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向侵略(11)

这样的结果也是众人早就料到的,只是刚刚有那么一瞬间,王俊凯真的以为王源要走向凌彬宇了。
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散发出的信息素有多浓郁,周围的Omega已经退到了最角落,直到这会儿王俊凯的气味淡下去才敢重新围过来。
王俊凯心里很明白,就算他的信息素再强势再诱人,对身为Beta的王源来说根本毫无用处,可是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在遇到威胁的时候疯狂释放信息素,这是他的本能,他是个强大的Alpha,连身体里流淌的血液都带着占有欲。
在王源拉住自己袖子的那刻,王俊凯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王源的表情太诱人了,泛红的眼梢楚楚动人,粉嫩饱满的嘴唇微张,轻轻喘着气。
这副样子…太像个发情的Omega了。
“和你跳,我要和你跳。”王源说得有些急,不知是因为说得太快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连声音都在抖。
王俊凯忍不住舔了舔嘴唇,整颗心都溶化成了温柔的水,漾在胸口晃荡得快要溢出来了。
“好。”他稳住呼吸,一时间竟忘了为王源选择了自己而高兴,满脑子都是些令人热血沸腾的画面。
冷静啊王俊凯!想象力不要太丰富!表情!快控制表情啊!
“行了行了,开始练吧。”王源低下头摇摇脑袋给自己散热,吸入鼻腔的空气又重归清新,紧绷的神经逐渐放松下来。
“喂!”终于冷静下来的王俊凯后知后觉的开心起来,龇着两颗小虎牙蹦蹦哒哒地跳到王源身边,二话不说就勾住他的肩将他一把揽进怀里。
“你干嘛!”王源吓得一激灵,缩着脖子不敢动弹。
“你刚才好像个Omega啊。”王俊凯凑到王源耳边,压着嗓音低声笑道。
王源刹时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抬起手一把推开了王俊凯迅速逃离,他慌了神,慌到什么也无法思考了,大脑突然空白一片,敏感的神经只捕捉到了“Omega”这个词,我?Omega?他在说什么?他发现了吗?
“我就开个玩笑。”王俊凯被王源过激的反应吓到了,连忙上前两步拉住了王源的手,“哎呀,我没别的意思,就是你刚刚的表情…”
王源闻言停下了脚步,转过头狠狠瞪向王俊凯,他眼眶还红着,不知道是不是被气的,本该凶狠的眼神因这泛红的眼角变了味,竟显得有几分委屈和娇嗔。
“ok,ok,我错了。”王俊凯立马举手投降,“刘志宏,放音乐!都愣着干嘛呢,练习啊练习!”他打着哈哈跑去殷勤地捣鼓音箱,留下王源一个人在原地心有余悸,还在担心自己刚刚的表情是不是太凶了。
“整体先来一遍,有几个地方动作还不到位,马上一组一组的再跳一下,还有几天就运动会了,大家辛苦一下。”王源在距离王俊凯两步远的地方站定,王俊凯用余光瞥了他好几眼,趁他没注意偷偷向左一跨又靠近了一点点。
现在的王源犹如一个刚进入青春期的小男生,演技拙劣地独守着烫手的秘密,医生说Alpha的信息素会影响抑制剂的药效,他便时时刻刻都在担心抑制剂会失效,不可以离Alpha太近,不可以离王俊凯太近,他在心里默念了一万遍,紧张到能清晰地听见心脏疯狂跳动的声音。
王俊凯隐约觉得今天的王源和以前不太一样。
具体哪里不一样,王俊凯也说不上来。王源跳舞的时候很擅长操控气场,作为一个Beta,他对舞蹈动作的掌控力很强,能做到如Omega般妖媚,亦能气场全开地与Alpha正面battle。在没有确认搭档之前王源跳起舞来就很酷,连扭腰的动作都狂妄放纵,可他那次和自己跳,众人能明显感觉到王源突然按下了Omega的开关键,扭动的腰肢柔软的不像话。
今天的王源也迷人,但又不是那种放肆而又放荡的迷人,他没在笑,可偏偏天生就唇角微翘,他耸动着肩膀,转身时眼神冷淡地扫过王俊凯,接着映入眼帘的是王源那如雕刻般精致柔和的侧脸。王源跨开脚步远离王俊凯时的步子特别大,仿佛在刻意疏远似的,但编舞的动作让他不得不重新跨回来任由王俊凯的手在他身上游走。王源转过身去背朝王俊凯,王俊凯抬起头,无意间瞥了镜子一眼…王俊凯又要怀疑自己想象力丰富了,明明刚刚看着自己的时候还凶巴巴的,怎么一转身就湿了眼。
像在刻意隐忍似的。
太惹人欺负了。
王俊凯的眼神暗了下去,忍不住咽了咽口。今天的王源,怎么说呢...明明雪白的脖颈和不经意间露出的纤细腰肢无时无刻不在对外做出无意识的勾引,可他眼底非要带着几分凛冽,只可远观的冰山美人禁欲却惹人遐想,无法触碰的高岭之花最引人采摘。
音乐进入尾声,王俊凯的手摸上了王源的腰,不同的时间相同的地点相同的动作,熟悉的触感袭来,王源的脑袋顿时响起一阵轰鸣,明明只和对方配合过一次,但身体已经记住了当时的感觉,伴随着熟悉的音乐声,王源的腿居然在止不住地微微颤抖。
“王源儿…”
音乐一结束,王源立马松开了搭在王俊凯肩上的那只手,王俊凯的手却没有从对方腰上拿开,王源刚想挣扎,只觉得腰间一紧,整个人都贴上了王俊凯的胸膛,失去平衡的身体向前一个踉跄,下身也结结实实地贴在了一起。
“你好香。”王俊凯说着吸了吸鼻子。
王源脑子“嗡”地一声空白一片,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他猛然想起了昨天在书店里碰到的那个Alpha,他也对自己说了这句话,王俊凯…他闻到了吗?
“我不是…”王源简直语无伦次,连理由都忘了编开口就反驳,他从小到大都不擅长撒谎,这会儿只一句话便彻彻底底红了耳根,眼睛眨个不停根本不知道该往哪里看。他轻轻推了王俊凯一把,心里没底气连带着手上都没力气,王俊凯却在这时候说了句“你还会喷香水啊?”
“啊?呃,噢,嗯…”王源终于找到了正确的语气词。
“偶尔会喷。”
“挺好闻的。”
“是吗...谢谢啊。。”
王俊凯笑了笑,松开王源向音箱那儿走了两步又退回来。
“你很热吗?”
“啊?”刚准备松懈下来的人又立马绷紧了神经。
“你脸好红。”王俊凯说着伸出手,捏了两下王源的脸,“啊,好烫。”
“是,是有点热。”王源赶紧给自己找台阶下,夸张地举起手不停扇风,还“呼呼”地直吹起,腮帮被吹得圆鼓鼓。
王俊凯信以为真,也不征求其他人的意见,立马跑过去开窗通风。
十月冰凉的晚风吹进屋内,吹得众人浑身一哆嗦。
王源也跟着一哆嗦,终于脑子清醒了。

王源很快找到了房源,离学校几步路的距离,一室一厅价格便宜,厨房里餐具还很齐全,但要等几天办完手续才能入住。正好还有两天就运动会了,王源心想等运动结束后不忙了再搬出去吧,他要带走的不多,琐碎的东西先放在寝室就好,但还是有点怕麻烦。
王俊凯周六的时候来寝室喊王源一起吃火锅,在寝室门口撞见了刚要出门的刘志宏,被刘志宏一把拦住。
“喂!找王源啊?他还没醒呢。”
王俊凯看了眼时间,九点半,问了句怎么这个点还没醒。
“昨晚通宵打游戏了吧。”刘志宏耸耸肩,他昨晚上半夜醒来还看见王源床上手机灯亮着,“总之你最好别…”
“噢。”王俊凯还没把后半句话听完,便迫不及待地推门而入,留下刘志宏一个人在门外僵硬地说出了后半句“别叫他起来他起床气有点严重”。
三,二,一。
刘志宏在心里默数了三下。
“滚!”
刘志宏闭上了眼睛,颇有些于心不忍。
王俊凯飞速地从房间里窜了出来,顺带贴心地关上了门。
刘志宏站在门口冲他挑眉。
“滚。”王俊凯冷着张脸,恶狠狠地重复道,说完后自己转身走了。
刘志宏站在原地,看着王俊凯挫败的背影,跟个看破红尘的老者似的,深深叹了口气。

王源昨晚才没有通宵打游戏,他逛了一晚上的论坛,本想普及点Omega的知识,却无意中点进了讨论发情期的帖子。王源身为一个Beta...一个自认为是Beta的假Beta,本身就对性这方面不太感兴趣,发情期这种和他无关的东西他自然没功夫花时间去了解。可现在不一样了,一想到他会迎来发情期他就心里发慌,开始后知后觉地悔恨当年的生理课怎么没认真上。
【我发情期要到了,老公请了一个星期假陪我,家里房子的隔音效果不太好,隔壁也住了一对,那啥的时候都能听见声音,所以后来我们那啥的时候就特别担心啊,要是被听见了多不好意思啊⁄(⁄ ⁄•⁄ω⁄•⁄ ⁄)⁄】
【这有什么的,听见就听见嘛,想想还挺刺激!我也快到发情期了,但还是个可怜的单身狗…只能靠抑制剂度过了啊…我最近特别迷恋我们老板的味道,我们老板是个单身Alpha,身材超赞的!我光是闻着他的味道就想让他立刻标记我了!啊啊啊太喜欢他了!可我又怂怂的不敢告白,有时候觉得他也在偷看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嘤嘤嘤】
【这么优秀的Alpha要赶紧下手啊!被别的Omega勾去了可就不好了!】
【所以我想趁这个光棍节给他表白!希望他能答应~】
【祝福】
【祝福!】
【祝福噢!】
这根本就是个Omega情感交流贴嘛!还有什么我老公那里超大,进来的时候超爽,老公的气味超好闻之类的,王源都面红耳赤地快速滑过了。
所以...真的不会痛吗?
【我跟男朋友冷战一个星期了,他竟然都不来给我道歉!我真的特别特别特别生气,可正好到了该死的发情期,他就是故意的!知道我到时候肯定离不开他!他就站在门外故意散发信息素你们知道吗,然后我就扛不住了T_T现在发情期也结束了,爽也爽过了,但我想想还是特别生气!!!】
【你男朋友这样就不太好了吧,让他道歉!】
【我理解你,就算再生气,发情期的时候还是违抗不了自己的本能,所以说有时候真不想做个Omega啊…】
【可又有什么办法呢】
王源闻了闻手里的毛巾,那上面有他迷恋的味道,是王俊凯的味道,是一个Alpha的味道。
为什么会对这股味道上瘾呢,是因为Omega的本能吗?是不是到了真正的发情期,每个Alpha都能让我丢掉尊严地发疯发狂?
不能这样,不可以这样。
王源蜷缩在床上裹紧了被子,觉得心里有些凉,谁能来告诉他,作为一个Omega,如何去分辨喜欢与不喜欢,如何去分辨这份喜欢里,有多少是源于本能,又有多少是出自真心呢?

王俊凯十一点半的时候又去找了王源一次,王源这下子睡得差不多了,睡梦中的表情都温和了许多。被王俊凯打扰过一次后他睡得更沉了,仰着头微微张着嘴,王俊凯爬上床在王源身体两侧叉开腿,小心翼翼地推了推他的肩。
“王源儿?”
“嗯...”王源咂吧了两下嘴,收起了小兔牙。
“要不要跟我去吃火锅啊。”
“嗯...”王源咿咿呀呀,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
“那起来吧?”王俊凯去扶他的肩膀,王源扭了下身子,皱起眉烦躁地一挥手,正好软绵绵地搭在了王俊凯伸出的手上。
“起来吧。”王俊凯又念了一遍,却放轻了声音,他看着王源软乎乎的小脸,竟有些不忍心叫他起来。
“乖啊。”王俊凯一狠心一咬牙,捏着王源的肩把他扶了起来。王源跟没骨头似的,被王俊凯一拉就仰面倒了过来,王俊凯只觉得眼前一黑嘴唇一热,和王源一样软乎乎的吻就这样贴了过来。
“嗯...”王源被撞醒了,“王俊凯?你怎么在这...”他揉了揉眼睛,明显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哑哑的嗓音跟含了蜜糖似的。
“我来喊你一起去吃火锅,上次说的那家新开的店。”王俊凯木着脸眼神放空,语速堪比连发的冲锋枪。
“喔...行啊,你等我一下。”
“好,那我在外面等你。”
“喔...”
没等王源说完王俊凯就一个翻身爬下了床,踏着机械的步伐走出了寝室关上了门。
卧槽?刚刚发生了什么?
王俊凯瞪着面前的空气,脸“噌”地一下全都红了。
卧槽!老子的初吻啊!就这样没了?!
意外失去了初吻的某人讷讷地摸了摸嘴唇,那上面似乎还残留着对方的温度。
啊...好软好甜好好亲啊...
王俊凯捧着脸倚着门滑了下去,脑袋深深地埋在了膝盖里,整个人如同一个烧开的茶壶,正“突突突”地冒着热气。
啊...好想...好想再亲一次。
啊啊啊啊啊啊王俊凯!我劝你冷静!

———————
万圣节快乐!给大家发🍬
我们卡卡还没有发现OO是O!但!总会发现的!大家不要着急吼!

评论(188)
热度(2855)
© 源味叶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