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向侵略(21)

要不是王俊凯在吃晚饭的时候顺口提了一句下个星期六就是决赛,王源都快忘了他还参加了这么一个舞蹈比赛。

决赛分团体展示和个人展示两个环节,主办方把进入决赛的选手分成了很多小组,每组五到六个人,每个组都可以自由选择表演曲目。

正是因为选曲自由,所以究竟要跳哪首歌,需要大家一同讨论,而每个参赛选手都有自己的长项与短板,选曲不可能迁就所有人。再者,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若是不小心匹配到了段位高的玩家,对方释放一个大招直接全灭敌方阵营,而水平低的人释放同一个大招,只能清一清塔下的三四个小兵。不幸的是冤家路窄,王俊凯竟然和凌彬宇分到了一个组,他被王源强行下了禁止斗殴令,无法实现“见一次打一次”的宏伟蓝图,只能一忍再忍,决定在比赛里将对方压制到底。

之前大家已经决定好了曲子,决赛将近,有人在大学城附近找了个练习室,大家约好周五聚一次在赛前磨合一下。即使前天晚上王源再三叮嘱“禁止斗殴”,可到了第二天他还是忧心忡忡,生怕会接到派出所的电话问他是不是王俊凯小朋友的家长。

王源在五点多的时候接到了王俊凯的电话,不过不是在派出所里拨过来的。

“我们等会儿要一起去吃烤鱼,你来吗?”

“算了吧,我都不认识他们。”王源不太想去,可又有点担心他和凌彬宇两个人在一个桌上吃饭会不会闹出点情况。

“我们组有个女生诶,我觉得她老盯着我看…”王俊凯压低了声音。

“看就看呗,看一眼又不会少块肉。”王源听出来王俊凯这话的意思是很想让他去的,可他偏又嘴硬,小声继续嘟囔道:“而且我今天更想吃烤肉,我要一个人去吃烤肉了。”没想到手机里立马传来了王俊凯的喊声:“诶!我们去吃烤肉怎么样?我知道一家特别好吃的…”

“诶!别别别!就吃烤鱼吧!我去!”

“嘿嘿。”

结果一群人最后还是跑去吃了烤肉,王源一进门就看到了王俊凯口中的那个总盯着他看的妹子,坐在他旁边,也是个Alpha,还是个有女朋友的Alpha。

王源打完招呼后坐在了王俊凯另一边,狠狠白了他一眼。

虽然王源一开始就猜到王俊凯只是想找个理由把他骗过来而已。

那个妹子的女朋友过了一会儿也到了,王源从众人的三言两语中听了个大概,原来他们在练舞的时候谈到了有没有对象的问题,有人起哄说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都叫上家属吧,这样才热闹。

王俊凯向来都不屑于这种无聊的事情,可王源撑着头悄悄看了眼对面的凌彬宇,大概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王源忍不住挪手遮住上扬的嘴角,王俊凯在某些方面挺幼稚,他一向不喜欢高调,但在炫耀自己的另一半这方面,王俊凯实在是算不上低调,也就差走个后门入侵学校的广播站,每天扯高气扬地宣布“今天是我跟王源在一起的第三天”、“今天是我跟王源在一起的第四天”、“今天是我跟王源在一起的第四天半”。

一桌人凑到一起着实不知道该聊些什么,先是讨论了一下舞蹈动作,然后吐槽了一下自己学校哪个食堂的包子最难吃,最后七拐八绕,还是觉得调侃小情侣这件事比较有趣。

“听说你之前是个Beta?”王源的事情早就传得满大学城皆知了,在座的各位或多或少都听说过那么一点,这也是他们起哄要家属都过来一起吃饭的原因,只是刚刚碍于面子谁都不敢开口问。

“嗯,算是吧,我这方面开窍比较晚。”

王俊凯用生菜包了几片肉递到了王源面前,王源之前嫌他在不熟的人面前这样太腻歪所以推开了一次,这次他正在聚精会神地听别人说话,有东西递到嘴边他连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啊呜一口吞下,等塞了满嘴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地石化了三秒,往王俊凯那边瞪了一眼。

“啊…我还挺羡慕你的,其实我有个喜欢的学长,是个Alpha,我有时候就在想,如果我也能变成Omega就好了。”蓝衣小哥喝了口冰可乐,满脸惆怅。

王源快速咀嚼完了嘴里的食物,略带疑惑地问了句:“是Beta的话不行吗?”

“也不是不行...但哪个Alpha会不喜欢Omega呢,如果我是Omega的话,他注意到我的概率也许会大一点吧。”

“唔。”王源点了点头,心不在焉地顺口吞下了王俊凯递到嘴边的第二个肉卷。

王源没办法反驳对方的话,他说的很对,Omega和Alpha才是天生的伴侣,身为一个Omega,只要故意释放一点信息素便能吸引到Alpha的注意力,比起Beta,Omega在Alpha面前有着绝对的优势,想到这里王源竟然有些后知后觉地庆幸自己是个Omega。

“那你还蛮幸运的诶,刚发现自己是Omega就找到了自己的Alpha。”另一个黄衣Beta小哥向王源投来了羡慕的目光。

“啊,是啊。”王源嚼着嘴里的东西支支吾吾胡乱答应着,其实这些问题都是他之前从来没有思考过的,从发现自己是Omega,再到和王俊凯在一起,这一切就这么顺理成章地发生了,如今被别人一提醒,王源才意识到自己确实是被上天宠幸着的。

“在他还是Beta的时候就找到了好吗。”王俊凯乐此不疲地给王源卷着肉卷,大概是觉得喂王源吃东西挺好玩儿的,让他想起了小时候养的兔子。

“算了吧你,那时候你对我都凶死了。”王源回忆起了他们刚见面的时候,“ 差点跟我打起来。”

“我的叛逆期也就持续了那么一小小小段时间,我早就开始追你了好吗!”王俊凯捏起大拇指和食指,比了芝麻大的一小点。

“追我?你之前什么时候追过我?”王源有点惊讶,他一直以为王俊凯对自己只是有好感而已,所以他一表现出喜欢的情绪王俊凯就顺势接受了,究竟什么时候喜欢他的,究竟有多喜欢,王源从没问过也不敢去问。

“你自己想想看,为什么总在球场看见我,为什么总在食堂看见我,为什么总在澡堂看见我!”

说到澡堂的时候,其他人都发出了“yooooo~”的感叹,王源被噎得脸有些红,烤盘上的烤肉滋滋响,烟熏得他脸上都开始发烫。大家见王源低着头不说话,也没再继续调侃下去,一转头将话题引向别的地方了。

王源则开始心神不宁起来,那句“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差点就问出口了,他实在是太想知道了,究竟为什么会喜欢,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是不是闻到了自己的信息素之后才喜欢的,究竟有多喜欢…王源真想一次性全部问清楚,奈何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又问不出口,可错过了这次,下次该如何开口呢?

王俊凯也没什么心思坐着了,他眼看着王源又是咬嘴唇又是咬吸管的,一副憋了很多话的样子,他在餐桌下偷偷勾了勾王源的小拇指,凑到他耳朵边小声说了句“我等会儿去你家”。

王源的脸比刚刚更红了。

由于第二天有比赛大家吃完饭就散了,王俊凯跟着王源回了家,路过学校南门的时候王源依旧问了句“你不回去吗”,王俊凯把手伸到他棉袄的帽子底下顺手捏了捏他的脖子,明知道王源不会拒绝可还是反问了句“可以吗”,王源低下头没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才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王俊凯心里苦,没有了发qing期来打掩护,他都不知道该用什么理由去王源家过夜,还被舍友三番五次地无情嘲笑“都完全标记了还不赶快同居”。

王源刚进家门还没来得及穿上拖鞋,就被王俊凯抗在肩上扔到了床上。

“洗澡!先洗澡!”王源惊恐地瞪大了眼睛,被对方两三下扒掉了外套,王俊凯整个身子都压了过来,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他抬手掀开了王源额前的刘海,亲了亲王源的眉毛:“说吧,你有什么想问的。”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王俊凯的声音像灌了酒似的,沉沉地荡漾在耳边,听得人醉醺醺的。

“什么啊…”面对王俊凯如此直白的开场,王源倒是不知要如何开口了。

“你问吧,我都会回答你的。”

王俊凯今天被学生会的人拉去一个什么活动当评委撑场面,特地穿了套小西装,他刚刚已经脱了西装外套,问王源话的时候单手松了松领带。领口的两颗扣子被他解开,王源瞟了眼领口的风景咽了咽口水,眼睛眨得更快了。

“就…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王源真的觉得王俊凯很讨厌,干嘛要掀他刘海,本来还指望着遮遮眼睛藏藏羞,现在额头凉飕飕的,又被王俊凯直勾勾盯着,简直和裸奔没什么区别。

“在你还是Beta的时候。”王俊凯继续道:“具体哪一天…我也记不清了,或者说可能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特别在意你的。”

“那你以前不是讨厌Omega吗…”

“是啊,但如果是你的话,就不讨厌了。”

“这样啊…我之前还担心来着…”王源小声嘀咕。

“担心什么?”

“担心你会讨厌我啊…你不是讨厌Omega吗。”王源的眉毛委屈地皱了起来,被王俊凯“啵唧”一口抚平了。

“傻不傻。”

“还有,你跟我告白是在我发qing期的时候,我发qing期的时候都能把凌彬宇迷成那样,万一你也是被我的信息素…”王源没能讲下去,因为王俊凯用吻堵住了他的嘴。

“别提凌彬宇,我跟他能一样吗。我不是因为你的信息素好闻才喜欢你,我是因为喜欢你,才觉得你的信息素好闻,就算你是没有信息素的Beta,我也照样想扒了你的裤子。”王俊凯恶狠狠地捏了一把王源的腰,“你都在想些什么啊傻宝宝,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王源被捏了两下腰浑身酥酥软软,他可算是明白了,之前被王俊凯捏捏脖子就浑身软,现在被捏捏腰又浑身软,这哪里是因为他脖子和腰变敏感了啊,这分明是王俊凯的手捏到哪里,哪里就成了他的敏感点。

“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啊,你之前这么受欢迎!”王源用小拳拳有气无力地捶了下王俊凯的胸口,软绵绵的跟撒娇似的,“这么多Omega围着你嗷嗷叫,你不就跳个舞嘛,又是献花又是献吻的…”

“诶诶诶!别冤枉人啊,献花倒是有,献吻的话…要不你下次献一个?”王俊凯挠了挠王源的手心,听着他醋意满满的胡言乱语还挺开心的:“别人就算给我献了吻,我也不接啊。”

“那你的初吻,是献给哪个小妖精了?”王源手一用力,那几根不安分的指头被他握在了手心。

王俊凯却愣住了,王源看他没反应,以为终于逮到了老虎的小尾巴,越发理直气壮起来:“认识你之前别人都说你高冷,我看也没有冷到哪里去嘛。”

“等一下,我什么时候说我的初吻…上次在KTV?”王俊凯突然想起来了,那次在KTV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他被问到初吻还在不在...

“哇,没想到啊王源同志,快快如实招来,是不是从那时候就在意我了。”

“胡说什么呢!不要转移话题!”

“好啊,你很在意是吧。”王俊凯退开身扯掉了领带,扒开白衬衫的扣子把衣服往后一甩:“那我现在就告诉你,到底是哪个小妖精。”

“你干嘛!”刚刚还一副正义凛然的王源同志拼命蹬腿,被王俊凯同志一把抓住,“我警告你!不要企图用肉偿蒙混过关…王俊凯!”

于是王源在这一晚终于知道了,那个他在心里好奇了无数次的王俊凯的初吻对象,原来就是自己啊。

K大校园论坛

------

眼睛一闭一睁 我怎么又一个星期没更文了!好了!我接下来要快快写了!

评论(658)
热度(2705)
© 源味叶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