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向侵略(2)

(1)

王源因为军训时候跳的那段舞在同年级找到了许多街舞同好,都是Omega和Beta,刘志宏说崇拜你的Alpha肯定还是有的,但人家肯定拉不下面子来勾搭你啊,知道你是Beta以后他们柔弱的心灵一定受到了如泰山般沉重的打击!

刘志宏可不是省油的灯,眼看着这么多人主动扑向王源,赶紧趁机拉他们入伙,问他们要不要一起去报名参加街舞社。王源挑着眉问刘志宏你是不是怕了啊,后者连忙否认,紧接着又拽拽王源的衣袖委屈道:“虽然大家都不是Alpha,但人多力量大啊,我们可以在人数上压倒他们,鄙视他们,战胜他们!”

百团大战第三天,刘志宏自发号召的十人小分队由王源带头,直奔街舞社而去。

练习室的门开着,远远就听见里面传来音乐声,是首Charli XCX的《Boom Clap》,王源边走边跟哼起来。房间里有五个人在练舞,王源在门口驻足,静静等着他们这遍跳完,刘志宏则在一边掰着指头数人,过了会儿他心满意足地对王源悄声说了句“稳住,我们能赢!”

这五个人应该已经练了很多遍,加上天气炎热,他们此时已经满头大汗,但每个动作都用尽了全力,没有人有一丝的懈怠,音乐结束,有几个Omega差点忍不住要鼓掌。

王源抬手敲了敲门,问了句“街舞社吗”,那五个人转过身来,刚刚站在最前面领舞的人一边撩起T恤擦汗一边朝他们走过来。

“来报名的?”虽然一时间无法判断王源的性别,但他很敏锐地嗅到了王源身后几个人散发出的荷尔蒙的味道,那是属于Omega的味道。

“你是…”领头犹豫地开口问道。

“Beta。”王源毫不犹豫地回答。

领头的眼底划过一丝遗憾,他清了清嗓子抱歉地向王源解释:“不好意思啊,我们街舞社只招Alpha。”

王源眨眨眼睛,也表现出一副很可惜的样子:“你就是社长吗?”他听学姐说,街舞社的社长舞跳得好,人长得帅,根据王源短时间的观察,这个人是他们中跳得最好的,长得也不错,是那种Omega看了会喜欢的脸。

“不是的。”领头轻轻笑了一声,似乎被错认成社长于他而言是一种夸奖,“你要找他的话就在这里等一下吧,他马上就来。”

“好。”

“我叫凌彬宇。”领头给王源拿了瓶水,王源客气地接下了。

“我叫王源,我是来让他同意我们加入街舞社的。”王源看出了对方的欲言又止和假装拐弯抹角的试探,便先开口表明了来意。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们就回去吧,我们社长不会答应的。”王源无视了凌彬宇脸上的尴尬,笑着把那瓶水原封不动地还到他手里:“我知道他不会立刻答应,但还是要试一试的嘛。”

凌彬宇神情恍惚地看着手上那瓶被王源握热了的矿泉水,善意地提醒道:“他脾气不太好。”

“略有耳闻。”

王源身为一个Beta对荷尔蒙不太敏感,但其他几个Omega却嗅到了凌彬宇无意中散发出的越发浓烈的荷尔蒙,不禁皱起了眉。

“不过。”王源语气一转,眼底突然生出一阵凉意,“我的脾气也不太好。”他转过头,冲凌彬宇露出了一个十分官方的假笑,在场的几个Omega嗅了嗅鼻子,刚才那股属于Alpha的味道慢慢淡了下去。

“王俊凯!”凌彬宇的视线突然转向了门口,王源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禁不住屏住了呼吸。

王源可以肯定,如果刚刚王俊凯在场的话,他绝对不会把凌彬宇错认成社长。

虽然王源无法敏感地捕捉到Alpha荷尔蒙的味道,但光从气场来看,一眼便能确认王俊凯是个优秀的Alpha,他从门口一步步朝这里走来,每一步都让人感受到了压迫感。

王俊凯快速扫视了一遍在场的陌生面孔,看到王源这里似乎刻意停顿了一下,但接着又毫无留恋地往另一边望去。他浓密的剑眉下那双桃花眼略微下垂,显得他整个人都有些慵懒,但王源注意到他的表情逐渐变得难看起来,应该是辨认出了空气中Omega的味道。

“怎么有Omega在这里。”王俊凯最后把目光落在了凌彬宇身上,这话虽然是以问句的形式说出口的,但冰冷又谴责的语气更像是在追究责任。

“我们是来面试的。”王俊凯的目光转向了凌彬宇身边的王源,汗水在逐渐蒸发,空气中咸湿的味道如同层层迷雾,半遮半掩地盖住了混杂的荷尔蒙气息。

“我们社只收Alpha,其他人没有资格参加面试。”王俊凯随意瞥了眼王源身后最矮的Omega,那个Omega被吓得后退一步,不敢再抬头,生怕对上王俊凯的眼睛,王俊凯又重新把目光落到王源脸上,用一种审视的眼神打量着他,他感知不到王源的气息。

窗外聒噪的蝉声成了房间里唯一的噪音,暗流在眼神交汇处涌动,似有两把利剑在无声地撞击。

“我是个Alpha。”王源突然扬起了一边的嘴角,抬起的下巴有一丝轻蔑与挑衅,“那我可以开始面试了吗。”在场所有能敏锐捕捉信息素的人突然浑身紧绷,他们感受到了一股浓烈而又强大的荷尔蒙,那是来自王俊凯的,这股荷尔蒙如同一只生猛的恶虎,扒开了重重迷雾,盖过了所有人的气味。

这海浪般令人窒息的危险气息令在场的任何人都没敢发出一声质疑。

王源自然是感受不到的,他无视了王俊凯眼里的敌意,把头转向了凌彬宇:“刚刚你们跳的那首《Boom Clap》,是May J编舞的版本吧。”凌彬宇朝他点了点头。

“正好我会。”王源站远了点,又指了指一旁的音箱,“麻烦帮我放个音乐。”

“噢噢噢!”和其他人一样处于懵逼状态的凌彬宇先是愣了愣,然后又慌手慌脚地去放音乐。

极富节奏感的前奏响起,王源的身体立马随着音乐的节奏上下摆动,他踩着鼓点两步跨到王俊凯面前,左手轻轻碰了下王俊凯的胸口,装作差点跌倒的样子顺势后退两步,恰好卡在第一句歌词前退回原点。


You're picture perfect blue

(你是画面里最完美的蓝色)

Sunbathing on the moon

(就像月球上的日光浴)

Stars shining as your bones illuminate

(群星闪耀就像你的耀眼的身影)


王源踩着节拍低下头去原地一跳,开始了他的第一个动作,他眼底的敌意在音乐响起的瞬间就化成了一缕烟,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笑意,所以当他重新抬起头对上王俊凯眼睛的时候,王俊凯看到了王源俏皮的笑容,但这笑容的主人并没有将视线在自己身上停留很久,他的眼神没有丝毫留恋的顺着动作移到指尖,然后王源的手臂缠绵地扭了一下,柔软得像条蛇。


First kiss just like a drug

(初吻就像上瘾的毒药)

Under your influence

(让我无法自拔)

You take me over you're the magic in my veins

(血液里灌透着你的魔力,颠覆我的生命)

This must be love

(那一定是爱)


王源的手划过胸前,干脆利落的转身带出一个小幅度的wave,那一刻他的眼角仿佛都带上了媚意。

“这个地方有wave吗…”身后有人小声地问了句。

“他怎么跳得这么…”又有人想发表言论,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他想说“柔软”,但王源的每个动作都充满了力量,想说“妩媚”,但王源踩着鼓点的每一次舞动都充满张力与霸气。

这一段动作由他们跳的时候明明不是这种感觉,但王源却偏偏把这一段跳出了一丝恰好到处的诱惑感。

节奏一顿,歌曲进入了高潮,议论声瞬间被强有力的音乐盖住。


Boom Clap

(震耳欲聋)

The sound of my heart

(是我的心跳声)

The beat goes on and on and on and on and

(不停歇的激烈跳动)

Boom Clap

(震耳欲聋)

You make me feel good

(你让我感觉很好)

Come on to me come on to me now

(来吧,就来到我身边)


王源在高潮的瞬间褪去了所有柔情,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凶狠,他仿佛一只从悬崖边上起飞义无反顾冲向蓝天的雄鹰,娴熟地支配着自己的身体,每个动作都飞扬拔扈,每个动作都蛮横骄纵。


Boom Clap

(震耳欲聋)

The sound of my heart

(是我的心跳声)

The beat goes on and on and on and on and

(不停歇的激烈跳动)

Boom Clap

(震耳欲聋)

You make me feel good

(你让我感觉很好)

Come on to me come on to me now

(来吧,就来到我身边)


王源随着最后一句话左右踢腿摆动胯部,轻盈而又灵巧,没有人想把视线从他身上移开,伴奏接近尾声,王源又换上了那个俏皮的笑容,随着音乐的节奏放肆地扭动着,大幅度地摆动着身躯,他这才肯施舍般地重新看向王俊凯,后者心头微微一怔,不自在地眨了两下眼睛,但他很快恢复了镇定,就在这时王源跟着最后一个音符给了他一个wink。

“哇噢!”

“呜~”

人群爆发出一阵尖叫与欢呼,还有人吹起了口哨,掩过了王俊凯那句小声却戾狠的“操”。

凌彬宇又把之前那瓶水扔给了王源,王源这次接过后不客气地打开喝了两口,朝凌彬宇鼓着腮帮点了点头。

“怎么样。”王源把目光转向王俊凯,水被他随手放在了一旁的音箱上。

王俊凯看了他几秒,随后向王源伸出一只手:“欢迎加入我们。”

王源盯着他伸出的那只手看了会儿,又露出了之前那个挑衅的笑容。

“我是个Beta。”那只手顿了顿,周围的空气瞬间冷了好几度,王俊凯面无表情地看着王源,没有人能猜到他在想什么,但所有人都能感知到他的危险,只有王源还挂着一幅笑嘻嘻的嘴脸。

那只手慢慢放了下去,就在所有人都松了口气的时候,王源的脖子突然一紧,紧接着他就被王俊凯掐着脖子向后压去,脑袋撞向身后的玻璃发出一声闷响。

“王俊凯!”凌彬宇忍不住喊了一声。

“那就滚。”王俊凯的眼底冷得仿佛能结冰,语气狠绝而果断,扼在王源脖子上的那只手热得发烫。

“在你眼里,性别比实力还重要吗。”王源的喉咙有点发紧,可他依旧笔直地望向王俊凯的眼睛,坚定得仿佛感知不到任何危险。

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王源却不反抗,玩味的笑容从始至终都挂在脸上。

“王俊凯!”凌彬宇急了,他急切地喊着王俊凯的名字希望他保持冷静,在惊讶于王源胆量的同时又替他的倔强发愁,“要不这样吧王俊凯,不得不承认他很强,我们有目共睹,所以我们就破例一次,让他加入好不好?”

王俊凯看都没看凌彬宇,痛苦的神情在王源脸上出现了一秒,但王俊凯就在这一秒后松开了手。

“咳咳咳…”王源大口地呼吸着,生理上无法避免的痛苦使他捂着嘴巴用力地咳嗽起来,眼角都变得湿漉漉的。

“不行...咳咳咳…”王源边咳边驳回了这个建议,凌彬宇简直想给他这个祖宗磕个头求他不要再说话了。

“我的要求是,街舞社废除‘只招收Alpha’这个不合理规定,希望你能明白,街舞不是给Alpha跳的,只要想,所有人都能跳好,Beta可以跳得比Alpha好…”王源扫了眼其他几个Alpha,继而又恶狠狠地瞪向王俊凯,“甚至连你最瞧不起的Omega,也可以跳得比Alpha好。”

凌彬宇看着王俊凯的臭脸按了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小心地挪到王俊凯身边,在他耳边提醒了一句“杀人犯法”。

(3)

--------

Boom Clap舞蹈视频 我觉得王源的动作可以参考一下最后一组最中间的黑衣小哥哥(^3^)

我顶着锅盖来回答一下好多人都想知道的问题...我没有忘记猫咪旅舍!我填完这个就填猫咪旅舍!

评论(114)
热度(2329)
© 源味叶奶|Powered by LOFTER