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向侵略(6)

(5)

Can we we keep…keep each other company

Maybe we can be…be each others company

Oh company

歌曲刚进入前奏台下便尖叫一片,只见苏晓涵扭动着身子把滑落肩头的外套拉好,跟着节奏将额前的长发撩至耳根,她今天没有束马尾,披散的卷发性感又撩人,再加上她极具魅惑力的动作,台下的Alpha已经开始蠢蠢欲动。

王源在众人的惊呼中踩着拍子向苏晓涵靠近,脸上的微笑深情,看向苏晓涵的眼神也深情,一个wave逼近,嘴唇堪堪擦过苏晓涵的额头,后者扭过头去与他相视一笑,两人同时向两边跨开半步拉远了距离,极其有效地安抚了台下的躁动。

Let's set each others lonely nights

(让我们将彼此的寂寞长夜)

Be each others paradise

(变成你我的爱之天堂)

Need a picture for my frame

(我的相框缺张照片)

Someone to share my ring

(缺个人来分享对戒)

Tell me what you wanna drink

(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I tell you what I got in mind

(我会告诉你我内心所想)

Oh I don't know your name

(即便我还不知你是何人)

因两人拉远的距离而小下去的尖叫声并没有平息太久,前奏完毕,急促的鼓点随之加入,站在舞台最前面的两个人像是被什么牵连在了一起,举手投足间尽是道不完的默契,男生潇洒女生柔情,相同的动作里又配合着对方做出了相应的改变。王源向前倾身蹲了下去,借着陡然拉近的距离牵起了苏晓涵的手,后者的眼里却不只是单纯的娇羞,她甩开一头的长发,傲慢里又掺杂着羞涩,故作矜持的神态引来一波更高声的尖叫。

王源贴着对方的身子站起来,从大腿根再到胸口,苏晓涵配合地转身一把钩住他的脖子贴得更紧,王源脚下发力,用一个弧度优美的转身将全场的气氛推向了高潮。

王俊凯浑身上下的血液在这一秒完完全全地沸腾了,苏晓涵妩媚地扒开了王源的外套,观众在尖叫,他的内心也在尖叫,可王俊凯实在是无法与在场的任何人产生共鸣,他不是在兴奋,不是在本能地分泌多巴胺和肾上腺素,他的心里也有着那么一股冲动,但这股冲动和台下那些吹着口哨失声尖叫的Alpha不一样,但到底哪里不一样,王俊凯却又说不上来,他捏紧了拳头,指甲都快陷进肉里,他不能再看下去了,可又实在是无法将视线移开,甚至害怕错过每一分每一秒的精彩。

接下来的一段动作王俊凯很熟悉,是他那天在舞蹈房偷偷看王源跳过的,手臂向两边打开,指尖在空气中划出一道令人心醉的弧度,紧接着脚尖点地,旋转,脚跟落地,衣服配合着向前倾身弯腰的节奏掀起,脊椎处性感的凹陷一直延伸至裤腰,每一滴汗水都流得恰到好处,每一个笑容都给得恰是时候。

磁性的男声由低转高,节奏逐渐加快,在场的所有人画风一转,角色互换,苏晓涵的眼神犀利起来了,王源的眼角在一个转身的瞬间爬上了一丝媚态,他的腰软了下去,被苏晓涵一把揽过,又顺势侧身倒地。

王源两手向后撑着地一点点后退,苏晓涵在他前面撩着头发步步逼近,两个人又是一个转身,苏晓涵的指尖挑上了王源的下巴,跟着音乐的节奏起身,王源的手放在了苏晓涵的肩上,苏晓涵的手回到了王源的腰间。

气氛被推向了新的高潮,苏晓涵像个正在捕食的野兽,而她身前的王源,媚得如同一个正在发情的Omega。

“操。”王俊凯忍不住骂出了声,心里到底有一股什么冲动,那是一股想要一把火烧了这里的冲动,是一股想要将台下那些用色情的眼神盯着王源的Alpha捏爆的冲动,是一股想要把台上这个人关起来锁起来只能让自己一个人看见他这股子浪劲的冲动。

音乐又重复到了熟悉的地方,王俊凯又想起那一天在舞蹈房浑身湿透的王源,不禁有些口干舌燥,接下来的动作是脚尖点地,旋转,然后脚跟落地。

王源的脚尖点着地,却没有接下去那一连串熟悉的动作,他的腿不易察觉地僵了一下,这几个八拍被他用一个连贯的wave带过,台下除了熟记了动作的王俊凯,没有人发现异样,观众的热情如被风扇动的火苗般愈来愈烈,直到音乐结束,台下的呐喊声都没有要停止的趋势。

台上的所有人此刻已经汗流浃背,却露出了发自真心的笑容,他们的眼里仿佛跳跃着火光。王源用手背擦了把汗,他转过头看着自己的小队员们,又看了看台下激动的观众,带头弯腰鞠了一躬。

小队员们也跟着弯腰鞠了一躬。

很久没这么开心的跳过舞了。

这是王源的第一个想法。

赢了。

这是王源的第二个想法。

好痛。

这是王源的第三个想法。

“走走走,你们表现得太好了,我们去吃饭,去吃大餐。”王源一下台就挨个给了所有人一个大抱抱。

“你的脚怎么了?”苏晓涵拒绝了王源的拥抱,皱着眉毫不留情地拆穿了对方为了遮掩痛苦的假笑。

“啊…昨天晚上…”

“不会是昨天晚上和他们几个打架伤到了吧?”有个知情的人一听是因为昨晚受的伤,立刻担忧地蹲下身想要检查王源的伤势。

“没事没事,崴了一下而已,你们不用太担心,我不是都跳完一首歌了嘛,走走走我们吃饭去,今天我高兴,不聊这些烦心的事情。”

王源左手一个苏晓涵,右手一个小队员,打着哈哈把众人向门外推去,脚伤的话题就这样被一笔带了过去,虽然事情已经败露,但王源还是觉得不能让他们太担心,于是便忍着痛,尽量和平时一样走路,可没想到刚出门就撞见了王俊凯他们,即将享受到美食的好心情在这一刻消失得灰飞烟灭。

“哎呀,手下败将们,真巧呀,竟然在这里碰上了。”

在看到王俊凯的那一刻,压抑了一晚上的那把火又在王源心里烧了起来。

“你他妈说谁手下败将…”刺猬头正要冲上来,被王俊凯冷着脸一把拦住。

“你的脸怎么了。”王俊凯问道。

“被狗咬了。”王源没好气地回答道,刺猬头在王俊凯身后狠狠瞪向他。

“我说怎么远远地闻到一股发情Alpha的臭味,早知道就不走这个门了,一晚上的好心情都没有了。”

王俊凯皱起了眉,开口发出的声音和他的表情一样冷:“好好说话,别阴阳怪气的。”

“哟,我阴阳怪气的怎么了,我阴阳怪气也是当着你的面,才不像某些人,只敢背地里搞小动作。”

“你说谁搞小动作。”

“还不敢承认?你是不是男人了,表面上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亏我还把你当好人,流氓,变态,禽兽,畜生!”

“你他妈把话说清楚!”王俊凯心里本来就有火,这一出门就被点燃这把火的罪魁祸首劈头盖脸骂得莫名其妙,他本就是个脾气不太好的人,一切摩擦也崇尚靠最简单省事的武力解决,这下子终于忍不住了,两步上前紧紧揪住了王源的领口。

“你的舞社为什么只收Alpha?你是在怕自己被Beta和Omega超过吧?毕竟在你们这种只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眼里我们全是你们交配的工具,跟他妈ofo似的还能共享。”

王俊凯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瞪着面前暴怒的人,但王源能感受到揪着自己领口的手越攥越紧。

“你是怕我们跳得比你们好会没面子吧,畜生。”话音刚落王俊凯就举起了拳头,但那一拳悬在半空中久久都没有落下。

“怎么,戳到你痛处了?”王源在这剑拔弩张的气氛下挑起了一边的嘴角,露出一个极其嘲讽的笑容,这副倔强的面孔像极了王俊凯第一次见他时的模样。

“打啊,往我脸上打啊!怎么?不敢啊?我他妈早就想揍你了…”王源刚说完就迅速举起了手,连王俊凯都没想到对方能如此狠心决绝地出拳,他急忙用力一推,王源却因为这个动作狠狠地摔倒在地,王俊凯莫名其妙地躲过了一个本该百分之百打到自己脸上的拳头。

“呜…”王俊凯只是为了躲开攻击本能地一推,那力度还不至于把人推倒,但王源确实倒在了自己的面前,还抱着脚踝神色痛苦地发出了一声极为短促的呜咽。

“源哥!”“王源!”

“你怎么了?”不等小队员们簇拥而上王俊凯已经迅速蹲下身去检查王源的脚,左腿脚踝的地方已经肿得老高,红红的一块光是看着就头皮发麻,王俊凯的脸色可是说是相当难看了,身下的人却没有感知到这份危险,抬起右脚就往王俊凯脸上踹,被王俊凯当空拦截,有力的手粗暴地握住了纤细的脚踝。

“你他妈找死啊?脚都这个样子了还上去跳?落下后遗症怎么办?你是不想再要这只脚了吗?”王俊凯刚刚所有的沉默似乎都在为这一刻的爆发而蓄力,他愤怒地冲王源大吼着,像一只暴怒的老虎,连空气都跟着沉默了,甚至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挪动脚步。

“你…你马后炮有什么用?快放开我!”王源被王俊凯的样子吓懵了,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没了之前的气势,他眼里含着泪,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委屈的,整个人像只受到了惊吓后耷拉着大耳朵的兔子,只能靠大吼大叫为自己鼓舞气势。

“马后炮?你把话说清楚。”王俊凯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了,赶紧放低了声音,尽可能温柔地说话。

“王俊凯,你昨晚派人跟踪我们,对我们动手动脚,现在出了事情又来假惺惺地关心,你什么意思?”终于有人看不下去了,硬着头皮站了出来。

“就是啊,你一个大男人,一个Alpha,怎么好意思干出这种事情?”

“派五个大男人来打一个Beta,没打残就不错了,你现在知道装模作样地来关心了?”

“你是怕我们赢你们吗?这么怕的话说出来就好了,我们不比就是了,何必干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

你一言我一语,王俊凯在短时间内迅速整理了一下思绪,大致了解了情况。

“不是我。”他简明扼要地总结出了整个事件的重点,“不是我命令他们干的。”

“不是你是谁?我…”被王俊凯抓住的脚踝热热的有些发痒,这情况转变得太突然,王源一时半会儿没能反应过来。

“我对这件事毫不知情。”王俊凯继续平静地陈述着事实。

“你…”似有阳光拨开了心里徘徊许久的厚重乌云,凭借一腔怒气维持的所有倔强和逞强瞬间土崩瓦解,王源鼻子一酸只觉得脚比刚才更痛了,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他愣愣地盯着面前满脸担忧的人,突然觉得委屈到了极点,眼看着这股委屈就要夺眶而出,王源赶紧用力推了一把在不知不觉中和自己靠得很近的王俊凯,生怕对方发现自己一丁点的脆弱。

“你的意思是这件事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咯?堵我们的人不是街舞社的?打我的人你不认识?我受了伤没办法好好发挥于你而言没有一点好处?”

王俊凯这下就有点憋屈了,这个很讲道理的正直青年怎么突然开始不讲道理了?

逐渐明朗的事态又变得复杂起来,王俊凯深吸一口气,放开了抓着王源脚踝的那只手,这像是要火山爆发似的气势着实有些吓人,王源忍不住缩了缩肩膀。

“对不起。”王俊凯说道。

“大,大哥…”舞社的人差点没跪下来,刚刚王俊凯说了什么?对不起?王俊凯竟然会对别人说对不起?而且这并不是王俊凯的错啊,凭什么要王俊凯说对不起?

“说对不起有什么用?对不起有用的话,要警察干嘛…”

“你他妈别得寸进尺。”舞社的人终于忍不住了,他们老大这次可是巨委屈了,王俊凯什么时候跟别人道过歉?向来只有别人对王俊凯磕头的份啊!

“那你要怎样才能原谅我,你说吧,让我干什么都行。”

“大哥?!?!”

若不是亲眼所见亲耳听见,打死他们都不会相信这话是从王俊凯嘴里说出来的。

“干什么都行?我让你去宿舍楼下喊一千句对不起你干不干?别在这放空话了,惹了你们算我倒霉行不行?”王源手撑地要站起来,王俊凯立刻上前要扶,却被一把推开,“别再烦我了。”

“走,吃饭去。”小队员们扶着他们一瘸一拐的小队长渐渐走远,王俊凯站起身沉默着看向他们远去的身影,久久都没有开口。

“大哥…”刺猬头的冷汗直冒,他看着王俊凯的背影,颤抖着肩膀开了口。

“大…”第二句大哥还没来得及叫出口,王俊凯已经一个转身闪到他面前毫不留情地给了他一拳,这一拳怕是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打得刺猬头整个人都飞了出去狠狠跌倒在地,他痛苦地捂着脸,汩汩鲜血从指缝间流了出来。

“还有谁。”王俊凯的声音不大,却让人控制不住地狠狠颤栗起来,他面色狠厉地扫视着在场的所有人,眼神可怕得仿佛能杀人,“昨天晚上参与这件事的,还有谁。”



小队长率领着他的小队员在附近找了家必胜客,十几个人占了两大桌,从惊吓中回过神来的小队员们忍不住赞叹王源的英勇,他们有好几次都差点被王俊凯的气势吓到腿软。

“可是…这件事不是王俊凯干的啊…”王源后知后觉地有些懊悔,自己是不是发错了脾气?既然王俊凯都说了此事与他无关,那就该去和始作俑者正面battle啊,对王俊凯发脾气算什么意思呢?

“源哥啊,你就别自寻烦恼了。”刘志宏把饮料推到了王源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要我说啊,你做得对,我们本来就跟那群Alpha不是一路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王俊凯这次是没参与,但你怎么知道他下一次不会参与?以后他们走他们的阳关道,我们走我们的独木桥,从此各不相干,谁都别惹谁,多好啊。”

热腾腾的披萨上了桌,刘志宏连忙把最大的那块拿给王源,粘稠浓郁的芝士拉出一连串的长丝,王源听着刘志宏的一番话不是没有道理,但总觉得事情不该是这样的。

“来来来,今天晚上的演出很成功,希望以后在源哥的带领下大家还能一起跳舞,干杯!”刘志宏把神游的王源从座位上拉起来,往他手里塞了杯饮料。

王源觉得今天晚上思考的有点多,多到头都开始痛了,披萨散发出的香味仿佛有魔法,让他闻着闻着就不想再去思考任何事情了。

“来,干杯!”放弃思考的王源一下子精神了起来,他拿起左手边的披萨咬了超大一口,然后才举起杯子与所有人碰撞,嘴里含含糊糊地喊着“以后还在一起跳舞!”


回去的路上飘了几滴小雨,天气预报说从今晚开始会持续降雨,紧接着就正式步入凉爽的秋天了,饮料足披萨饱后的王源回到宿舍立马瘫在了床上,还是刘志宏提醒他记得给脚上药。

“我先睡了。”王源平时作息时间十分规律,一般十点左右就睡下了,现在虽然才九点多但一天下来他不仅消耗了不少体力还消耗了不少脑力,早就困得睁不开眼,上完药躺在床上没过几分钟就进入了迷离的状态。

“王源…王源,源哥!”

即将进入梦乡的王源感受到了猛烈的晃动,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不满地瞪着还在摇晃他的刘志宏。

“干嘛…”

“源源源源源哥!”

“干嘛!”王源现在要睡觉,王源现在很生气!

“你你你你你听!”

“听什么?”

“你听啊!”刘志宏都快急哭了,他一边晃着王源的肩膀一边指着窗外,“王王王王王俊凯!”

王源努力地眨眨眼回神,窗外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有点遥远有点模糊有点虚幻,让人一瞬间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王源儿!对不起!”

王源瞬间瞪大了眼睛。

“对不起!”

他跌跌撞撞地爬下床铺奔向阳台打开窗,连拖鞋都没顾得上穿。

“对不起!王源儿!对不起!”

只见王俊凯就这样笔直地站在宿舍楼下,无所谓过往的人群,无所谓从阳台上探出脑袋的围观群众,他就这样大声地喊着,一字一句毫不敷衍,一字一句铿锵有力。

“王源儿!对不起!”

有几滴雨顺着风飘进窗户打在了王源脸上,王俊凯像是一直在等他,所以王源在探出头的第一刻就与王俊凯的视线撞了个满怀。

“神经病啊!”王源的脸有些发烫,他急急忙忙地关上窗背过脸去骂道。

“对不起!”窗外的人却丝毫没有放弃的打算,中气十足的喊叫混着天空中的一声响雷同时撞进了王源的耳朵里。

“源哥,要下雨了。”刘志宏好心地提醒道。

“疯了!疯了!!!”王源烦躁得直挠头,头发都要被自己撸秃了,“他妈的王俊凯!是不是有毛病???”

----------

后面也许大概可能不会虐虐了吧!虽然这之前也没有虐虐!诶嘿!

双人舞《Company》

(7)

评论(196)
热度(2166)
© 源味叶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