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向侵略(12)

王源发现今天的王俊凯情绪不太对。
你说句话,他笑,你问他干嘛啊,他笑,你骂他,他还笑。
总而言之,不可理喻。
但这顿火锅王源吃得很开心,一半番茄锅一半牛油麻辣锅,两个锅底的味道都异常浓郁,火锅忠实爱好者王源同学可以用自己的颜值担保这家店是他们学校周围最好吃的一家。
王源的嘴唇本就饱满,沾上了层辣油后变得油光红润,不同于之前那张粉嫩的小嘴,现在这样红通通的样子就像被狠狠亲过似的。
王俊凯不禁开始回想,刚刚王源亲过自己之后的嘴唇是什么颜色的啊?他跑得有些急没来得及仔细看,但好像还是粉红色的,是因为亲的不够狠吧。如果有机会的话,下次肯定要好好亲,在他有意识的情况下慢慢亲,先含住上嘴唇,再仔细照顾下嘴唇,要裹住他的小舌头把他亲得晕乎乎,亲到那张粉色的小嘴重新变得红润...
王俊凯回过神来重新望着对面那个一张一合嚼肥牛的小嘴,腹部肌肉有些紧绷。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王源产生欲望的?是迎新晚会上看到他跳舞的时候,还是他找宿管为自己开门的时候?是他紧张兮兮为自己炖排骨汤的时候,还是在舞房看着他大汗淋漓的时候?
他只知道自己一开始仅仅是觉得这人有趣,有趣到时时刻刻都忍不住去逗他,还特地提着澡筐去澡堂里找他看他羞到满面通红的模样。原本是王源到处躲,后来就变成王俊凯自己不敢去澡堂里找他了,他感觉体内这股占有欲越来越强,难耐的欲火压都压不住,他甚至都不敢想,万一再一次看到赤裸着身子的王源,自己会不会有反应...
王俊凯对欲望这种东西有着强烈的排斥,有些事犹如狰狞的皮鞭,曾经用力挥向了他尚且幼小的心灵,在那上面留下了深深浅浅如蛇爬般无法消除的疤痕。王俊凯从骨子里厌恶Alpha和Omega之间的羁绊,这两种性别间的结合都是虚伪的,都是被欲望支配的,都是泯灭了最原始的情感的。
王俊凯从不否认自己的传统,他认为两个人应该先相爱再去谈欲望之类的东西,但他现在无疑成为了自己最厌恶的人。
可是当王俊凯看着王源的时候,有些想法便越发一目了然,他控制不住这股欲望。
可王源不是Omega,这个事实让王俊凯既安心又不安。他反反复复地把王源是Beta这件事当作自己躁动的借口,王源是个Beta,我对他的所有想法都源自于真心实意的喜欢,我和那些被信息素吸引的Alpha不一样。可紧接着袭来的不安才是王俊凯罪恶感的源头,他惋惜他遗憾,他竟然时常在想如果王源是个Omega就好了,如果他是Omega,我的信息素一定能吸引到他。
王俊凯第一次开始相信星座,处女座这该死的纠结症啊,到底该如何治疗啊!

运动会期间的北方已经有些许寒意了,但幸运的是这两天正好出了太阳,王源他们每个人一件卫衣加运动裤,出门的时候觉得有点冷,热身完之后就刚刚好了。
一群人原本打算统一服装,统一来统一去还是统一认为怎么穿着舒服怎么来,下身穿人人都有的黑色运动裤,上身穿黑白风格的卫衣就好了。
王源黑白色系的T恤和帽子倒有一大堆,卫衣全都是蓝的绿的红的粉的,他在行李箱里扒了半天才扒出两件白色卫衣,一件印着一只凶巴巴的胖兔子,另一件印着一只萌萌的小肥猪,两天运动会,一天穿一件,正正好。他在运动会前天晚上拍给王俊凯看,王俊凯笑得直喘气,说你这两件衣服傻的可以,然后王源第二天穿着胖兔子出现在王俊凯面前的时候,王俊凯穿着件黑卫衣,上面印了个威风的老虎头。
王俊凯肯定是故意的。
王源嘟起嘴巴皱起眉,小脸气得皱乎乎的,神似他衣服上那只凶巴巴的胖兔子,王俊凯笑得更开心了。
学校一共有二十六个院,运动会的时候会围着操场坐好,别人在操场挥洒汗水的时候,王俊凯他们就在每个院前面跳舞,计划平均分配每天跳十三个院,也就是每天跳十三遍。

舞蹈反响十分热烈,王源在迎新之后已经赢得了一大票迷弟迷妹迷哥迷姐,现在再加上个平时不爱参与集体活动却拥有无数爱慕者的王俊凯,此起彼伏的尖叫声比给运动员加油的喊声还响亮。
开始几轮还有老师在一旁象征性地维持一下秩序,后来就没有人管了,送花的送零食的送巧克力的送拥抱的全都有,一群人越跳嗨来者不拒,除了几个兴奋的Alpha冲王源狂奔而来时被王俊凯半路截胡,一切都很和睦。
观众席的尖叫声被王俊凯的举动引向了巅峰,王源看着熊抱住其他Alpha的王俊凯,也没去细想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只当他是因为今天身为自己的搭档才一时兴起,正好王源也不想和其他Alpha亲密接触影响到身体状况,便用沉默表达了对王俊凯行为的许可。
只是在截胡几个Alpha之后,王源就觉得王俊凯的舞蹈动作越发放肆了,手掌是实实在在地隔着衣料摸过每一寸肌肤,后背贴胸膛一起扭胯时的站位在那之后也越来越近。王源不禁有些想笑,这就是Alpha天生的占有欲吗?难道这种占有欲不只是对着属于自己的Omega才有,对着自己的搭档也会有?
王源除了要跳舞还报了项目,一天下来累得够呛,跳完最后一遍后坐在地上缓了好久,一群穿着同款小短裙的妹子从他们面前走过,手里拿着花花绿绿的单色甜筒,七嘴八舌地感谢她们队长请吃冰淇淋。
王俊凯转头去看王源,正好看见王源盯着人家手里的甜筒咽了口口水。
王俊凯第一个从地上坐起来:“走吧。”
“干嘛去啊。”王源声音懒洋洋的,明显没休息够。
“请你们吃甜筒。”王俊凯向王源伸出一只手,“去不去?”
王源瞬间褪去了疲惫的表情,抬起头眨眨亮晶晶的眼睛,诚恳地点了点头。
“去去去!”
“走着啊凯哥!”
“大哥今天真大方啊!”
其他人一听有甜筒吃马上来了精神,拍拍屁股立刻起身。
王源也不去拉王俊凯递过来的那只手,反而自己伸出手,等着王俊凯再来拉自己,这画面放在王俊凯眼里和撒娇似的,他强忍着笑向前半步拉住王源,心都快被萌化了。
王源顺着王俊凯的力道蹦跶着站起来,跟他衣服上那只兔子似的。
王俊凯不顾人民群众的白眼给王源买了双色的冰淇淋,并且面不改色地解释道王源他要带着你们这帮小屁孩儿练舞多么辛苦多么劳累多么值得歌颂!

王俊凯第二天穿了件纯黑的卫衣,王源觉得自己衣服上那只小肥猪有点碍眼。
只是他今天出门可能忘记看星座运势,中午在食堂被人泼了一身的汤,胸口的小肥猪在尴尬的空气中瑟瑟发抖。
“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的没事的。”王源手足无措地安慰着面前眼圈红红的妹子,王俊凯在一旁沉着脸,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音量恶狠狠地嘀咕了句“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嘛啊”。
“王俊凯啊,我没黑白色的卫衣穿了。”安慰走了妹子,王源嫌弃地捏着衣角晾那一大片被汤汁侵蚀的布料,皱着眉满面忧愁。
“下午还有六个院要跳,我穿什么啊。”
“我还有件白的。”王俊凯在包里拿出纸巾帮他简单擦了擦,拍拍王源的肩膀说:“走吧,回寝室,穿我的。”

王源肩膀很宽,什么衣服都能撑得起来,但他骨架小身子单薄,而且比王俊凯矮小半个头,所以平时穿的衣服比王俊凯的小一码。王俊凯寝室里那件白色卫衣码数不太正,连王俊凯穿着都觉得肥,他担心王源穿着不舒服,想了半天后指着自己身上的黑卫衣说:“要不你穿我这件吧,这件码数偏小。”
“呃...”王源挠了挠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看出来王俊凯今天这件衣服在他身上有点小,肯定是为了和自己的白卫衣搭配才特地穿上的,但穿王俊凯的衣服...
王源有点犹豫,但无法否认的是,他心里还有那么一点渴望。
“可以啊...”王源的眼神飘向了一边,不想让王俊凯听出自己的摇摆不定。”
得到了答案的王俊凯充分展现了自己卓越的行动力,抓住衣角手一抬当着王源的面就把衣服脱了。
“给,先把你身上这件换下来吧。”
“啊?喔...”王源的眼神迅速扫过王俊凯的胸膛还有他一直延伸进裤腰的人鱼线,一抬头就和他投向自己的目光撞了个正着,王源只和他对视了一秒便匆匆移开眼,又觉得太过刻意,只得重新扭过来用力一点头。
王俊凯都这么爽快地脱了,自己还有什么理由扭扭捏捏?王源一咬牙一闭眼,抓起衣角说脱就脱。
王俊凯这会儿才发现有哪里不太对劲,他有些不自在地碰了碰额前的碎刘海,仗着王源此时正被衣服蒙住脑袋便肆无忌惮地打量起王源的身体,从他精瘦白皙的腰到胸前两抹可爱的粉红,王俊凯低头看了看自己,对他们的肤色差十分满意。
王源急于表现自己的坦荡,脱得又快又急。这件衣服领口有些小,王源一下子没探出头来立马慌了,先把手从袖子里拔了出来,又手忙脚乱地去扯衣服,王俊凯脑子一热,走上前去帮他扯了一把。
王源终于呼吸到了新鲜空气,探出头迎上了近在咫尺的王俊凯。
不知道是衣服扯到了耳朵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王源的耳朵通红一圈,眼睛湿漉一片,王俊凯也没想到他会突然抬头,鼻尖都差点碰到了一起。
两具赤裸的身体隔着几乎可以忽略的距离,似乎都能感受到彼此的体温。
王源的头发乱糟糟的,心里也乱糟糟的,他竭力控制着快要混乱的呼吸,颤动的睫毛在眼下投出一片阴影。
“你头发乱了。”王俊凯讷讷地开口,僵硬地伸出手帮他顺了顺毛,“穿上吧。”
“喔。”王源赶紧接过王俊凯手中的衣服,王俊凯也赶紧退开身子换上了新衣服,指尖相碰的瞬间又是一阵心颤。
两个人换好衣服后沉默着朝操场走,王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步子走得有些急,王俊凯不紧不慢地跟在他身后,与他保持着半步的距离,他的衣服在王源身上还是有些肥大,但王俊凯心里莫名的开心,总觉得这衣服严严实实地包住了王源,就好像王源已经被他完完全全占有了似的。
王俊凯忍不住加快脚步跟上王源,他用力嗅了嗅鼻子,闻到王源身上有一股自己信息素的味道,虽然只是淡淡的一点,但他还是控制不住越发愉悦的心情,王源身上都是自己的味道,这感觉就像王源已经被自己标记了似的。
“那个,你先去操场吧,我去趟厕所。”王源在教学楼前停下了脚步。
“好。”王俊凯还没从刚刚的暧昧气氛中缓过来,他点点头转身就走,没注意到王源脸上不太正常的红晕。
王源等王俊凯完全消失在视线中了才立刻跑向教学楼直奔厕所,他把自己锁在隔间里大口喘着气,后背紧贴着冰凉的门板,他的指甲用力抠在门板上发出了刺耳的剐蹭声,浑身止不住地发抖,脸上满是隐忍。
这衣服上的味道,对他来说太过浓烈了。

评论(157)
热度(2624)
© 源味叶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