门被推开,王源总算摸到开关了,他紧张地坐直了身子,望着门口抱着枕头的王俊凯,连讲话都有些磕巴:“怎,怎么了?”

“我房间里有蟑螂。”王俊凯关上卧室的门朝王源走来,床上的人死死攥着手里的被子,大脑有些反应不过来。

“啊?”

“我特别怕虫子,不知道那只蟑螂窜哪儿去了,今晚能在你这住一晚吗?”

天时地利人和,连被子都在床头摆好了,哪还有什么理由拒绝?更何况以王源现在的半死机状态怎么可能想得出理由啊,能顺利说出话于他而言都格外艰难了,于是王俊凯看见王源愣愣地点了点头,磕巴道:“可,可以啊”。

王源机械地把刚叠好的被子重新铺开,迅速扔掉了床上那只抱着睡觉的巨大毛绒兔,拼命往里边缩了缩挪出位置,然后乖乖地躺平。

王俊凯也不客气,放下枕头立马躺下,还随手关掉了灯。夜深人静万籁俱寂月明星稀...可王源怎么可能睡得着啊!他脑子里那根弦紧紧绷着,都无法回忆起之前自己是用什么节奏呼吸的,王俊凯朝他这边翻了个身,王源甚至觉得自己的被子都沾上了王俊凯的体温,蹭得他大腿都在发麻。王源鼓起勇气猛地坐了起来,声音小的和蚊子似的:“我还是去你房间睡…”

“快睡吧,你明天还要早起呢。”王源连话都没来得及说完就被一把按了回去,他没想到王俊凯竟会直接上手,而且那只手就这样搭在他肩上不动了。

“晚安。”王俊凯又把王源往自己这边揽了一点。

王源的心脏都快要爆炸了,王俊凯这是什么意思啊?是不是嫌自己太吵了?还是他真的对我有意思啊…王源依旧紧张得不行,却喜欢极了这样的肢体接触,喜欢到全身都酥酥软软。他被圈在王俊凯的怀里动弹不得却又心安理得,就这样沉沉地坠入了梦里。

王源这一晚睡得格外安逸,被闹钟吵醒的时候还颇有些不耐烦,可当他模糊的意识逐渐清明,他发现自己竟然整个人都挂在了王俊凯身上,他那可怜的被子不知何时被踹到了角落,两个差不多一米八的人就这样缩在王俊凯那床小被子里,王俊凯好像早就醒了,正满脸纵容地盯着他看呢。

“呃…不好意思,我,我喜欢抱着东西睡。”王源保持着紧抱王俊凯的姿势没动弹,他已经尴尬到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动作退开才能显得比较自然。

“嗯,我理解。”王俊凯也不恼,依旧淡定地翘着嘴角,这副表情看得王源耳朵发热,他心里感觉怪怪的,自己这是什么反应啊?大早上的占了人家的便宜,反而被人家给撩到了?

“我,我去刷牙。”王源从床上爬起来,几乎是落荒而逃,那慌张的样子看得王俊凯抿着嘴忍不住发笑。


7.

王源发现自己好像有点喜欢王俊凯。

这恐怖的结论导致他接连躲了王俊凯好几天,他跟同事调了班,每次出门回家都和做贼似的,生怕跟王俊凯撞个正着。他手机里存了张王俊凯的照片,是有天他围着围裙做晚饭的时候王源偷偷拍的,只是个后侧方的背影,看不清脸。

王源最近叹气的频率多了,跟朵蔫了的小野花似的,连店长都看不下去,天天往他的员工餐里加个甜甜圈。

王源只是纠结郁闷自我矛盾,换做平时喜欢就是喜欢呗,哪里来这么多的纠结,但他喜欢上的可是自己的室友啊,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万一被拒绝了该有多尴尬!

今天小龙虾店不忙,老板只让他好好收银就行,王源想了快一个星期了,还是觉得这么躲下去不是个办法,要不还是挑明吧,大不了挑明之后立刻收拾东西逃回家…唉,都是芝士小蛋糕惹的祸。

“微信支付宝还是现金。”

“支付宝。”

“…”王源抬起头,这声音他太熟悉了,前不久还在他耳边说晚安呢。

“好,好久不见啊。”王源恨不得掐死自己,都酝酿多少天了还会结巴!
“最近我有,有点忙。”王源又在心里扇了自己一巴掌,到底会不会聊天啊,干嘛要不打自招!

“十点下班吗?”王俊凯看了眼手表。

“啊?噢…”王源点头。

“下了班赶紧回家啊。”王俊凯提起手里的袋子继续道:“我给你买了小龙虾吃,再晚会儿该凉了。”

“…”王源的脸又开始发烫,排在王俊凯后面的那个女生听到这话后拼命捂着嘴堵住尖叫,王源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给埋了。

王源打工的小龙虾店离公寓只隔了两条街,他一路小跑着往家赶,也不知道是急着去见王俊凯呢还是担心小龙虾真的凉了。一个星期没见,刚才在店里看见王俊凯,总觉得又帅了。

王源兴冲冲地奔回家,却还没想好要以什么样的态度面对王俊凯,王俊凯现在不仅是他的室友,更是他的暗恋对象,还是他躲了好几天的暗恋对象。

王源平时可喜欢吃小龙虾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面对一桌子的小龙虾会提不起兴趣来,王俊凯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聊天,气氛虽不活跃,倒也不至于尴尬。两个人偶尔低头玩会儿手机,王俊凯的表情还挺轻松,王源这边就有些尴尬了,因为他收到了一个微信好友申请。

其实一个好友申请也没什么问题,关键这好友上来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好,我是你之前的那个相亲对象。

这就有点让人郁闷了。

王源吮了吮油乎乎的手指,艰难地把手机挪远了点,打一个字抬一下头,生怕王俊凯看见似的。

过了好一会儿王俊凯的微信界面蹦出来一条消息,他的表情瞬间变了,连拿手机的手都有些抖,他突然站起身冷淡地说道:“我吃饱了。”还不等对面的人回答便自顾自地回了房间。

王源被王俊凯吓到连龙虾都拿不稳了,他望着一桌子没吃完的小龙虾发愣,手机的屏幕还没暗,上面写着他刚发出去的消息:对不起啊,我不能跟你相亲,我有喜欢的人了。

王源一个人收拾了桌子,把没吃完的龙虾装好放进冰箱,也不知道该不该敲门问问王俊凯到底怎么了,他躺在床上越想越郁闷,说好的距离产生美呢,这才躲了王俊凯几天,他们之间怎么突然就产生鸿沟了?

他看着自己跟那个所谓相亲对象的聊天窗口越看越烦,怎么刚跟人家说完自己有喜欢的人,喜欢的人就对自己爱答不理了,这相亲对象是不是有毒啊!

倒霉鬼:你喜欢他多久了?

偏偏这该死的相亲对象还大半夜的给他发信息。

王源:好久了!

可不是好久了吗,刚见了两次面就被食物勾走心了。

倒霉鬼:他很帅?

王源:帅啊

倒霉鬼:有多帅?

王源:反正肯定比你帅

对面的人安静了好久,半天才回道:那可不一定。

王源不乐意了,找到那张王俊凯做饭的照片立刻发了过去。

王源:背影都能秒杀你!

对面的人又不回话了,王源想他大概是被征服了吧,心里竟还有一丝小得意。心情稍微好了些,王源跳下床走到门边去关灯,灯还没关上门却开了,王源看着破门而入的王俊凯还没来得及发出一个音节,下一秒就被死死地按在了墙上,嘴巴被毫不留情地堵住,顶入口腔的舌头算不上温柔,却霸道又缠绵地将他驯服。王源受不了这么深的吻,嘴里漏出几声喘息,他抱着王俊凯的脖子,手脚发软地挂在对方身上,终于在换气的间隙中找回一丝残存的理智。

“干,干嘛啊?”

“你知道我刚刚有多难过吗。”王俊凯蹭着王源的鼻尖,那眼神像是恨不得将他整个人都给吞了似的。

“难过什么?”王源依旧不明所以,王俊凯也不解释,只望着他的眼睛认真道:“跟我在一起吧。”他的目光流连于王源泛红的眼角和被自己亲得水润的唇上,恨不得立刻低下头去再好好尝一尝那唇齿尖的甜味。

“啊?”王源被亲得晕晕乎乎,完全搞不清对方这一百八十度的态度大转变是怎么回事,他茫然地眨巴着眼,又在王俊凯面前结巴了:“我,我爸妈给我找了相亲对象…”

“那你爸妈有没有告诉你,你那个相亲对象,是我?”

王源这下彻底懵了,什么情况啊这是?王俊凯就是他的相亲对象?那刚才跟我聊天的人是谁?不就是王俊凯吗?我都跟他说了什么呀!我竟然把王俊凯的照片发给了王俊凯!!!

“跟我在一起吧。”王俊凯又郑重地重复了一遍。

“唔…”王源还沉浸在暗恋被戳穿的羞愤中,他赌气似的撇过头,很没底气地小声支吾道:“但是…你,你动了我的芝士小蛋糕…”

王俊凯不受控制地弯起唇角,他突然抬手关掉了灯,抱起王源直接摔在了床上。

“以后我动的,可不只是小蛋糕了…”王俊凯附在王源耳边蹭他脖子,恨不得伸出舌头舔一下才好。 

“唔…!”王源被抵在床上动弹不得,刚想开口大喊便被王俊凯一手捂住了嘴。

“诶,你小点声。”王俊凯话中带笑,呼出的热气全都喷在王源了耳边,“这房子隔音效果不太好,别闹出太大动静了,隔壁还有人呢...”

王源立马噤声,仿佛被隔壁的人看光了似的,羞耻到脸颊都在发热。王俊凯见他不动了,刚想再逗他两句,只听王源又羞又别扭地小声说道:“那,那你轻点动啊…要是被听到了怎么办呀…”

“………”

王俊凯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声fuck,他直接低下头堵住了王源的嘴,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东西,王俊凯担心他要再多说两句话,自己怕是真会忍不下去。

王源喘得厉害,他揽着王俊凯的脖子扒在他身上,即使被亲得大脑缺氧也不放过任何一次开口的机会:“今晚你屋里还有蟑螂吗?”

王俊凯被逗笑了,他拽起被子往身上一拉,紧紧抱着王源无赖道:“有啊,多着呢,能再收留我一晚吗?”

“那你明天要给我买芝士小蛋糕。”

“嗯,买十寸的。”

“还有上次你做的那个牛肉丁,我还想吃。”

“明天就给你做。”

“我还想吃学校门口的那家烤肉。”

“周末就去吃。”

“还有南门巷的蟹汤…”

“我叫他们家的厨师到家里来给你做。”

“还有,还有我的芒果布丁…”

王源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了轻轻的呼吸声。


8.

两个王家老父亲也不知道自己养了二十多年的亲儿子到底是怎么了,竟然不抗争不反击不离家出走了,还说要立刻见相亲对象一面,带着家长的那种。

—————

名词解释✏️

押一付三:交4个月房租,住3个月后,再交3个月房租,以后3月一交,多的一月租金是押金。

押三付一:交4个月房租,住1个月后,再交1个月房租,以后1月一交,多的三个月租金是押金。

好想吃芝士小蛋糕(¯﹃¯)


评论(102)
热度(2686)
© 源味叶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